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金铉山《商人是怎么炼成的》在线阅读

大三线建设的时候,为了防止一些重工业被敌人摧毁,所以便把这些企业迁移到了三线地区。

前进机械厂就是那个时候迁移到江洲来的,足足一万人,工厂三个食堂。

去年前进厂和东北某个汽车厂进行了重组,已经搬了一大批人回去,在今年,前进厂要全部搬回去,三食堂也要随之一起走。

“我们都是三食堂招的本地人,怎么可能跟着一起去东北?”葛凯旋又说道。

“这三食堂一撤,附近十几家厂子的员工吃饭可就成了问题了啊!”曾毅猛然发现了一个商机。

三食堂不但对内,而且还对外营业,光是在前进厂附近,起码就有十四五家县办企业和街道办企业,厂子小,一个厂子也就百十来号人,搞食堂不划算。

所以这些厂子的工人都是买三食堂的对外饭票吃饭的,一旦前进厂迁走,这十几家厂子的工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哎,你们说,三食堂迁走了,咱们合伙把他给承包下来怎么样?”曾毅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他现在必须得做两手准备,如果说黄江厂这边有变故,真被张峰父子俩给整开除了,那么自己干脆就下海经商!

搞食堂是个很不错的想法,附近十几个厂子,小两千人的市场,只要能做起来,那绝对能大赚一笔!

如果这次能侥幸躲过一劫,他还在黄江厂上班,就让葛凯旋和杨学林来经营这个食堂!

“曾毅哥,咱们承包一个食堂?”葛凯旋一下子懵了。“你知道咱们三食堂一天的开销得多少吗?”

“是啊,曾毅哥,撇去工人的工资不谈,光是面粉大米存货就得不少钱,这还不算每天采购的食材,一年下来,没个两万根本打不住。”杨学林也说道。

“三食堂那不是还有他们自己的工人嘛,咱们只准备附近这小两千人的食材,也要这么多?”曾毅就问道。

“就算只做这小两千人的生意,一年下来起码也得八九千一万打底。”杨学林大概算了一下,“曾毅哥,咱们就算把家底子掏空了,也掏不出这么多钱来。”

“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现在也只是个设想,具体的我再琢磨琢磨。”曾毅沉思了一下说道。

说来也是,他作为一个大学生,进黄江厂算是优厚待遇了,一进去就有了副主任科员的级别,享受国家行政二十四级干部待遇,也就是副科级,一个月才五十六块钱。

一年下来不到七百,搞个食堂一年要上万,的确太难了,他都觉着那些重生的小说有点扯。

第一桶金哪里是那么容易淘的啊,不过就算再难,这事儿也得办,既然重生一回,那就不能白活,更何况自己还知道将来那么多事情。

要是在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那就白浪费了老天爷给的这个机会!

“行了,咱先不考虑这个,我弄了三张电影票,本来说去你家找你的,咱们现在直接去吧?”葛凯旋摸出三张电影票来。“芙蓉镇!”

“这电影好,票一直很难买!”杨学林笑着说道。

曾毅对于这部电影也有印象,八六年三月五号上映的,在八十年代可谓是一票难求,最后卖出了一个多亿的票房。

在那个年代的一个多亿如果说换到他前世来算的话,起码是四五十亿的票房,绝对能排入前世电影票房排行榜前列!

“走走走!”曾毅便笑着说道,三个人骑着自行车去了电影院,一部电影接近两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曾毅哥,我们就先回去了。”葛凯旋两人跟曾毅分别。

“对了,你俩在三食堂干了这么些年,回去好好想想,如果咱们真要搞个食堂,得话多少钱,回头告诉我一声。”曾毅便说道。

“你真打算搞啊?”杨学林有些诧异,他以为曾毅只是说说而已。

“行了,你废什么话,让你俩做,你们就做,我自有打算。”曾毅白了两人一眼。

见他这么说,葛凯旋和杨学林也就答应了下来,各自骑车回去,曾毅也准备骑车走人,不过刚把自行车推出来,就看到从电影院门口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管科长,你也过来看电影啊?”曾毅赶紧笑嘻嘻地迎了上去。

“你跟踪我?”管柔见到他,脸色变得很冷淡,她一直以为曾毅是在私底下调查她什么。

现在看到这家伙出现在电影院门口,就更加笃定了这种想法。

“你可别误会,我是过来看电影的。”曾毅急忙摆手,从裤兜里摸出电影票来,“你看,我的票根都还在呢。”

管柔瞥了一眼,的确是芙蓉镇的票根,脸色才算变好了一些。

“我问你,你怎么知道……”管柔想起了白天的事情,“知道我那个来了?”

“如果我跟你说我能掐会算,你信不信?”曾毅笑着问道。

“你糊弄鬼吧?我告诉你曾毅,最好老老实实坦白!否则的话,我跟你没完!”管柔直接威胁道。

“我真能掐会算啊!”曾毅无奈地笑着说道。

不然自己说什么?说我是从未来重生回来的,前世为了跟你套近乎,结果看见你在办公室出丑?

说出来也得管柔相信啊!

“不信啊?那我问你。”曾毅又说道,“你母亲最近是不是老是犯恶心,而且还拉了好久的肚子了?”

“你怎么知道?”管柔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曾毅,你不但跟踪调查我,还调查我父母?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敌特可一直都在调查我党干部,抓他们的特点,你是不是被敌人给收买了?”管柔冷声问道。

曾毅哭笑不得,敌特就算要收买我调查干部,那也起码得是封疆大吏吧?你也太看得起你爹了。

“咱们不说其他的了,我劝你啊,回去跟你爹说明天就送你母亲去医院住着,做个详细的检查,否则半夜阑尾炎发作起来,那可是真痛得要命。”曾毅便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妈有阑尾炎?”管柔皱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