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爱蓄谟已久山谷君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够了,别闹出人命,为这种人背上官司不值得。”

这熟悉的声音冷静而理智。卓禹安停手,转身看向旁边的舒听澜,她披散着头发,身上空荡荡地裹着他的大衣,脸色惨白,但是眼神确是平静的。

卓禹安慢慢地,慢慢地收敛了自己全身的戾气,像是用了极大的戾气,手掌微微颤抖着。

“嗯。”很低沉的一个字。

这茶楼虽是徐涛的地盘,但以茶艺师居多,此时见徐涛与保镖被打趴下,谁也不敢再上前了,大概是有客人报了警,所以很快警车就来了。

茶室里一度很混乱,徐涛被打的奄奄一息,在警车来时,竟如回光返照摸着脸上的血

“抓他,抓他。”

保镖也是浑身是血扶着他,跟警察控诉卓禹安。

而此时,卓禹安与舒听澜并排站着,表情平静,甚至连眼神都是毫无波澜的,静静看着两个浑身是血的人。

“涛总?”警察认出是徐涛,态度立即变了。转身像审犯人一样审卓禹安与舒听澜

“你们打的?”

沉默,没人回答。

“哑巴了,刚才不是很能吗?是不是你们打的?”警察态度恶劣。

卓禹安看了一眼警车,语气不屑

“一切交由我的律师处理。”

他到底还是文明人,并不知栖宁市的黑暗之处。警察听到之后都笑了

“行,那劳请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别..跟他废话,抓他。我要让他把牢底坐穿,绝不私了。”徐涛叫嚣。

“涛总,您要不要先上医院检查一下?回头我让人去医院做笔录。”

“不用,我跟你们去派出所。”

舒听澜忽然说到

“我需要验伤。”

警察一脸莫名其妙看向她,这又是闹的一出?全场就她看着最正常,哪里的伤?

舒听澜解开外套上面的几颗纽扣,雪白的肌肤瞬间裸.露在外,上面有几处被徐涛咬出来的痕迹,格外刺目。

“徐涛先侵犯的我,这是证据,我需要验伤以及dan比对,固定证据。”

她冷静得过了头,完全没有被侵犯的恐惧。

她这一说,徐涛瞬间炸了

“我操你妈,裤子都被脱,侵你妈的犯。”想起来就生气,她刚才跟一具尸体一样僵硬,摆弄半天连裤子都没脱,就被人从身后拎起来暴打。

“你嘴巴放干净点。”卓禹安又想一拳打过去,被舒听澜拦住了。

“行,验伤是吧?走,去派出所验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