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全本小说(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全文阅读

姓名:厉司丞

性别:男

年龄:二十六

身份:富二代,壕,大款

这就是初迢对自己未婚夫的全部了解。

据说这位身价千亿的富二代开车时出了车祸,醒了以后不仅记忆消退,医生都断定活不过一年。

他的家人听信了神棍的话,为了拯救他度过这次死劫,要找一个八字合适的女生给他冲喜。

没错,初迢就是那个被挑中的未婚妻。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扯淡,但架不住对方给钱,所以初迢从了。

此时此刻,她叼着个伞把式样的糖站在病房门口,想了下自己的职责。

她需要扮演一个爱厉司丞爱的不得了的未婚妻。

必要时还可以殉情的那种。

初迢咬了一口糖,淡定的将门一推,脸上的表情飞速一变,骤然间悲伤到无以复加:“亲——!”

亲爱的三个字还没出口,因为病房里空无一人,没人看到她的表演,所以有些尴尬。

不过这种尴尬很短暂,初迢很快恢复淡定表情。

身后骤然传来一声冷厉的嗓音:“你是谁?”

初迢转过身去,在看见来人时,眉毛快速的扬了一下。

这是一个人人见了都会惊叹的男人。

称的上是剑眉星目,五官立体深邃,眉眼狭长,带出凌厉至极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他左眼角有颗泪痣。

这颗痣综合了他的凌厉,平添了一分多情的味道,反而多了一种,邪的感觉。

这一定是个非常受女生欢迎的男人,还是小女生最爱的那种,具有坏气感觉的俊美男人。

特适合演反派。

往那一站,眼神都能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这都不能影响初迢半分,毕竟她是一个除了钱对其他事物都清心寡欲的女人。

她只是露出一副惊慌的模样,睁大双眼:“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我是初迢啊!”

果然,初迢看见男人的眉毛微微挑动了一瞬,隐隐透出一种冷笑的意味:“哦,未婚妻啊。”

“是呢,司丞,听到你出事,我都心碎死了。”

她的口气是连她自己都听不下去的娇柔与做作。

初迢想往他身上扑一下,表达自己‘伤心欲绝’的感受,不过考虑到大佬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是欢迎她这个未婚妻的,她明智的止住了这个举动。

厉司丞并不搭理她,只是绕过她想要进病房,然而眼眸在扫过初迢后,他忽然听见一句有些辨不出声线的声音:

【就他这活蹦乱跳的架势,只能活一年?】

厉司丞:“……?”

他带着些一丝冷厉的疑问,看向初迢。

初迢被他看得莫名,心中淡定,面上则委委屈屈的样子:“亲爱的,你是真不认识我了吗?”

“……”

初迢的嗓音是故作的甜腻,然而听得出很清脆,有辨识度,和刚才听到的不一样。

厉司丞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然而下一秒,他又听见:

【妈的我这声音居然能这么嗲,我都快吐了!】

厉司丞:“……”

他终于意识到,不是幻听,而是哪里不对。

他转过身,面对着初迢,细细打量她。

女孩应该是一米六三左右,对于平常人来说够格的身高,在他面前依然矮的有些令人忧愁。

穿着深蓝色背带长裤,内里套着一件白色T恤,有一张很令人舒服的漂亮脸蛋,光滑的肌肤未施粉黛,素雅干净的令人羡慕。。

看起来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

虽然在努力表达出对他的倾慕,可他看得出对方的眼神很是清明,而且也有种不符合年龄的镇定感。

明显不是喜欢一个人该有的眼神。

而且,他也瞬间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就在他打量初迢的过程中,初迢的表情维持着那种疑惑,她没有开口,但他却听到了一连串的声音。

【他看我干什么?我居然已经美到让人移不开眼的地步了吗?】

【啧,这人看起来不像是这么肤浅的人啊?】

【该不会根本没失忆,是装的?】

厉司丞眼神有了些波动,他再度开口:“我忘了很多事情,也包括你,抱歉。”

即使知道自己遇上了惊世骇俗的事情,但他依然维持着令人惊惧的淡定,也没露出一分疑色。

初迢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她绝对不会知道,厉司丞听得见她的心声。。

厉司丞转身的那一刻,他听见的碎碎念就没了。

初迢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厉司丞突然转身,初迢顿了一下,仿佛是有些受到‘惊吓’,但她没有慌张,也没有开口,可厉司丞还是听见了一句。

【神经病,吓老子!】

厉司丞:“……”

他知道了,他看不见初迢,就听不见初迢心中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