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三宝总裁爹地拐回家免费小说_姜笙司夜爵全文阅读

姜笙深呼吸着,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之后,笑了笑:“不知道司先生是想看我们什么态度,如果是要一个道歉,那我代她向你道歉。”

他不就是想看她道歉么?

姜笙摆正自己的态度,朝他鞠躬:“对不起,司先生。”

见她还真是放低了姿态,司夜爵却觉得有些讽刺:“没想到姜大小姐为了朋友肯道歉,看不出来,你能做出伤害自己姐姐的事情。”

姜笙疑惑地直起身:“司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伤害自己的姐姐?

他说的,是姜薇?

司夜爵凑近她那张脸,口吻冷淡:“我以为你都敢做敢当,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说着,漠然地转过身去:“今天的事就算了。”

看着他们离开,萧恬恬悬在喉头的心终于落下了,可想到刚才他跟姜笙说的那些话:“笙笙,爵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怎么知道?”姜笙呵的笑着:“八成是因为觉得我故意针对姜薇,身为姜薇的男人,得为自己的女人出口气不是?”

“什么?姜薇是爵爷的女人?”

萧恬恬感到震惊:“爵爷是眼睛瞎了,他看上谁不好,看上姜薇那种女人?”

姜笙转头看她:“你现在还有心思八卦,你还是想着怎么回去跟你爹解释吧。”

她说完,迈着脚步离开。

萧恬恬扁着嘴,迅速跟上她的脚步。

第二天。

姜笙拿出一份需要采购的原料清单交给采购部的职员:“就按照我这份订单去订购原石,如果出了纰漏,就得你们自己负责了。”

采购部的职员看了眼清单上的列表,点头:“知道了。”

等姜笙离开,采购部的职员正要把所需采购的清单列表整理一番,办公室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将清单放在桌上,起身走去接听电话。

另一个女职员起身走到她办公桌前,用手机拍下了采购单上原石厂的地址跟联系方式。

迅速回到座位的她悄然地把拍下的照片发给了姜薇。

坐在办公室里的姜薇看到采购部的人发来的照片,嘴角不由冷勾。

既然采购部交给她负责,那就别怪她了。

办公室的座机响起,姜薇拿起电话接听:“喂?”

“薇薇啊,妈打你手机怎么是关机啊?”肖兰打不通她的手机,只能打到她办公室的座机来了。

姜薇听到这,脸色也不好了:“我手机都被姜笙那贱人给砸了,能打通就怪了,我明天再换手机,你现在找我有事?”

“你爸今晚会把姜笙那贱人叫回家,你啊,今晚就让爵爷跟你回来吃顿饭,只要你俩的事名正言顺了,你爸还能让那贱人得逞?”

姜薇不由蹙着眉:“妈,夜爵什么时候肯跟我回去吃过饭了,而且他要是不去呢?”

这六年来,司夜爵可从来不曾说过要到姜家吃饭什么的。

“不管用什么手段你也得把他哄过来,别忘了,你爸现在看重你,你要不这么做,我跟你爸能帮你嘛?”

她得抓紧时间让自己女儿摆正自己司太太的位置,上次瞧见那俩小孩到现在,她内心都十分不安。

听着母亲的话也是有几分道理,这些年因为她跟司夜爵的事情,她父亲姜慎对她就十分重视。

现在姜笙回来了,她又还是国际顶级珠宝设计师,如果没有司夜爵这个靠山,她在姜笙面前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姜笙坐在自己办公室里查看了以前老职员的资料,视线锁定在梵克叔叔身上。

她记得梵克叔叔,他原本是母亲的助理,母亲去世后就一直管理着维纳珠宝,保持着维纳珠宝在帝都一直名列前茅的销量。

他辞职之后,维纳珠宝的销量便一直下降。

突然,她手机震动着。

姜笙看了眼跳跃在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多年不曾联系过自己的父亲。

她不由的沉思了片刻。

再次回到姜家,对于她来说都有些陌生,踏入别墅里,还是保姆先认出了她:“小姐?”

肖兰穿着一身旗袍坐在沙发上喝茶,看到姜笙出现后,将茶杯放下,起身:“哎哟,咱们的笙笙回来了?”

看到肖兰,姜笙便想到自己女儿暖暖脸上的那一巴掌,看着她的脸色也随之阴沉下来。

暖暖这把掌先欠在她脸上,迟早她得亲手还回去。

肖兰笑着走上前:“你爸知道你回国了,说叫你回来吃个饭呢,怎么这副表情啊?等会让你爸看到,可不好啊。”

姜笙嘴角冷勾:“我怎么觉得这餐饭是特地为我准备的鸿门宴呢?”

她回国不曾联系父亲,想必不是姜薇告诉父亲就是肖兰告诉了父亲。

六年不曾联系过她,今天却特地让她回家吃饭,令她寒心的是,连句问候的语气都没有。

“你这孩子,怎么能说叫你回来吃饭是鸿门宴呢?”

“别恶心我了,我还是习惯听你叫我贱人,那样倍感‘亲切’。”她将亲切二字咬重,似乎在故意挑衅她。

肖兰还没发作,楼上便传来一道深沉的嗓音:“笙笙,六年不见你还真是死性不改,怎么跟你妈说话的?”

姜笙笑了笑:“我妈已经死了,火化的时候您又不是没在场。”

“你在国外六年都学什么了,现在都这么跟长辈说话了?”

姜慎差点没被她气死。

原本他还为当年把她赶出去的事情带有几分内疚,可没想到她还是不知悔改。

肖兰走到姜慎面前劝道:“老公,你就别跟笙笙生气了,毕竟我只是个后妈,这么多年了笙笙不接受我,我能理解的。”

“在我眼里,您是连后妈都不如。”

“姜笙!”姜慎怒声斥责:“今天我是叫你回来吃饭,不是叫你回来抬扛的,你要是不满,你就出去!”

姜笙看着满脸怒火的父亲。

六年前他赶她出去时,也是像今天这般无情,肖兰跟姜薇说什么他都会选择去相信。

而她,反而就是无理取闹,不尊重长辈。

姜笙笑了:“我还真是一刻都不想待。”

她转身就要离开,而门外,姜笙挽着司夜爵的手臂走了进来。

肖兰跟姜慎看到司夜爵后,也都迎上前去,而姜慎脸上的怒意也全然消散,就好像与刚才的不是同一个人。

“爵爷,没想到连您也来了。”

“嗯。”司夜爵只是象征性的点头,视线忽然落在姜笙身上,语气淡淡:“姜家今天真是热闹啊。”

姜慎看了眼姜笙,稍稍尴尬道:“呃,这是我的小女儿,姜笙。”

“哦,我也是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珠宝设计师Zora是姜家的千金。”

姜慎含蓄一笑:“是啊,这……也是遗传了她母亲的天赋。”

姜笙环着双臂站在一旁,跟个局外人似的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对司夜爵各种阿谀奉承,忍不住笑了笑。

“我就不打扰你们聚餐了。”

刚要走,姜薇好死不死的拦了上来,笑着:“笙笙,你好不容易回来,还是一起吃个饭吧。”

肖兰也同样应和,一副慈母模样:“是啊,笙笙,你就别跟你爸爸闹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