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报告娘娘,王爷是满级绿茶》猫狸子小说免费阅读

闹剧终了,元妶转身回了房间。

一连多日过去,元妶的小院安静,小然倒是捎来了一个消息。

“听说那李二狗和他婆娘挨了二十个板子,在床上趴着呢,倒是那个姣梅,猪油蒙了心了,居然主动去照顾那两口子去了!”

元妶的小院中,元妶弄了个小炉子放在院中为母亲煎药。

这世的母亲安芊芊,是登月楼的清倌花魁,因为嫌恶她是女儿,从没主动看过她,她也没把安芊芊当母亲。

只是元妶总觉得自己到底是托生在了安芊芊肚子里,她还是要负些责任的。

一直到晚上才煎好药,元妶让隔壁的王婶给安芊芊送去了。

她坐在房中,托着腮看着窗外的明月。

凤眼微敛,烛光下长长的睫毛倒映在脂玉般嫩白的脸上,丰满盈润的唇肉微抿。

一旁的小然看的心脏噗通噗通跳。

对于藏在暗处的人来说,夏夜,明月,倚窗的女孩虽然长相稚嫩,但从五官也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这本是一副好景色。

女孩启唇:“这月亮真圆溜,今晚加个菜,吃鸭蛋黄吧。”

飞檐上躲着的人一个踉跄,感觉腰间的伤又重了些。

小然应声去厨房吩咐了,那边门刚翕上,窗外的黑影便闪了进来。

元妶托着腮,看着那消瘦的身影利落拔剑,铿锵声起,那人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屋中的烛光便熄灭了。

元妶想起身,可一把冰凉的剑已经架到了她的脖间。

她与那黑影默默对视了一会,黑影开口:“我只在这里避上半刻,不许喊!”

他的声音带着微喘。

元妶隐约看到他按着腰部,鼻间有轻微的血腥味……

“要不要帮你包扎一下?”元妶抬眸对着这位不速之客道。

也许是元妶黑暗中的眸子太过淡定,那黑影微哽后冷声道,“不用你多管闲事 ! "

元妶站在原地与谨慎的黑影对视着。

一刻钟后,失血过多的黑影倒下,羸弱的睁着眼看着元妶。

元妶十分淡然的走到屋角,重新点燃了蜡烛。

随后将黑衣人拖到了自己床上,期间因为她如今体力不足的原因,几次没抓住让黑衣人狠狠的磕在地上数次……

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终于将人扔到了床上。

元妶拖腮观察,虽然少年蒙着黑色面巾,但她听声音也听出了他的声音。

赵阔,赵太傅的唯一的孙子,当年他尚在襁褓时,她还抱过他,没想到转眼就这么大了,算算年纪,他今年十六岁,比现在的她还大上两岁。

她拉开男人腰间的衣服看了看伤口,没研究出是剑伤还是什么伤。

只是血色发乌,元妶研究了一番,拿了屋中的伤药往上倒了些,血依旧汨泊而出……

元妶秀眉微蹙,在男人咬牙切齿的目光中宣布结果:“恩 ,没救了。”

男人的目光像要吃人一样,死死的盯着她。

元妶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菱花镜:“我也知我长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犹若仙子,可你这样一直盯着,太失礼了。”

男人嘴角抽了抽,他本在咬牙忍痛,一张口容易泄气,可还是忍无可忍:“登月楼的女子,还怕失礼?”

“也对。”元妶点头,知道赵阔是认出了她。

她伸出手,一把掐在赵阔受伤的腰身上。

赵阔嘶了一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啧,小命都在我手里,还敢叫嚣。”元妶起身。

门外已经有了动静,小然的声音:“小姐,晚饭已经备好了。”

元妶看了看床上的男人,再看看地上的血迹。

这赵阔半夜三更躲在她屋顶,想来在躲避谁的追杀,或者是追查?

他一路流血到这,敌人顺着血迹也能找来吧……

即便是她把赵阔藏起来,但他已经看到了她的脸,为了隐瞒自己的行踪,难保不会伤好后杀她灭口。

为了她自身的安全,要不……把他丢出去吧?

“小姐?”小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来了。”元妶叹了声,到底是她抱过的孩子,她认命的拿起抹布,将地上的血迹给擦了,又将人拖到了一旁,平平的地板上,在她连踩了几下后,出现了一间暗室,元妶想将人拖进暗室,但手下不稳,眼看着赵阔顺着往下的楼梯滚了下去……

她默了默,算了,听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