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060青婳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夏侯勋的吼声又响起,“你可知那天拿到你那带血的三个字,母后哭到几乎晕倒!她把那三个字按在胸口,怎么劝都不松开!你的血混着母后的泪,染红了她一身!她非要亲自去见你,是因我看她几次晕倒才强行拦住……可你这个贱人,你竟利用我们对你的感情,把我们害到这步田地!贱人,你尽可等着遭报应!我做了鬼第一个就去找你!”

带着些许回音的地牢里,李承砚的吼声森寒恐怖。

李承砚立刻斥道,“即使没有那天的事,朕也要夺回自己的龙椅,找你们寻仇是迟早的事,与她无关!”

夏侯勋还不等接话,虞蓝凄厉的笑声忽然响彻地牢。

“哈哈,哈哈哈……寻仇?你找我寻仇?”她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竟笑出了眼泪来,“你又可知,我在你大煜这些年,是在找你们寻仇?”

最后那“寻仇”二字,仿佛猝了毒一般,她的笑声尽失,咬牙切齿。

虞蓝缓缓站起身,因虚弱微微摇了一下,随即借着墙的支撑,慢慢把脊背挺得笔直,纵然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却平生一股令人心畏的傲气。

青婳轻轻蜷了蜷手指,泪水有些失控。

尽管她的记忆里,这个母亲没给她半分温暖,可她毕竟是给了她生命的母亲。儿时无数个被毒啃噬的绝望深夜里,她梦见的人,只有她的母亲。她恨她抛弃她,令她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可她也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

当初东祺山下被李承砚救出的时候,她并不知李承砚的身份。

她只是满心欢喜于那个好看的令她温暖的少年,要给她一个家。哪怕她一辈子给他做一个小杂役,她都心甘情愿……

可她哪知他竟是大煜国的皇子!

她从小就听宫里的人传播那些关于她母妃的“丑事”。

人人都说,她的母妃是个攀高枝的贱人,她用尽媚术搭上大煜皇帝,不仅抛弃了对她痴心一片的南汐皇帝,令南汐皇帝蒙羞,她在大煜国做尽的坏事,还丢尽了南汐人的脸,令整个南汐国蒙羞。

所以她始终不敢让李承砚知道,她是南汐人,更是他杀母仇人的女儿……

如果不是那时她被云曦逼到走投无路,她是绝对不会想和母亲相认的。因为和母亲相认就意味着彻底失去李承砚,那是她从来不想的事……

而不管母亲做了多少残忍的错事,于旁人而言,她十恶不赦,于她而言,她不过是她的母亲而已。

母亲落到这般田地,的确是她所连累。

她心底翻腾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与此同时,虞蓝的怒斥声,赫然响起。

“李承砚,你听好,今日我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我都认,但是休想给我扣上那些不堪的帽子,我虞蓝自认没做错任何事!”

她的话让李承砚火冒三丈,“暂且不说我的杀母之仇,你这毒妇几乎将我大煜皇族赶尽杀绝,将我大煜忠臣杀了个遍,你有何颜面在此狡辩你没做错?!”

虞蓝一声冷笑,满眼孤傲。

“你为何不问问你自己,你大煜皇族可是良善之根?你父皇夏侯淳他禽兽不如,死有余辜!”

纵然不喜父皇,但李承砚还是厌恶这样说他父皇的言词,不由厉喝,“放肆!再敢胡言乱语我让你拔了你的舌头!”

“哈哈……拔舌头?我不会给你机会的!我输了,我认命,但要我认错,绝无可能!”

虞蓝笑着笑着,忽然落下泪来。

“夏侯淳这个禽兽,生生拆散了我和我的夫君,令我日夜处在担忧挂念我的晚儿的痛苦中!这种痛,你们谁能懂,啊?”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日的酒宴。夏侯淳悄悄给我的酒里下了药,将我拖到偏殿强暴……我以为白白受辱就当被狗咬了,只要不让我的夫君知道就好……谁知那个禽兽竟拿三座城池诱惑我的夫君……而我那青梅竹马的夫君啊,我的夫君啊……”

虞蓝痛苦捂住胸口,“我在他心里,竟然就值三座城池……他竟然不顾晚儿尚小不能失去娘亲,竟然把我抛弃了……就把我给抛弃在了地狱一般的大煜啊……呜呜……”

她悲恸的样子,让青婳疼的,几乎喘不上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