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少你的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桑落牧竞尧桑落小说阅读

顾易感觉这个周是他的水逆周,先是牧竞尧出差把公司的一堆破事扔给了他,好不容易他回来了,他终于可以解放了,结果这难得的半天假还要去听他三叔的谆谆诱导。顾易的三叔是市人民法院的副院长,算是他家里除了顾老爷子之外对他最好的人,所以即使面上吐槽得要死,他也不会放他鸽子。

不过当他终于肯屈尊降贵来了,但却百无聊赖地在办公室里发了一个半小时的呆之后,顾少爷的心情就不太好了。把自己叫来乐,自己却不出现,这算什么事啊?

秘书送进来的茶早就凉透了,他实在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来随意翻了下书柜里的书,《法治及其本土资源》、《制度是如何形成的》、《论法的精神》……他看着这一堆大部头,有些头疼,他还是回去坐着吧。

办公室的门一直都是开着的,走廊上来来去去的人很多,他只是不经意地往外瞥了一眼,想看看他三叔回来了没,没想到还能看到熟人。

他跨出了大门伸手拦住了走廊里的乔玉琪,挂上了他那副屡试不爽的招牌笑容,“嗨,又见面了,你怎么在这儿?实习吗?”

乔玉琪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这个人的突然出现让她感觉有些危险,“这位先生,麻烦你让一下好吗?我还要工作。”

“乔玉琪小姐,我不叫这位先生,我叫顾易。”他着重强调了最后两个字,什么嘛,怎么说也帮过她,居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乔玉琪正急着去院长办公室交材料,被突然拦住本来就让她有些烦躁了,这人的油嘴滑舌显然让她有些不耐烦了。“好的,顾先生,我记住了,能让我走了吗?”

“好,让你走。”顾易潇洒地往旁边一退,给她让开了一条路。

这么好说话?乔玉琪狐疑地看了看顾易,然后快步走开。

呵,顾易看着那人渐渐远去的背影,笑得别有深意,这么容易就能摆脱我?那我就不是顾易了。

“顾易,你怎么在外面?进来,有事跟你谈。”顾三叔顾清霖回来后,看到顾易站在走廊傻站着,把他喊了进去。

等他关好门,顾易已经坐没坐样地瘫在了屋内的沙发上,“三叔,有什么事?”

顾清霖之前在部队待过好几年,严于律己并且严以待顾易,看着他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看看你这副样子,会不会好好坐?”

听了训后,顾少爷终于挺直了腰板,“好了,这下可以说事了吧?”

“不要说三叔不疼你,提前跟你通个气儿,老爷子准备给你安排相亲。”顾清霖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是憋着笑的。

果然,如他所料,顾易闻言直接跳了起来,“不是吧,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还不消停呢!”

“谁叫你都快三十岁了都没安定下来呢,天天换完这个换那个的,老爷子急啊!”顾清霖显然只打算看好戏。

“三叔,你最好了。”顾易不得不使上了他的终极大招,朝着顾清霖撒起娇来,反正从小到大,这招对他爷爷和三叔都是很管用的。

顾清霖在办公桌前坐好,喝了一口刚沏好的茶,看来是打定主意不管他了,“我也没办法啊,你交过那么多女朋友,随便往家带一个安抚下老爷子也行啊。”

“那都是闹着玩的,哪能往家带呢。”顾易终于觉察到了危机,看来老爷子这次是来真的了,这怎么行,他都不用去见,就知道给他安排的肯定是那些世家的小姐,天天端着一副架子,矫情得要命。

“你也知道那是闹着玩啊,这么大了也不知道收收心,那我就不管了,看来这次相亲你是躲不过喽。”顾清霖还在试图教育着他。

顾易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了一句,“三叔,你们法院几点下班?”

“五点,怎么了?”

他看了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拿了车钥匙就要走,“有点事,相亲的事我知道了,先走了。”

终于下班了。

乔玉琪迅速收拾好东西,打算出门赶地铁,却在法院大门被一辆黑色保时捷挡住了去路。

这骚气十足的车型,一猜就知道是谁的了,“嗨,送你一程怎么样?”顾易降下车窗冲乔玉琪一笑。

呵,跟我来这手,姐姐教你怎么做人。

乔玉琪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系好安全带,动作干净利落,“好了,走吧。”

这么痛快?顾易明显没预料到她是这样的反应,她竟然没有怼我?

“你,这么痛快?”不好意思,顾易有点结巴了。

乔玉琪目不斜视地看着前面的路,“有人免费送我回去,不坐白不坐,还是说,”她转过头来戏谑地看着他,“你刚刚说送我回去只是客气一下?”

“才没有,我是那种人吗?不过,”顾易发动了车子,然后才转过头来狡黠一笑,“我的车不是那么好上的,我可没说送你回学校。”

他开得很快,此时已经开出了法院的那条街,乔玉琪透过车窗看了一眼,果然不是去学校的路,“你要带我去哪儿?!”

“不告诉你!”顾易见她吃瘪,不知怎的,觉得心情特别好。

呵呵,敢和她玩?乔玉琪笑了一声,“不知道如果牧竞尧在桑落那里撞了墙,而他又恰恰知道了这个墙是因为你才撞的,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哧——”顾易踩下了刹车,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乔玉琪,“不是吧,我们之间怎么能扯到他们俩身上,你不够君子啊。”

乔玉琪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本来就不是君子,现在,立刻,送我回去,不然你看着办。”说完她便舒舒服服地靠在了副驾上。

靠!顾易默默地拐了方向。

感觉今天时运不好的不只顾易一个人,还有一个桑落,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偶遇了纪言和表嫂。

因为桑家家教甚严的缘故,即使到了现在,每当和异性在一起遇见家里人时,桑落还是怕怕的。所以在看到纪言进门的那一刻,桑落自动低下了头,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可能自己身上真的没有运气这种东西吧,神明每次都不想理她。“那不是落落吗?”表嫂袁悦摇了摇纪言的手臂,然后准确地指向了牧竞尧所在的那一桌。

桑落内心:表嫂,你的眼神实在是太好了。

算了,反正躲不过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桑落抬起头,冲正在走过来的表哥表嫂扬起了乖顺的笑脸,“哥哥嫂子,你们也来吃饭啊?”经验告诉她,纪言对她这一招,还是很受用的。

“嗯。”纪言回答完她的问题,又看了牧竞尧一眼,两个人互相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纪言先是低头柔声对袁悦说,“悦悦,你在这等我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向桑落的位置,“桑落,你过来一下。”完蛋了,老招数不管用了吗?

而且,桑落看了一眼纪言的脸色,在她面前,他很少这么严肃的,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

他们走到能看到牧竞尧和袁悦但确保他们听不到声音的地方,“你和牧竞尧在一起了?”

“没有,绝对没有。”桑落毫不犹豫地摇头否认。

“那就好。”纪言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在蒙在鼓里的情况下,就这么轻易地把妹妹给他。

况且这丫头,应该也没有那么快被骗走。

“别人的饭不是那么容易吃的知道吗?”纪言敲敲桑落的头。

“啊?哦。”桑落似是而非地点点头,虽然骗人不好,不过也不会每天都遇到表哥的吧,其实她喜欢和牧竞尧一起吃饭的。

算了,纪言看着她显然没搞清楚状况的表情无奈了,还是不要勉强她了,只要自己盯好牧竞尧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