靳少的影后甜妻姜宁靳时琛小说(完整版)阅读

靳越朔回头看了一眼姜宁,之后就突然明白了靳时琛为什么会喜欢她。

靳时琛那样的性格,对身边的人要求一向都很高。

就拿徐闻来说。

徐闻虽然是靳时琛的助理,但他也是美国名校毕业的,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是拔尖的。

靳时琛对他们兄妹要求也都很高。

姜宁能得到靳时琛的青睐,想必智商和情商都有过人之处。

就拿这件事情来说,她应变能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遇到这种事情,正常人都会有些好奇,或多或少会问几句。

但是她没有,就好像这件事儿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其实能做到这样真的不容易。

靳越朔盯着姜宁看了一会儿,然后笑着问她:“你跟大哥怎么认识的?”

姜宁:“酒会上偶然碰到的。”

她倒是没隐瞒什么。

在姜宁看来,她和靳时琛确实是那样认识的。

靳越朔听完姜宁的回答后笑了笑,“走吧,回去吃饭。”

姜宁和靳越朔一前一后地回到了包厢。

靳越朔情绪恢复得也挺快,进去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异常了。

姜宁自然也不会不识趣到提刚才的事情。

她坐回到了靳时琛的身边。

靳时琛见姜宁回来,回头看了她一眼,抬起手来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怎么这么久?”他问。

姜宁笑着说:“在外面呆了一会儿,透透气。”

靳时琛被她的回答逗笑了:“跟我待在一起紧张?”

“当然不是。”姜宁半开玩笑地说,“时琛你一直跟他们聊着,我插不进去话,有点儿闷呢。”

姜宁很懂得拿捏人。

她的态度又很随和,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在说场面话。

但这样的程度又没有到骄纵任性。

总之,靳时琛很吃这一套。

听到姜宁这样“抱怨”以后,靳时琛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生气了?那我认错。”

“哇,我的鸡皮疙瘩。”靳知旻坐在对面,看着靳时琛亲姜宁,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真的从来没见过靳时琛这样子。

靳时琛虽然对她好,但大部分的时候都比较严肃,靳知旻觉得他也不像是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秀恩爱的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

姜宁也没想到靳时琛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吻她,虽然只是吻脸,但是她也有些受不住。

不过姜宁不太容易脸红,等靳时琛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

姜宁脸上挂着笑容,淡定又从容。

“嫂子,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哥谈恋爱哦,没想到他刚谈就来个大的。”靳知旻打趣。

面对靳知旻的调侃,姜宁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话。

林墨和黎景明两个人看了也觉得诡异得不行。

虽然他们两个人知道靳时琛一直在找当年的那个女人,但是真没想到,竟然宠到这种地步。

难不成真的是被睡服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

靳时琛什么样儿的女人没见过,不至于这样啊。

但不得不说,姜宁是真跟外面那些女人不太一样。

从气质上看就完全不一样。

**

吃完饭之后,一行人去到了KTV。

姜宁在这种场合基本上是安静坐在旁边听歌的角色。

她刚刚坐下来,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是徐窍发来的微信消息。

徐窍那边发了一张Excel截图,是后面没有定下来的行程。

姜宁虽然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但是,拍完《长歌》之后,姜宁的知名度已经上去了,再加上背后有靳时琛这棵大树,各种代言都找上门了。

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其他的戏。

姜宁仔细看了看这些行程,有杂志封面拍摄,有采访,还有广告代言拍摄,几个时尚活动,还有几部备选的电视剧。

《长歌》是古装剧,拍完《长歌》之后,姜宁内心是想拍现代戏的。

她从来都不是会呆在舒适区的人。

姜宁看了一下几部戏,其中有一部是商战戏,女主角是做金融类工作的。

姜宁直接给徐窍发消息:把《惊变》的剧本发我看看吧。

姜宁刚刚给徐窍发完消息,就听到了靳知旻邀请她唱歌:“嫂子,你来唱一首歌嘛,你声音这么好听,唱歌一定不错。”

靳知旻盛情邀请着,姜宁自然不能拒绝。

她放下了手机,朝靳知旻笑了笑,“那你帮我点吧。”

靳知旻:“好啊,什么歌?”

姜宁:“《夕阳无限好》。”

靳知旻马上按照姜宁的要求点了歌,并且把这首歌调到了最上面。

靳时琛并没有听过姜宁唱歌,他和林墨还有黎景明坐在一起,余光瞥向了姜宁。

黎景明看到靳时琛这样子,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想看就直接看,怎么你还搞偷偷摸摸这一套了。”

林墨也笑:“我觉得,你栽了。”

面对他们两个人的调侃,靳时琛倒是一句话都没接。

那边,姜宁已经开始唱了。

《夕阳无限好》是粤语歌。

没想到姜宁竟然会粤语,而且还挺标准的。

姜宁捏着话筒,听着这熟悉的旋律,脑海中又浮现起了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本想去凭爱去还最灿烂一生,想不到长吻带来更永恒伤感。”

“夕阳无限好,却是近黄昏,高峰的快感,刹那失憾……”

姜宁很久没有这样的情绪波动,唱到一半的时候鼻腔竟然开始泛酸。

好在她一向能掌控自己的情绪,终究是没有失态,完整地唱完了一首歌。

她唱完最后一句,靳知旻便开始鼓掌:“嫂子,你太厉害了!这完全可以出唱片了。”

面对靳知旻的夸赞,姜宁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心情还是有些难以平复。

姜宁坐下来之后,顺手拿起了微信。

未读消息里有几条是陈婉卿发来的。

陈婉卿:我给傅启政打电话了,他说这钱他不要,让我给你。

陈婉卿:我听他声音好像是生病了,挺没精神的,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关心他了?

姜宁看着陈婉卿发来的几条消息,下意识地捏紧了手机。

傅启政向来是工作狂,之前他曾经不眠不休一周的时间,愣是把自己搞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