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不好惹玛卡巴卡会魔法小说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

皓月妖娆,悬挂于空。

“痛——”

朱唇微启,嘶哑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回响。

苏槿身上好似被人打了一般,每个关节被疼痛侵蚀着。

“小姐!你醒了?”

苏槿迷糊中听到一个稚嫩的女声,睁眼看去,床边站着一个古装扮相的女孩儿。

她明明记得自己进了一家复古装修的古玩店,一块散发着温润光芒的玉石将她吸引住,苏槿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失去了知觉。

脑海中突然涌入一堆陌生的记忆,头痛欲裂。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苏槿,是宰相府嫡女,母亲早逝,家中小妾当家把持中馈,生活却仅仅在温饱线上,被自己的庶妹推下水,一命呜呼。

她双学位答辩刚刚结束,苦逼的学法生活也快过完,实习马上就要结束可以转正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这么个地方。

再看眼前,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两个小家碧玉般的姑娘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苏槿抚着额头显得十分痛苦。

“我头有些晕,你们先出去吧!”

“是。”

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将门关上,守在门外。

苏槿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她竟赶上了狗血的穿越!

打量了下屋子的环境,算是整洁干净,仅有几个瓷瓶子和几张不知名的画挂在墙上作为装饰。

她走到铜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震惊。

杏眼柳眉,肤如凝脂,手如柔荑,丹唇未启却含笑,五官小巧而精致,青丝齐腰,雪白的脖颈纤细柔美,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苏槿呢,把苏槿给我叫出来!”

苏槿坐在房间里,听着外面似乎有人在叫嚷,尖锐的嗓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我家小姐正在休息呢,不见客,二小姐请回吧。”丹橘冷冷地对着苏兰道。

“苏槿,装什么病秧子,给我出来!”

“怎么?不敢见人了吗?”苏兰越过丹橘直接推门而入。

苏兰因为前两天将苏槿推下水的这件事情被梅夫人好一顿训斥。

梅夫人害怕有心人作祟,让苏兰推苏槿下水的事情传出去,落得一个谋害嫡姐的罪名。

丁香在院落内盛开,香气透着窗户飘散到房间里,整个院子内祥和又宁静。

苏槿慢慢的从房间里出来,站在房门前打量着这个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眼前人削肩细腰,长条身材,鹅蛋脸面,一身杏黄纱裙,头上戴了一个玉簪一个金步摇,本有几分可看之姿,却被愤怒的面容生生打破。

一双桃花眼带着怒气直直地盯着苏槿。

“哪里的狗在这吠嚷?吵得人不得安宁。”

苏槿扫视旁边一圈,似乎在寻找什么,仿佛苏兰并不存在一样。

苏兰听了这话三步并两步上冲到了苏槿的面前,扬起手作势便要打她。

此时的苏槿并不再是那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反手抓住苏兰将要打下来的手腕,另一只手快速抬起。

“啪——”

“你,你居然敢打我?”苏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对着苏槿质问道。

“既然梅夫人教不了你规矩,那么我当姐姐的就来替你母亲教训教训你。”

“这一巴掌告诉你的是什么叫礼貌,什么叫规矩!”

“啪——”

苏兰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告诉你什么叫做长幼有序,嫡庶有别!”

“啪——”

苏兰刚要发火却又挨了一巴掌,连续三巴掌已经把苏兰打蒙了。

“这一巴掌是对你推我落水的回馈。”

苏槿拍了拍手,看着眼前的人挑了挑眉,比谁更嚣张吗?

“苏槿,我杀了你!”苏兰红了眼,如淬了毒的蛇蝎,阴狠更甚往常。

“把这人给我赶出去。”

苏槿眯了眯眼,亲姐妹,又如何?

“好!好!好!苏槿,你给我等着!”与苏槿擦肩而过,放着狠话掉头跑了出去,势必要将今天受的委屈尽数讨回!

另一边的翠玉阁内,

“兰儿?”

梅夫人震惊地看着眼角含泪,脸颊红肿,衣衫凌乱的苏兰,紧张地连忙上前,“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还不是雪落轩的那个小贱,母亲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什么?那个小贱人居然还敢打你!”

梅夫人听到苏兰的话立刻就炸了,这个贱人!

“浣月,去把老爷叫来。”

梅夫人看着自家女儿红肿的脸,势必今日要讨个公道。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你个小蹄子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哭啼啼的,谁欺负我家兰儿了?”

苏武一身儒生装扮,面色如玉,丰神俊朗,尽管年岁已经四十多却依旧魅力不减,反而散发着岁月沉淀的气息。

“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苏武看着苏兰白皙的脸颊上面还有着明显的红色指印,怒不可遏。

“你看兰儿的脸,都是你那好女儿做的好事。”梅夫人手指着苏兰的脸气愤地说道。

“兰儿原本是想要去看看大姐姐的病好些了没…可….却没想到…”

“是兰儿的错,不该心急的在姐姐的院落里叫嚷,搅了大姐姐的清净。”

苏兰将话说的模棱两可,既塑造了亲近姐妹的形象,又给苏槿按上了一个残害姐妹的帽子。

“来人,去把大小姐给我叫来。”苏武厌恶的情绪在眼中一闪而过。

空气寂静,

“人呢?怎么还不来?”

苏武神情已经冰冷了,满脸严肃的神情让人不敢直视,连原本微微啜泣的苏兰也大气不敢喘一声。

“父亲。”苏槿走到苏武的面前轻轻福了福身。

“兰儿脸上的伤可是你打的?”苏武嗓音低沉带着几分压抑的怒火。

苏槿听了苏武的问话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变化,不卑不亢地回应,“是。”

“混账!谁准你这样做的?”苏武怒喝着,没有犹豫,一巴掌招呼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