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医生再也不见全文小说栗枝江知屿免费阅读

艾琴的葬礼只有寥寥几人,艾父艾母、江家父母、江知屿和栗枝。栗枝带了一束鲜艳的红玫瑰,放在了艾琴的墓前。

墓碑上,艾琴在照片上笑得恣意张扬。

江知屿有些意外,问:“为什么买玫瑰?”

栗枝将飘扬的发丝捋到耳后,声音也有些许的缥缈:“我想她会喜欢。”

艾父艾母在看见栗枝的时候,有片刻的怔愣,连他们都惊讶于两人的相似。本已经压抑了情绪的艾母再度红了眼。

栗枝走上前,将艾母轻轻地拥入怀中:“伯母,她没有离开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守护你们。”

一旁的艾父跟着鼻尖泛红。

葬礼结束后,江知屿对栗枝说:“我送你。”

说完,他不容拒绝地坐上驾驶位。

栗枝拒绝的话就堵在了嘴边。

半响,她抿抿唇,还是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密闭的车厢里弥漫着默契的沉默,谁都没有先打破这寂静,似是都想起了上一次的不欢而散。

不知过去多久,江知屿清冷的声音蓦地响起:“抱歉。”

栗枝怔了一瞬,淡淡开口:“抱歉什么?他咽了下喉咙:“上次的事,很抱歉。

栗枝却不说话了,她低垂着眼帘,双手的大拇指互相挠了挠。江知屿注意到她的动作,无声地呼出一口气。

从前也是这样,她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就会玩自己的手。

他换了个话题:“有件事想拜托你。栗枝手中动作一停:“什么事?”

“艾琴的妈妈,从知道艾琴的病之后就很伤心,甚至有点精神崩溃,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偶尔去看看她么?”江知屿微微沉了声。

栗枝蓦地就想起了自己的妈妈,那时候她躺在病床上,整个人都已经虚弱得不行,却还是在对自己表达了多年来的歉意。

不管是女儿离开妈妈,还是妈妈离开女儿,向来母女连心,没有谁是不痛苦的。“我会的。”栗枝咬了咬唇。

她失去了妈妈,艾母失去了女儿,这其实算是相互慰藉。

“谢谢。”江知屿诚恳地说。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缓解了。

栗枝稍稍偏过头,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了:“你脸上的.…她一早就注意到了他的眼角刚刚结痂的伤口,还有他的手也是。

江知屿看了她一眼,眼底情绪不明:“如果我说,是被沈偃清打的,你会信吗?栗枝一瞬皱起眉头:“你们?为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你说因为什么?”

显而易见,两个男人能为了什么打架呢,不过是心爱的女人罢了。

栗枝撇撇嘴:“那也一定是你先打他的,他那个人连一句重话都不会说。

“那你还真的看错了他,就是他先打的我,一拳打在我这里。”江知屿说着,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

“你活该。”栗枝偏过头看向车窗外,不冷不热地说。

他微微蹙眉:“你不心疼?

栗枝却是扬了扬眉:“心疼呀,偃清哥替我出气,我当然心疼他有没有被打疼了。”江知屿的太阳穴狠狠一跳,觉得脑袋里一阵刺痛。

好,真是好极了,她心疼沈偃清是吧?

今晚回去就让那家伙去大桥下面睡!

他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似是心中凝结了一团怨气。

栗枝没看到,但是她倏地轻声说:“你是医生,要小心自己的手,别再受伤了。”刹那间,江知屿的脸就像是变戏法一样,由阴转晴了。

连他的嘴角都不禁微微上扬:“嗯,我知道了。”

将栗枝送到唐鑫家的楼下,江知屿跟着走下车。

她转过头看他,眼里的不明意味很明显。

想说的话就在嘴边,但江知屿竟感觉到了紧张。

他挠了挠后脑勺,试探着问:“你能把我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