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教授我牙疼章节目录季谣沈肆行小说阅读

“公主,一路向北便是沧州,在那里,您可以过上安稳的一生。”肆行叮嘱着,将一把匕首放在洛儿手中,“这把匕首,是给您保护自己的。”

洛儿坐在马车上,失神地看着那把匕首,细细摩挲着,不知在想什么。

“公主,你我……就此别过。”肆行单膝跪地,俯首拱手。

洛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她的眼帘颤了颤,终是开口:“肆行,你可曾……爱过我?”

闻言,肆行的心狠狠一颤。

但他将头更低了一些,声音淡漠地回道:“不曾。”

一瞬,洛儿的心如坠冰窖,她攥紧匕首,闭上眼道:“我知道了,那便……就此别过吧。”

她不再停留,挥动缰绳驾着马车离开。

直到再也看不到马车的背影,宫女玉儿才从木屋中走出。

她走到肆行身边,开口说:“驸马这是何必,您大可跟着公主离开。”

肆行眸色如夜,隐在黑暗中瞧不清,他盯着洛儿离开的方向,勾起一抹苦涩的浅笑:“我不能跟她一起走,她是公主,敌军找不到她,定会寻到痕迹追上来。”

“我必须留在这里,帮她抵挡所有的危险。”肆行说完,从腰间拔出利剑。

“曾经,我便是用这把剑救了她,如今,就让我再保护她一次。”

玉儿看着那剑:“可是,公主并不会知道您为她所做的一切。”

“她不必知道,她是公主,我是侍卫,这本就是我该做的。”肆行抬起头,看向皇宫的方向。

他听到了,马蹄踩在地上的声音,也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息。

他对玉儿说:“你快走吧,不要丧命于此。”

这里,有他为她清除忧患就够了。

……

肆行不知道,洛儿驾着马车离开后,并没有跑远,而是停在了深林之中。

她的眼前不断浮现出肆行和玉儿相互依偎在一起的画面。

她掏出他给的那把匕首,缓缓地拔出刀鞘。

那句“不曾”,已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念想。

她举起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自己的腹部。

倒下的那一刻,她看见眼前一个金色的锦盒,上面写着:生辰快乐,洛儿轻启。

洛儿的眼泪一瞬落下,她认得那是肆行的字迹,但疼痛让她再没有一丝力气去知道锦盒里的东西是什么。

闭上双眼之前,洛儿想:若是有来世,她愿,他可以爱她一次。

——

“呼……”沈肆行从梦中醒来,额上已是一片冷汗。

他眉心紧皱,脑海中身穿古装的季谣自杀的画面始终缠绕不散,他的心脏传来剧烈的疼痛。

明明是梦,他却觉得那一切都真实不已,仿佛真的曾经发生过一样。

沈肆行忽然想起季谣曾说过的九世记忆。

难道……人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而方才那个梦,就是他们的第一世?

若都是真的,原来他在第一世就负了她。

沈肆行失魂落魄地走到季家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谁啊?”大门随着里面的声音应声而开。

季父的面孔在门后出现,看见他,季父有些怔愣:“肆行,你怎么来了?”

“爸,”沈肆行喊了声,眼神哀伤,“季谣她……去世了。”

“什么?!”季父一瞬皱紧眉头,满脸的不相信。

他想起那个来自医院的电话,后怕的汗从背后滑落:“季谣……季谣怎么会去世了?!”

“她是为了救幼儿园的小朋友,才会被海浪席卷,肺部积水而死。”沈肆行一字一句缓缓说完,心脏如同凌迟。

那个一只脚踩进黄土的老人沉默不语,怎么也没想到会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当晚,季父坐在沙发上,给季谣的母亲打去电话,眼泪一点点掉落。

虽然他重男轻女,但女儿毕竟还是亲生的,又怎么会一点都不爱呢?

沈肆行没有打扰夫妻俩失去女儿的痛苦。

入夜,他眼皮渐渐变重,又进入梦境。

这一次,他连着做了两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