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病娇王爷掌心宠妃小说_晏南柯宫祀绝全章节阅读

晏南柯脸色有些怪异。

微微侧头不解的看着他的双眼。

“太子殿下,我说的都是事实,什么叫我故意吓唬她?”

宫天齐冷声道:“你还再众目睽睽之下抢夺梦儿的东西,你这个做姐姐的,究竟还要不要脸!”

晏南柯听到宫天齐这样说她,微微垂下眸子。

嘴角露出一抹冷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是听妹妹说盒子重要,怕里面有东西摔坏才会出手相助,怎么就成了抢夺她盒子的坏人!”

“既然你没抢,那就立刻将梦儿的东西还回来,否则,本太子不会善罢甘休!”

晏大将军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这局面,刚刚那混乱场面实在让他头疼。

他只能对着晏南柯轻声劝说:“南柯,梦儿的东西你给她就是了。”

晏南柯神色有些落寞,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父亲。

“爹,女儿没有想过要抢妹妹什么东西。”

“爹知道……”

晏大将军在此时有些心疼起自家大女儿。

“哪怕太子自幼与我有婚约在身,可只要妹妹喜欢,女儿也会让给她,从来没有半点儿不满和嫉妒。”

晏如梦恍惚听到晏南柯的话,她在这种时候,说这些干什么?

晏大将军只感觉心里更疼惜了,一想到大女儿多年婚约毁于一旦,双眼就忍不住开始发酸。

太子妃的位置本来应该是南柯的才对。

“爹相信南柯不是那样的孩子,太子殿下一定误会了。”

他在此时甚至从心里开始对晏如梦有些不满。

南柯是她姐姐,不管怎么说也应该在这个时候帮她说说话。

但是晏如梦没有。

这丫头明显是被夫人给惯坏了,分不清里外。

晏南柯面上的表情这才松了松,走到晏如梦面前道:“姐姐刚才真的是想帮妹妹的,你若是不信就算了,盒子,还给你了。”

晏如梦勉强提起精神,可是看到那盒子却不敢伸出手。

晏南柯微微挑眉,心中暗笑。

“我来还给妹妹,妹妹怎么都不要。”

所以,还怪她咯?

宫天齐心里有些恶心,想到刚刚这盒子给老鼠爬过,也不想去接。

旁边有丫鬟想要动手,却被晏南柯收回。

她眯起双眼道:“妹妹这么精心护着的东西,怎能交给一个下人保管?”

这事一下子僵持下来。

晏如梦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望着宫天齐,希翼的看着他。

让丫鬟来拿这盒子肯定是不妥当的,即便是她也有点儿不放心。

能够有资格保存盒子的只有她和宫天齐。

可是现在若是让晏如梦再次去拿那盒子,哪怕是再怎么重要,她也无法打破心中那点儿阻碍。

手根本没法伸出去……

宫天齐的脸色微微铁青。

他堂堂太子,怎么可能去拿一个这么恶心的盒子。

虽然刚开始还能忍受,但是不代表他亲眼所见那老鼠之后,还能继续忍。

晏大将军咳嗽了一声,“太子殿下您看,南柯一点儿也没有要抢什么东西的意思,刚刚您真的是误会她了。”

这话让宫天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根本就是在明晃晃打他的脸。

他刚说完晏南柯抢晏如梦的东西不还,结果现在人家送上门,他们却没人去接。

晏南柯感觉自己的手都要举酸了。

“实在不行,我带出去清理好了再送回来?”

“不行!”

晏如梦干脆的直接拒绝,话语脱口而出。

她脸色更加难看了,见到柳氏和晏大将军都在奇怪的看着她。

她表情极为尴尬,可是却绝对不能放手这个盒子。

最后实在没办法,让旁边一个小厮脱下外衣,将那盒子包裹起来,这才鼓起勇气拿了过来。

晏如梦心下稍微松了松,不管怎么说,盒子最终回到了她手里,晏南柯什么也得不到。

可她受到的惊吓太大,手指不断发抖。

看着那老鼠,脑海之中不断划过无数老鼠在啃噬尸体的一幕幕。

那是她记忆深处永远不能诉说的阴影。

此地不宜久留,晏如梦将头埋在宫天齐怀里,声音低不可闻:“殿下,妾身累了……”

晏大将军和柳氏也帮着解决僵局。

柳氏柔声安慰:“梦儿你这一晚上受到了不少惊吓,还是先随着太子殿下好好休息。”

太子妃害怕老鼠,这件事传出去,晏如梦这脸要丢光了。

临走时,晏如梦最后深深看了晏南柯一眼,眼神之中带着深深怨恨。

晏南柯报以一笑,凌厉的目光与她眼神接触了瞬间。

晏父晏母亲自送宫天齐二人去另外的院子休息。

原本在院子里的人都散了,晏南柯立刻转头看向宫祀绝。

“王爷,这场好戏如何?”

男人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低声对晏南柯道:“阿柯,到手了。”

晏南柯喜不自胜,手指用力抓着那真正的红漆木盒子。

这盒子扁扁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差不多的样式,将军府里面有的是。

她在将军府生活多年,随便找个差不多模样的盒子还是很容易的。

而受到过大惊吓的晏如梦,哪里还有心思检查盒子是不是她原来那个,如此这般,她才能顺利的来个偷梁换柱。

“王爷,今天……多谢你了。”

宫祀绝拍了拍她的头,声音清冷悦耳:“和我不必太过客套,而且还是阿柯的主意比较好,我就是有些好奇,阿柯怎么会猜到晏如梦一定会松手?”

听他这样问,晏南柯顷刻间笑了笑。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她隐藏的好,就算是我也是偶然发现她怕老鼠……而且,怕的还有些厉害。”

甚至看到个老鼠能直接吓晕过去那种。

这次晏如梦的表现已经超乎她的预料。

能够坚持到最后,还能带着盒子离开是她没想到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看来阿柯对敌人了解的很仔细。”

晏南柯抬头看向宫祀绝,男人微微眯起双眸,俊美的面容近在咫尺。

他靠近晏南柯,看着她弧线漂亮的侧脸,没有掩饰丝毫欣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