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晚照暮盼归虞晚照凌霄彻小说(完整版)阅读

凌霄彻抬起脚脚,狠狠的踩在那女子的腿上,然后逐渐加大力量。那女子尖锐的痛呼声穿过王府,却无人理会。

她前来时穿了一袭绣着鸳鸯的白色襦裙,现在明显的染上泥土和鲜血,显得脏污不堪。

“王爷,王爷饶命啊!”那女子试图去抱自己的腿,却因被凌霄彻踩着,无法起身,她只能不停地哭求。

凌霄彻却不管她,他脚下一用力,只听咔擦一声,那女子的腿骨便碎裂了。

“啊!”女子尖锐的声音直冲云霄,王府内大部分人都听见了。

先前去寻怜儿的侍卫一愣,看向声音来源处:“糟了,王爷……”

他迅速运起轻功,往凌霄彻那边飞去。

等到了院中,他一推开房门,便闻到了呛鼻的酒味,其中还夹杂着血腥味。

侍卫心下一紧,快步走了进去:“王爷,您没事吧?”

凌霄彻将脚底在那女子的衣裙上蹭了蹭,坐到了榻上:“没事。你方才做什么去了?”

侍卫转头瞧见瘫软在地上涕泗横流的女子,嫌恶地皱起眉来:“王妃的丫鬟失踪一个日夜了,属下想着去寻寻……”

凌霄彻猛然起身:“你说什么?她的丫鬟失踪了?”

闻言,趴伏在地上啼哭的女子骤然大叫起来:“王爷,王爷,奴婢知道王妃的丫鬟去了何处!”

凌霄彻与侍卫低头看向她,冷声道:“去了何处?”

那女子犹豫了片刻,试探着说道:“奴婢告诉王爷王妃那丫鬟的去处,王爷可否饶过奴婢?”

凌霄彻面上神色越发阴沉,他蹲下身,再次捏住那女子的下颌:“你觉得,你有资格与本王讲条件?”

说着,他手下逐渐用力,那女子只觉得自己的下颌骨都要被他捏碎了。

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颤声哭求道:“奴婢说,奴婢这就说……奴婢瞧见她悄悄从角门出去了,奴婢一时好奇,就跟在了她的身后,然后便瞧见她一路去了南离世子的府邸,而后便再也不曾出来过……”

“……奴婢在南离世子府门外等了一夜,今日清晨瞧见一群丫鬟簇拥着一个女子上了马车,那女子虽说戴着面纱,但是奴婢瞧着,那女子很是像已逝世的王妃……”

她话还未说完,凌霄彻便一把甩开了她,大踏步往外走去。

他就知道,秦晨果真是在骗他,虞晚照没死,他的晚照还活着……

他的双手紧握成拳,随后又松开,面上难掩激动之色。真好,晚照还活着,他还有机会……

但早上,早上他们便离开了……

凌霄彻终于醒过神来,转头看向侍卫,厉声吩咐道:“速速派人去查南离世子的去向,快!”

侍卫方才听到那丫鬟的话,也很是震惊。但是想到秦晨这些日子失魂落魄的模样,他便也不再多问,赶忙去探查消息了。

凌霄彻快步走出院子,对迎过来的管家说道:“替王妃准备一套衣裳,再带件狐裘,快着些。”

管家口中的话还没说出口,凌霄彻就已经大踏步走远了,管家只能应声退下。

凌霄彻望向京城城门的方向,神色凝重。

晚照,我知晓你还活着,这次,我一定要找到你,余生,我定会好好待你。

可他不知,此生,他都再无机会了……

过了许久,那侍卫才带了消息回来:“回禀王爷,查探到了。南离世子是一路南下,往江南方向去了。”

凌霄彻按耐不住情绪,“走,去追南离世子!”

侍卫与凌霄彻骑了马,一路往南,疾驰而去。

而虞晚照那边,几人一路南下,在清渡那边换乘了船。

虞晚照从未坐过船,她掀起帘子走出船篷,站在船尾的甲板上,任由细细密密的雨丝落下,打湿她的墨发与衣裳。

秦晨才与船家交谈完,进去里头却不见虞晚照。他心下一紧,赶忙问怜儿:“晚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