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娘娘,王爷是满级绿茶猫狸子小说(完整版)阅读

收拾好了一切,元妶拍拍手起身。

打开房门,小然在房门外站着:“小姐,晚饭是在屋里用,还是去厨房?”

元妶这间小院有自己的小厨房,多半时间元妶会和小然一起在小厨房吃饭。

想着卧室里毕竟藏着个人,元妶正想说小厨房,就听到外间一阵甲胄之声!

起码二十人的一队官兵!

“先别吃了,你去前面看看,有没有出什么事。”元妶沉声道

小然应声去了,元妶站在院子中,心中突突直跳。

“小姐,不好啦,前面来了好多官兵,说是要搜查登月楼!”

元妶脸色严肃,还真是冲赵阔来的!

赵太傅位列三公,身份尊贵,赵阔是赵太傅唯一的孙子,怎么会引得这么多官兵过来?!

他犯了什么大事?

一瞬间,元妶有些后悔救人了,别人情没落着,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小姐,您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没事,你去把饭菜端到屋里来!”元妶快步回了房间,将平日里吃饭的饭桌移到了暗室所在的地板上。

人她已经藏了,现在再想扔也来不及了!

必须做到底!

小然很快端了饭菜进来,两趟回来,刚将米饭放下,院子里就有了响动声。

元妶站在窗侧往外看,进来的士兵甲胄崭新铮亮,显然是没上过战场的,她细看,那些兵士胸前的护心甲上印着姬氏的徽记。

“这是,姬家的府兵?!”

元妶冷笑一声,姬家,太子妃姬清雪的母族!

还真是好大的威风!

京城只有京兆衙门和巡防营的人有搜查权利,那还得有相关案件的卷宗才能搜查!

姬家派府兵在京城搜查,这可桩可大可小的罪名。

姬家冒这个险也要捉赵阔,肯定是有什么不能为人知的腌渍事。

元妶回身落座,刚坐好,门就被人大力踹开了。

踹门的男人金冠束发,本来俊美的面相被刀疤横踞着,显出几分血气狰狞。

“官兵搜查,无关人等都到院里去!”

来人是姬山,姬清雪的嫡亲哥哥。

元妶恨意直升,血气翻涌。

姬山已经搜过登月楼几个后院了,这里是最后一间了,前几个院子都是住的打手婆子,进门时也没在意。

这一打量,见屋中墙角坐着一个羸弱的少女,少女脸色淬白,死死的盯着他,像是被吓到了。

他皱眉,有些粗砾的声音柔和了几分:“小姐,麻烦出去,我们要搜查这里。”

“为,为什么要搜查,是有贼人闯入吗?”元妶的声音小小的。

姬山皱眉,面前这少女胆子忒小,提到贼人时,她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像是被吓到的小鹌鹑。

“这,这可是大事,小然,小然!”元妶提高了声音慌乱的叫:“快,快去府衙叫人,说登月楼进了贼人!”

小然点了头就要去,被姬山伸手拦住了。

他穿着盔甲的手臂,比小然的脖子还要粗上几分。

“我们就是官兵,去什么府衙!”

姬山一冷喝,下一秒,就看到桌前的少女被他吓得掉了眼泪。

她连咳了好几声,像是将肺管子咳出来似的:“官兵大人,我身上有疾,不能挪动,这里进了贼人我实在是害怕,您在还好,若您走了,那贼人再来可是要会要命的。”

姬山的脸色冷了下来,府衙的人要是来了,看到姬家的府兵在这里搜查,铁定一状直接告上去!

他烦躁的看着面前的少女,明明柔柔弱弱的,偏偏让他觉得有些难缠的烦躁。

姬山进屋,大踏步转了一圈就出去了。

“这院也没有,搜下一个胡同去!登月楼搜完了!”

元妶听着外间的声音响起,甲胄声渐远,后背浸浸冷汗。

这会她也不咳了:“小然,你去看看我母亲,看看她被吓到没。”

小然应声出去了。

元妶在桌前坐了一会,才移开了脚。

地上的地砖被掀了起来,一双满是杀机的眼睛正冰冷的盯着他。

如蛇绕颈!

下一秒,地砖连同桌子被掀翻,赵阔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

“我救了你,你就这般报答我?”元妶快速开口!

赵阔扼住了少女的脖子,却没收力,他死死的盯着手中的少女。

她的脖子很细,脆弱的仿佛一下就能折断,但那熠熠生辉的双眸直直的盯着他。

这女孩刚才的演技太好,张嘴就是府衙,想来是认出了姬家的府兵,为了牵制姬山才说的。

登月楼的人,怎么会认识什么是府兵?

姬山现在可是三品飞虎将军,竟两句话真让这女孩蒙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