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医妃难惹:拐个王爷来种田亦久最新章节阅读

“村子就那么点大,你要是真买那么多东西,我们能不知道?”

“难不成我买东西,还要满村通知?”

许氏生怕沐小寒反悔,赶紧上前,想握住她的手,却被沐小寒不着痕迹的抽开。

她委婉道,“小寒啊,你可别怕他们胡说八道,他们就想破坏咱们的亲戚感情,你也知道三婶家经济也不大好,那些东西,我真的足足花了一两银子,只为让鸿儿风风光光的娶回媳妇,谁料到,有钱赌坊的人把东西都给砸了,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跟你要那一两银子,你不会反悔吧。”

“自然不会,那一两银子,我还。”

众人看傻子似的看着沐小寒。

这孩子,本来脑子就不大灵光了,死而复生一次,脑子更不灵光了?

沐海急得团团转。

三两银子他们都还不起,再加一两银子,那不是要他们命吗?

就连赵亦辰也不是傻傻的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沐小寒把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淡淡道。

“既然这笔钱算清了,那咱们是不是应该算算其他账了?”

“其他账?”许氏一愣。

沐小寒指了指地上被撞坏的门板,“我家大门木材不好,用了许多年,也破旧了,但我家拢共也只有一个大门,如今已是深秋,大门破了,寒风灌进来不说,还容易遭贼,三婶是不是应该赔偿。”

“赔赔赔,应该的,这账咱们还是要算清楚的。”一个破门,能值多少钱。

“三婶真是豁达,小寒也知道三婶不是欠债不还,不讲道理的人。既是如此,这门,三婶就赔三文钱即可。”

“好好好,没问题,三婶不是不讲理的人,欠你们的,我们都会赔,那......一两银子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了?”

“不急,咱们先把账算清楚再说。”

“远了咱们不说,咱就从二十年前说起吧。二十年前,三叔没钱娶您,跟我爹借了三百文钱,承诺三年内会还清,结果二十年过去了,也没还。”

沐小寒从土墙缝隙里,拿出一撂的借条,拍了拍借条上的粉尘,取出其中一张,摊开在众人面前。

沐招财跟许氏愣了。

许氏不识字,沐招财可是识字的。

村子里凌凌散散,也有几个识字的,纷纷把借条里的内容念了出来。

“庚子年,沐招财向沐海借三百文钱,承诺三年后一次还清,借款人,沐招财。”

许氏吼道,“不可能,这是胡诌的。”

“这可是沐招财的亲笔笔迹,还有他的手印呢,谁能造假。”

许氏噎住。

她不敢反驳。

因为开口说话的,是一个私塾夫子,他虽然老迈,不教书了,却也是村里唯一的私塾先生,反驳她的话,等于打自己的脚。

“十九年前,三叔三婶盖房子,因为银两不够,又跟我爹借了二百文钱,我爹没钱,三叔央求我爹帮忙跟村民们借一借,我爹帮了,结果三叔拿了二百文钱后,拒不还钱,那二百文钱,还是我爹自己慢慢还的,借据在此。”

“十八年前,三叔赌钱,输了整整一两银子,因为还不起,赌坊要他两条胳膊,三叔又跟我爹借了五百文钱,借条在此。”

“十七年前,还是因为三叔赌钱欠债,赌坊的人追上门,我爹为了救三叔,不幸被毒蛇咬伤,三叔答应给一百文钱让我爹看病,却一直没有履行,反而偷了我爹仅存的五十文钱,害得我爹无钱看病,继而双腿残疾,这是三叔答应给我爹一百文钱的证据。”

“十六年前,堂妹出生,三叔又管了我爹借了二百文钱,这是借据。”

“够了,你说欠就欠吗?就你们家那穷酸样,我们用得着跟你们借钱吗?”许氏喝道。

沐小寒慢条斯理的将借据对折,温文尔雅的浅笑,“三婶若是不相信,也没有关系,笔迹跟手印总是造不了假的,咱们可以请房老夫子验证,也可以请村长,甚至官府验证,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

“这还用得着验吗,就那狗爬的字,全村也只有沐招财能写得出来。”村民们笑道。

许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虽然不认识字,但自己丈夫的笔迹,多多少少还是认识的。

许氏直接揪起他的耳朵,怒骂道,“那些借条是不是你写的?”

“疼疼疼,轻点,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多没面子。我也不想写借条,可是你逼着我去借,我不写,大哥他不肯借呀,借不到,回头你又得骂我。”

沐招财不说还好,一说许氏火气更大,抬腿狠狠踹了他两脚。

蠢货。

那么多人看着,他这么说,不是明摆着他们想赖账吗?还把锅全甩他身上了。

“我怎么这么命苦,怎么会嫁你这种杀千刀的,我日夜辛劳,攒的钱全被你拿去赌就算了,你还冤枉我让你去借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我难道说错了吗,明明就是你说大哥是个软柿子,他不敢来找我们讨......钱......”

沐招财说完,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赶紧捂住嘴巴,然而,他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村里人看他们的眼神不禁鄙夷起来。

许氏气得想昏死过去。

她这张老脸,算是被沐招财彻底给败坏了。

沐小寒冷笑,指了指手里的借条,“二十年来,三叔三婶欠我们家,不多不少正好四两银子,利息我就不要了,再减去赔偿你们的一两银子,还有三两,三叔三婶是不是该还了?”

“还什么还,我不承认。”

“三婶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明天我就带着借条去衙门。”

“去衙门做什么?”

“三婶这话就好笑了,去衙门还能做什么?”沐小寒似笑非笑,警告的意味很浓。

许氏心里一跳。

她无赖归无赖,却很怕官府,之前她偷过东西,被人告到衙门,足足被打了二十大板,差点没要了她的小命。

许氏脸色越来越难看。

钱,她不可能还。

又怕沐小寒万一真的告到衙门,那她怎么办?难不成再挨二十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