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没有人像你迟意江随章节免费阅读

迟意掐着时间赶回了电视台。笑笑在电梯口迎她,简单说了刚刚会议各方的陈词和态度。迟意听着,心里大概有了数,让笑笑去楼下买一些咖啡和甜品送过来,才整了整被风吹乱的头发和衣领,进了会议室。

会议开完已经是四个小时后,早过了晚饭时间。合作方陆续离开,只剩下温黛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

迟意用文件拍拍她的后背:“走啦,吃个饭回来继续加班。”

温黛挣扎着起来,跟上。

在迟意心血来潮的提议下,两人驱车回了敏南大学附近的麻辣烫店。

“已经好多年没回来了。”温黛站在店前,仰头盯着熟悉的招牌。

迟意跟着回忆:“我第一次吃这家的麻辣烫是七年前。”

温黛挑眉:“时间真快啊。”

大学城的夜市街这个时间正热闹,四周来往的大都是清闲度日的学生。三两成群,说着新兴的时尚单品,说着高热度的明星话题。

迟意和温黛混在其中,顿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但两人都是闲不下来的性格,即便是这样喧闹随意的环境下,等餐时也不耽误回工作消息。

迟意最近遇到个难题,接连问了几个人,最终将手机递到温黛面前问:“你见过这个专辑吗?”

温黛用手指划着手机屏幕放大些,仔细看清上面的字,诧异了声:“这得九几年的东西了吧。”她哼了几句这张专辑里脍炙人口的主打歌,问道,“你那档乐队综艺要用?不能弄个仿品,有个拍摄效果就行。”

迟意瘪嘴:“是我私用。综艺嘉宾那边出了点问题,这个专辑算是一个敲门砖。”

温黛又看了眼她的图片,示意:“你发给我,我找玩音乐的朋友问一下。”

“价格让对方开,但也别太高。”迟意把照片发过去,没故意隐瞒,说了自己想邀请一个乐队,对方一直没松口。前几天瞧见他们队长要收这个专辑,想着自己如果能帮上忙,可能会有点加成。

温黛好奇:“这难缠的乐队主唱不会是林向荣吧。”

迟意叹气:“不是。林向荣比他难缠多了。等我先把这个专辑搞定,再去想怎么劝林向荣答应录综艺吧。一件一件来。”

温黛帮她问了几个朋友,在等回复。迟意也没松懈,继续托朋友去问。

一直到喊了她们的号,两碗热腾腾的麻辣烫端来,两人才终于搁下手机,安心吃饭。

温黛吃了几口,便很克制地搁下筷子:“我觉得,我怀念的不是这碗麻辣烫的味道,而是大学时吃麻辣烫时无忧无虑的心境。”

她感慨着,往嘴里喷了几下口气清新剂,等迟意吃完。

“对了,一直没问你,那天李嵩去突击队没捅什么篓子吧。”

“你是指哪方面的?”

温黛也没和她卖关子:“我听李嵩说,他在门口见着你高中同学了。你不知道他把你高中同学夸了一通,还说一看就知道是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怎么?你老同学做了什么让李嵩感觉到了危机感。”

迟意:“李嵩眼光向来不准,所以他的话不太信。”

温黛致力于给迟意做媒,从前是撮合她和林向荣,现在理想目标换成了江遂:“我可听他战友说,江队长一直单身,除了那个梁嘉懿,很少见和女性来往。你如果有想法,就抓紧啊。”

迟意嘟囔:“他都单身这么多年,说明是不想谈。也不是我一出现,就改变了这个想法。我看还是等等吧。”

“等等黄花菜都凉了。意,你自信点。以你现在的条件,男人不喜欢你那是因为自卑。”温黛如是说完,被迟意无声地瞥了眼,自个先笑了,“是夸张了点。不过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她顿了下,继续说,“我觉得你和你那个高中同学很有戏。你和我说句实话,什么想法啊。”

她啊,二零二一年了,还在吃六年前常吃的食物,听听了十几年还不腻的歌,自然也可以再爱上十六七岁爱过的少年。

只不过……

“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吧。”迟意说。

等她做好万全的准备,重新介入他的世界。这一次,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

江遂和衣躺在宿舍床上,胳膊垫在脑后,另只手拿着拼好的钥匙扣悬在眼前。

在博物馆外面被问起这钥匙扣有什么意义时,江遂想了半天,连编都编不出理由来。他甚至忘记那个钥匙扣是自己什么时候买的,还是在谁那看见觉得好看便要了来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因为以后它有了意义。

走廊里有人经过,小战士冲人喊了声“卫队”。卫峥应了声,哼着歌推开宿舍门,见到江遂比他早回来,还愣了下:“约会这么早结束了?”

江遂含糊地应了声,声音带着倦意发沉。

这次任务紧急却算不上多危险,只是没怎么睡足,回南境的路上眯了会,提着精神逛了博物馆,这会还是困。

“喂,说说。”卫峥踢两下他搭在床沿的腿,八卦,“你任务一结束,家也不回,先去看她,什么情况?”

“顺路去拿钥匙。”江遂把钥匙扣和钥匙别在一起,收好。

卫峥啧啧两声,故意问:“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故意把你车钥匙给装走了。”

“……”江遂有种被人看穿了的尴尬。

卫峥要写报告,甩了半天自己的笔不下水,不客气地去翻江遂的抽屉找笔用。他找到能写字的钢笔,要关抽屉时,看到里面有本花花绿绿不像是什么军事书籍的书,随手拿起来。

同时给江遂瞎出主意:“喜欢就去追。”

江遂瞥见他拿起的东西,神情静了一瞬,回答方才的问题:“她有喜欢的人。”

卫峥看了几眼图书背面的文案,把书重新丢回了抽屉里,茫然地啊了声:“我看你们掰手腕那阵势,还以为情投意合,早暗度陈仓了。”

江遂淡声:“那男生是她高中同学,她喜欢了好多年。”

卫峥拉开凳子坐下,对着空白的信纸,开始酝酿开头的内容,随口说:“你不也是他高中同学吗?”

“她和我不熟。”江遂胳膊压在眼睛上。

“怎么你要追人,还得有个十几年的朋友基础?”卫峥话糙理不糙,“之前没感情,就从头开始培养着呗。”

是啊,从头培养。

宿舍里只落了钢笔在纸上摩擦出的沙沙声,江遂没有回答,在这静悄悄的气氛中,渐渐睡着了。

江遂半睡半醒间,梦见了那个寒假。

除了去博物馆劝她参加模联活动,江遂还见过她。是在陈予光奶奶的院子里吗?她戴着呆萌的虎头帽,笨拙而卖力地挥着扫帚,笑容干净而纯粹。

好像有什么更重要的,被他遗忘掉了。

那个寒假他答应了要陪隋荷,所以推掉了很多原定的事情,比如去博物馆当志愿者,再比如和朋友约定的聚会。

事情很多很碎,所以他印象不太深刻。

梦里画面切换得总是没有逻辑。他听到隋荷在生日会上跟江润如吐槽的话遥遥地传过来:“我是不指望我这儿子了。真是越长大越指使不动,小时候还陪我看个画展,现在一听这就跑。”

…………

啊对,就是画展。

大过年的从长白山回来的航班晚点,隋荷险些误了画展的时间。赶过去时,已经不早了,隋荷因为要见老友,先去卫生间整理了一下衣服,让江遂自己先进去。

熙攘的人群间,他见到了她的身影。

那是和往常有些不一样的迟意,笑容明艳,更自信,比在学校里更吸引人注意。

只是还没等江遂再看清些,突然响起的电话铃把他从睡梦中骤然拽出。

江遂睁眼,看到是隋荷的号码,松了口气,手臂压在眼上挡着光,接通了电话。

“你下周有时间吗?”

江遂以为她像往常一样,是给自己安排相亲,直截了当地回答:“挺忙的。”

“行。”隋荷很生气,“你亲妈下周要到南境,让你开车接送一下,都指使不动了是吗?”

“你怎么突然要来南境?”江遂问完,想起她之前说过要来看画展。

“你檀叔叔的画展,我去捧个场。”

画展。

檀青的画展。

江遂坐起来,同时拿起桌子上摆着的台历,翻了翻:“画展是几号?”

“5号开展,一共展览一周吧。”

江遂确定自己有假,问:“妈,你那还有多余的门票吗?”

“臭小子。算你有点良心。”

“我帮朋友要的,要两张。”

隋荷听此,立马撂了电话。

江遂:“……”

江遂正托朋友买两张门票,看到江润如发来的消息:“阿遂,我记得你有这张专辑。”

江遂点开图片看。

“怎么了?”

“我一朋友想买,你有意转手吗?她要得挺急的。”

江遂刚在对话框里敲下“没有”两个字,便看到江润如新发来的消息:“就是迟意。你最近和她见过的。她前几天还去你们队里录节目了。”

江遂点发送的手指悬在空中。

两秒后,他按住了删除键,随后重新编辑了内容:“嗯。”

江润如没懂:“‘嗯’的意思是?有意转手吗?”

江遂回复:“我直接和她联系。”

“行嘞。”江润如懂他的意思,爽快地应下。

-

迟意收到江遂的消息是在七一这天。

那天是个工作日,天气并不好,受台风影响,全国多地迎来暴雨。

迟意为了两档档期撞到一起的项目,忙得昼夜不分,在凌晨雷声中睡去,又被下午雷声惊醒。她捧着热咖啡站在高楼落地窗前,看着雨幕模糊整座城市。

温黛电话里吐槽李嵩失联连微博也不发,迟意才想起今天的日期。

听她这么一说,迟意久违地登录微博。她懒得经营微博账号,纵使活跃在互联网上的身份众多,如林向荣的御用词作则安,如《我炙热少年》作者有厌,再如南境电视台金牌制作人、文案女王迟意,也只有一个微博账号。

关注列表更是混杂各个领域。

迟意看着首页统一的内容,逐个点赞。

同时她也转发建党百年的祝福博,附言:“愿祖国繁荣昌盛,世界和平。”

敲下这句话的时候,迟意承认自己又想了江遂一次。

切出微博,她继续回复微信上的工作消息,只是不经意又难得地点进了朋友圈。

工作后,微信上的好友数量越来越多,以前是不爱社交不愿意发动态,现在是列表好友太杂分组可见的效果约等于零。

她没有如愿看到江遂的动态,倒是看到了一条与他有关的。

在一众祝福祖国的动态中,孔明月特立独行发了一张江遂穿军装的照片:“我表哥,单身25年,欲婚从速。”

迟意仔细看了一遍照片,顺手点个赞。

孔明月回复得也快:@迟意[坏笑]点赞即报名哦。

迟意回复孔明月:我是几号。

迟意望着窗外不到五点便黑透的天幕,百无聊赖地等了会。

孔明月删掉动态,新发了一条:“老哥夺命电话来了,不敢闹,溜了……”

迟意脑补下她怂包的委屈样,笑笑,刚准备放下手机,江遂的消息弹出来:“我在老房子里找到了你要的那张专辑,雨停了见面给你。”

迟意端着咖啡,单手回复:“好。”

这是两人重逢的第1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