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太子妃总想跑完结版秦珍瑶顾霆顾曳小说阅读

一道银白色的劲箭冲上空中,狂风暴雪中转眼不见了踪迹。

秦珍瑶看到来者有七个人,其中有以前追她的那个瘸子,白面书生白起和黑面大汉罗强。其余四个,秦珍瑶不认识,但一看就是江湖人士,招招狠辣致命!

顾霆他们几个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田明放了狠劲,长剑如虹,分不清是雪花还是剑花。

而刺客却立即认出了安王,招招对准了顾霆。

“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刺杀本王?”顾霆沉声问。

顾凡趁机对着空中又放了一箭。一抹灰色的浓烟升入空中。

“他是瘸子张!”秦珍瑶指着那瘸子。

三名刺客围上了顾霆。

“江湖人士,敢刺杀本王!”

顾霆不动声色沉着应战,他伤不了他们,他们也伤不了他。

时间无限缓慢又无限极速,仿佛世界只有打斗声和风声,大雪飘洒在他们中间。

秦珍瑶看到顾霆用的是黑色软剑,她悄悄摘下腰中秋水剑。

她并不精通剑术,只是秋水剑在她手里像是长了眼睛。

顾霆一直护着秦珍瑶,被瘸子张的拐杖缠上了软剑,眼看黑面大汉的长剑刺了过来,他的苍龙剑也像是长了眼睛,专门奔着敌人的喉咙刺过去。

顾霆暗自惊奇,那白面书生已经被苍龙剑削中了臂膀!

秦珍瑶欣喜,此时,顾霆是和她心意相通的。因为苍龙剑和秋水剑只有心心相印时才能威力大增。

又有两名刺客围上来,顾霆前胸中了一剑。

“爷,快进城!”田明跳过来和顾霆背对背站着。

生死杀戮之间,赤红的鲜血并没有蒙蔽住他们的双眼,黑暗恶劣的环境,他们仍旧默契的并肩而战!

顾霆边打边退,刀气寒芒,气势凌厉!

田明等人截住刺客,顾霆带着秦珍瑶坐上马车,一路狂奔进了城。

秦珍瑶替顾霆包扎了伤口。

后面的刺客已经追了上来,秦珍瑶回身转动魅影,打了几枚银针。

刺客躲闪着,更加凌厉地冲上来。

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大年初一的大雪之夜,安王被刺客围攻在云城寂静地大街上。

那黑面刺客一脚踢在秦珍瑶身上,秦珍瑶踉踉跄跄扑到在地,那人顺势又踢了几脚,秦珍瑶眼看着顾霆已经被那瘸子踩在地上,黑面刺客也迅速走了过去。

秦珍瑶双手撑地爬起来,拔下头上银簪扑过去对着那瘸子的颈部大动脉狠狠扎下去,旋转,拉扯,鲜血顿时无声飞溅,秦珍瑶懂医,能够非常准确的找到人身上的穴位和各种器官。

瘸子张纵横江湖几十年,因为轻敌,就这样死在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女子手里。

顾霆一跃而起,奔着那黑面刺客过去,他已经浑身是血。

黑面刺客一个人不是顾霆的对手,他虚晃一招,准备逃走,顾霆追过去。

秦珍瑶拉着他,“别追了,这个时候不是我们应该先藏起来吗?”

“不行,他刚才打了你,必须死!”顾霆咬牙,迅速追过去,

“咔嚓”一声脆响突然响起,不知道是谁的兵器发出声响。

黑面刺客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顾霆上前狠命一剑,割下了他的头颅,又踢了他两脚。

他摇摇晃晃走回来,秦珍瑶扶住他

顾霆身上到处在流血,压在她身上的重量也越来越重。

秦珍瑶吓坏了。

她身上只带了一瓶护心丹,拿出来给顾霆塞在嘴里两颗丹药。

身后出传来脚步声,田明他们已经到了,还跟着几十个暗卫。

“雷泽呢?”顾霆问田明。

“给他发了信号,没来,我怀疑出事了。”

“安王还是先避一下比较好。”从房顶跳下一个人。

“师兄!”

“霍堂主!”顾霆点了点头。

“据我所知,宫中已被宁王控制。安王此时进宫或者回安王府都不安全。”霍惊云低声对顾霆道。

“如不嫌弃,先到紫衣阁休息一下。”

秦珍瑶看着顾霆:“到紫衣阁治一下伤吧。”顾霆点头,有暗卫过来扶了他。

霍惊云带着他们从后门进去,进了一间很隐秘的房间。

秦珍瑶给顾霆的伤口上了药。

“霍堂主还知道些什么?”顾霆低声问他。

“没有了。紫衣堂一名弟子的哥哥在宫里当差,捎信让我们今日不要出门,怕有动乱。我这几日让人守在城门,是想等瑶儿。等我的人告诉我你们回来了,我过来已经这样了。”

秦珍瑶看了霍惊云一眼,他知道的肯定不止这么多。

一会,田明进来,带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爷!方强来了。”田明道。

那人一头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说话!”顾霆声音冷厉起来。

“爷走后宁王让秦城捣毁了我们三个驻点的队伍,抓了人,在皇上面前说爷私建军队,藏有反意。部分被抓的战士严刑逼供之下已经招了,皇上大怒,只等爷回来审判定罪,雷泽也给抓走了。”

顾霆看着范星,范星已经被我带到了战场,后期的骁骑营驻地也没让他知道,怎么还会暴露?

“皇上的病怎么回事?”

“宁王和皇上参了王爷一本后,皇上大怒,后来就不知道了,宁王的人说皇上吐血晕倒,病重。大臣们已经三天没见到皇上了。”

“我母妃现在怎样?”

“林妃娘娘和皇上在一起,现在都见不着。”

顾霆微微皱眉,派了暗卫过去,却一直联系不上。

顾霆明白,他和宁王之间,已经到了你死我亡的时刻。

“王府现在什么情况?”顾霆眼底深不可测。

“王妃和慧夫人都还安全。只是王府周围一直有人监视。前几天还捉了一个探子。”

“田明,回王府,派人召集大家见面。”

秦珍瑶已经给受伤的人包扎完了。

“走吧,回王府!”顾霆回身握住秦珍瑶的手。

“爷,我和师兄告别一下。”秦珍瑶松开凌晨的手。

顾霆点头。

秦珍瑶凑到霍惊云身边低声说,“师兄,我回去了,有机会再来找你。”秦珍瑶赖唧唧地说。

“好。”霍惊云微笑地看着她。

“师兄,你明明知道很多事情,为什么不说?”秦珍瑶忍不住低声问。

“为了青衣堂的安全。他是王爷,甚至以后是……他会喜欢青衣堂知道太多吗?”

“也是啊。”秦珍瑶伸伸舌头。

“那我们回去不会有危险吧?”

“目前没有,安王,我没猜错的话,也下了不少功夫。刚才那个叫方强的话,半真半假。你要保护好你自己。爱人之心固然可贵,但更应该爱己!”霍惊云淡淡地对秦珍瑶说。

安全回到了王府,顾霆并没有惊动别人。

秦珍瑶知道大家避讳她,主动要求回沉香苑休息。

看到秦珍瑶走了,方强才上前跪下对顾霆道:“爷,前几日,我们在王府附近捉了一个探子,是秦景天的府兵头领。”

“元帅府的?”

“是!拷问他,只说来找瑶夫人,其他无论怎样拷问,都不吐口。”

“人在哪?”

“水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