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而不得最新章节苏路顾塬乾苏路小说阅读

顾塬乾一首歌唱完,台下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而这些掌声,有因为顾塬乾的身份,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顾塬乾唱的确实很好听。

男人的嗓音低醇中带着不知名的慵懒性感,将这首歌里的深情诠释的淋漓尽致,再加上他又是那样一副养眼的外形和气质,往台上一站,就足够人台下的女人们心醉了。

苏路跟季小秋一起坐在台下听,周遭是季小秋还有那些女性观众们的尖叫声,以及各种“顾塬乾我爱你”、“顾塬乾你太帅了”之类的话,女人们一时间都忘了顾塬乾那方面不行的传言了。

季小秋更是全程抓着苏路的胳膊,一会儿一阵尖叫一会儿一阵尖叫的。

苏路却全程淡定的很,就那样静静看着台上的人,没有尖叫也没有花痴。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种什么样的心态,其实她也觉得顾塬乾在台上的那副样子很迷人,其实她胸口也一堆蜂拥而上的情绪,但就是不能像季小秋她们那样各种花痴的欢呼或者尖叫。

如果台上是她喜欢的男星的话,苏路觉得自己是会这样失控的。

她还记得那年她去看自己喜欢的歌星的演唱会,又是跟着合唱又是尖叫嘶吼的,一晚上嗓子都喊哑了,更甚至把陪着自己一起去看演唱会的顾塬乾的西装袖子都给扯的皱巴巴了。

因为太过于激动了。

然而此时台上那个人是顾塬乾,她反而很淡定。

即便心中再多情绪,也觉得没有呼喊出来的必要了。

难道是因为顾塬乾已经是她的了,所以失去了那些狂热逐的热切了?

就在苏路分析着自己的心情的时候,是一旁的季小秋忽然盯着她说着,

“苏路姐,你这是什么表情?”

苏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不解地问着,

“怎么了?”

季小秋在自己的椅子上端坐,模仿着她此时的姿态,面无表情的平静说着,

“你这副表情好像在说,你们随便尖叫随便迷恋,反正你们也得不到。”

季小秋学着苏路的样子有模有样的,苏路先是一怔,随后又笑了出来,

“你分析地还挺准的。”

苏路这样对季小秋说了一句,然后便起身离开了前台转身往后台走去,顾塬乾一首歌唱完,估计她的礼服也差不多到了。

苏路也觉得,季小秋分析的她的心态,比她自己还要准。

她好像就是季小秋说的那种睥睨全场女人的姿态,她们再尖叫又如何,反正顾塬乾都已经是她的了。

无论她情愿不情愿结这个婚,也无论她在这场婚姻里是否快乐,总之此时此刻她心里还是挺得意的,得意着她得到了那些女人心目中的男神。

季小秋一开始对她那番话还有些懵,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追上了她很是好奇地问着,

“苏路姐,你那话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分析的很准,难道你跟顾总——”

季小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路笑着打断了,

“难道不是大家都得不到吗?顾塬乾那样的男人,谁能得到啊。”

苏路这样简单掩饰了一下,季小秋顿时恍然大悟,

“是啊是啊,顾总那样的男人,真的是这辈子只能仰望了。”

在季小秋的感叹声中两人朝后台的休息室走去,顾塬乾也此时正好从台上下来,就那样在后台处跟她们遇上了。

苏路那位搭档的男主持继续上台主持去了,给苏路留了充分的换礼服的时间。

季小秋一看到顾塬乾,整个人都朝苏路身上歪了过去,

“苏路姐,快救救我,我要被顾总帅晕了。”

苏路很是无奈,

“瞧瞧你那点出息。”

随着顾塬乾在她们面前站定,苏路客气地跟他道谢,

“顾总,谢谢......”

顾塬乾将话筒交给后台工作人员,然后抬手扯了扯颈间的领带挑眉问向她,

“唱的还行吗?”

苏路怔了一下,她没想到顾塬乾会这样当着其他人的面这样问她,连忙呵呵笑着礼节性地回答,

“挺好听的。”

然后便急忙拽着季小秋朝自己的休息室走去了。

这人怎么回事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还问她唱的好不好听。

傅景瑜正等在苏路的休息室门口呢,见她回来直接对她说着,

“两套礼服已经到了。”

苏路点头应着,

“哦好,我进去试一下是否合适。”

傅景瑜在一旁笑了起来,

“肯定合适,尺码都是老——”

傅景瑜想说尺码都是老顾给的怎么能不合适,然而看到一旁还有季小秋于是就只好打住了自己要说出来的话。

苏路跟季小秋进了更衣室,顾塬乾随后也走了过来。

傅景瑜跟他说着,

“调查过监控了,也找到了那个做手脚的人,是任安然的学妹。”

傅景瑜这样一说顾塬乾就明白了所有,任安然原本就对苏路心存不满,加上前几日任安然被那高层正室给揍了形象大损,估计以为是苏路告的秘,所以就更对苏路怀恨在心了。

只是没想到任安然竟然这样愚蠢,或者说是竟然这样恶毒,竟然会在这样重大的时刻选择对苏路下手。

顾塬乾冷峻的面容上划过一丝冷笑,

“找死!”

然后忽然又紧紧拧了眉,转而走到苏路的休息室门口径自推门进去。

里面的苏路刚将身上的礼服脱下来呢,只穿了贴身的内衣物打算换新的礼服,顾塬乾这样猛然推门进来吓了她跟季小秋一跳,季小秋反应过来连忙丢下手中的礼物上前胡乱帮苏路遮挡着,顺便抗议着,

“顾、顾总,苏路姐正换衣服呢,您这样擅自进来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苏路也有些尴尬,就那样赶紧拿过了一旁自己换下的礼服来围住了自己。

顾塬乾却是浑然不觉两人的抗议,眼神凉凉看了季小秋一眼,季小秋就一句话都没有勇气说出来了。

顾塬乾拧眉吩咐着她,

“检查一下其他地方是否还有什么危险,比如鞋子。”

顾塬乾也是忽然想到任安然的手段那样恶劣下作,说不定不止在礼服上做了手脚呢。

季小秋听了他的话之后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了他的意思,连忙跑到一边去检查苏路的鞋子了,礼服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都是刚到的,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手的,从定制的工作室直接送了过来傅景瑜一路监督着送了进来。

鞋子的话还是之前的那些,如果是任安然之前吩咐人做的手脚的话现在危险肯定还没排除。

傅景瑜也随后走了进来,顾塬乾已经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罩在了苏路身上,加上她自己围着的礼服,完全走不了光了。

没一会儿季小秋就哭丧着脸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一样东西递给了顾塬乾,

“顾总,您看——”

季小秋手上是一枚细小的铆钉,在苏路马上要穿的那双高跟鞋里发现的。

季小秋此时已经顾不上关注为什么苏路对顾塬乾的擅自闯入不追求了,也顾不上关注苏路身上为什么会披着顾塬乾的西装了,她整个人的思绪都被自己从苏路鞋子里发现的那枚钉子给惊住了。

好恶毒的心思。

苏路看着那枚钉子,脸上白了白。

她不敢想象,如果顾塬乾没有事先察觉的话,她就那样踩进鞋子里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顾塬乾将那枚铆钉接了过来,眯起眼来看着,季小秋看着这副样子的顾塬乾,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冻僵了。

顾塬乾转而对傅景瑜说着,

“同样的招数还给任安然。”

当然,要比任安然做的更狠。

傅景瑜懂顾塬乾话语里的寒意,勾起唇角笑着接过了那枚钉子来,

“我最喜欢做这种事情了,也最擅长。”

顾塬乾又看向一旁的苏路,在看到她有些发白的脸色之后眉头微微蹙了蹙。

“换衣服吧。”

他最终也没说什么,这样说了一句之后便跟傅景瑜一起转身出去了。

两人离开之后季小秋拍着胸脯感叹着,

“幸亏顾总心细,不然的话苏路姐你可要遭罪了!”

苏路微微抿唇,视线就那样投向了那人离开的门口处,心中一时间无比复杂。

是啊,多亏了他,不然她今晚又是被剪礼服又是鞋子里被放钉子的,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尤其是在这样盛大的场合,只怕是会丢尽了人。

可是因为有他,所有的一切都被处理的安稳又妥当,他帮她救场帮他调新的礼服帮她发现鞋子里的钉子......

这让苏路想起顾塬乾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

他说,真正的爱情,是能够让你在这喧嚣浮华的乱世里拥有安稳无忧的生活,是能够让你永远保有你现在的纯洁和天真,而不是那些华而不实的悸动。

当时是她在学校里有爱慕者追求她,连着送了她一个周的情书和鲜花,在学校里颇是引起了一番轰动,其实苏路当时是传媒学院的系花,是受很多男生倾慕和喜欢的。

顾塬乾得知这件事之后这样对她说了一番话,苏路当时并不太懂他这番话的意思,然而现在,她好像有些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