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沈先生免费小说_季谣沈肆行全文阅读

新入宫的女子是左相之女棠儿,旁的女子都是从答应开始做起,偏这位棠儿一入宫便被封为淑嫔。

季谣向沈肆行问起此事,他说:“毕竟是左相之女,不能苛待。”

话是这样说,她却明显感觉到他对淑嫔的不同。

沈肆行开始对淑嫔的专宠,与她一同用膳、看戏、甚至因为淑嫔的一句话便从民间找了戏班子进宫,只为哄得淑嫔一笑。

各宫嫔妃心中有不满,纷纷向季谣规劝,希望她能劝的皇上不要为美人迷惑了心。

沈肆行到椒房宫用晚膳时,季谣缓缓开口:“皇上,您最近有些太过于娇宠淑嫔了。后宫嫔妃这么多,您应该雨露均沾。”

她身为皇后,劝解皇上不要独宠是理所应当,更何况她是好心劝导。

哪知,沈肆行闻言当下就拍案而起,眉眼间尽是怒气:“朕不过是遇到了喜爱的女子,你也要阻拦吗!你是皇后,应该贤良淑德!”

相识数十年,他从未这样厉言厉色地跟她说话。

季谣有些被吓到,却面上仍不露惧色:“曾有烽火戏诸侯,只为搏美人一笑,如今皇上也要做一个昏君吗?”

话音刚落,沈肆行手臂抬起,就给了她清脆的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

季谣捂着火辣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中泪光闪闪。

但还没有完。

只听她面前冷酷无情的君王冷冷开口:“你可知你在说什么?!我瞧着皇后是有些疯魔了,不如就在你这椒房宫好好反省你身为皇后该做什么!”

“没有我的命令,你一步也不许踏出这椒房宫!”

说完,沈肆行绝情离去。

身后,季谣的眼泪应声而落。

什么时候,他在她面前也开始称“朕”。

而又是什么时候,他们之前变得这样疏离?

皇后被囚禁于椒房宫不得出,这在后宫嫔妃眼中跟打入冷宫没什么两样。

终于有机会将季谣拉下后位,不安分的人便跑去巴结淑嫔。

而季谣呆在宫中,却是心死如灰。

沈肆行不爱她,她已然无所谓,却不想竟连再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心病缠绕,很快季谣便一病不起,这件事本该禀报沈肆行的,但是季谣已然失望,不肯让下人去禀报。

后来,她的父亲大理寺卿被打入天牢,而后,后宫流言四起,说着皇上即将废后,立淑嫔为新后。

这些消息传到季谣的耳中,竟让她生生吐出一口鲜血,之后她的身子更加虚弱。

二十八岁生辰那一天,季谣坐在院中,看着一只喜鹊停落枝头,就这样闭上眼,再也没有醒过来。

……

半月后,左相因通敌叛国被判死刑,他的女儿淑嫔紧跟着入狱。

大理寺卿完好无损地从天牢中走出,赫然是没有受过牢狱之苦的模样。

这一切,不过都是沈肆行和大理寺卿布下的陷阱,只为将左相和身后势力一网打尽。

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季谣会因心魔缠绕而撒手西去。

国丧之上,他看着那座棺材,心中懊悔不已。

他站在棺前,低声呢喃:“此生,到底是我欠你一句话……”

若有来世,我愿再不做皇帝,只给你一人一生一世的爱。

——

将军和乞丐,皇帝与皇后,这便是沈肆行和季谣的第二世和第三世吗?

沈肆行从床上坐起,看着窗外天光微亮,疲累地擦去额上的汗珠。

从前,季谣只告诉他,她梦中的九世,她很爱他,他们成为了夫妻,却不曾告诉他,她每次都会在二十八岁生日那天死去。

为什么她每次都死在二十八岁的那一天,就连此生此世,她因为救起小朋友而溺水死亡,也是在二十八岁……

他想不通,烦乱地揉了揉后脑。

季母一大早便赶到了季家,在看见女儿的死亡确认书和骨灰盒之后,这个母亲的世界一瞬间崩塌,崩溃大哭。

她的哭声撕心裂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是任何人都不能用只言片语安慰的。

季母责怪季父,却也明白已是无济于事。

逝者已逝,生者依旧要继续生活。

沈肆行离开季家,回到了自己家。

这一夜,他梦见了三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