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深宋晚晴爱你是我罪有应得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别睡,宋晚晴,睁开眼睛!”

---------------------

“她的眼睛本来有希望复明,但这次受伤,以后都无法恢复了……”

我睁开眼睛,面对熟悉的天花板苦笑一声,是不是真瞎,又有什么关系呢。

顾深送走医生,关上门,朝我走了过来,

“你走路不便,是因为腰上的刀口?怎么弄的?”

一定是头晕的关系,不然怎么在他眼里看见了疑惑和茫然。

“你哑巴了吗?”他掐住我的下巴,强行抬起我的脸。

我看着他,心底一片荒芜。

多可笑啊,明明是他授意,让监狱里的犯人“好好关照”我,现在却来问我怎么弄的。

我缩回下巴,植入心底的恐惧让我尽量离他远一点,轻声道:“这都是我自找的。”

“是我罪有应得,不怨任何人。”

他突然笑了,大概是满意这个答案吧。

左眼的伤口上缝了针,麻药渐渐苏醒,一阵一阵的刺痛传来,我闭上眼,屈膝抱住自己。

我习惯这个姿势,它可以让我在监狱里挨打时,少吃点苦头。

顾深在床边来回踱步,语气有些暴躁,“你瞎了眼,不追责,腿瘸了,也不调查?”

把我变成这样的人,不就是你吗?

我盯着雪白的医院床单发呆,心里口里一片苦涩。

他似乎厌极了我这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声音瞬间拔高,

“装什么呢?你以为我会同情你吗?”

“看你这样,我别提多痛快了,宋晚晴,你说的没错,你就是罪有应得!”

绝望再度漫上心头,我在无尽的黑暗中走了三年,早已经是个活死人了,痛成了习惯。

闭上眼,熟悉鲜活的小脸又朝我绽放笑容,甜腻腻地喊:“妈妈,别怕,有梦儿陪着你!”

我瞎掉左眼也没有关系,因为她的眼睛像我,她的小嘴像……

我看了眼顾深,颜色浅淡的薄唇,形状和脑海中的梦儿一样。

都说薄唇的人凉薄,可我不信,顾深只是不爱我。

他对陈沫,从来都是万般呵护,从不离弃。

心里一阵抽痛,连同伤口一起,仿佛从里到外被车裂凌迟。

我不能垮掉,无论多痛,我都要活着,梦儿还在等我……

颤抖地摸了摸左眼,涩声低喃:“幸好,幸好又是这只眼睛。”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眉头愈发拧紧了。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如果换成右眼,我就再也见不到梦儿了。

我颤颤巍巍地起身,脚下一个趔趄,眼看就要跌坐在地,顾深忽然伸出手,一把将我揽住。

惯性让我撞进他的胸膛,熟悉的气息紧紧包裹着我。

那一瞬间,我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怀揣着莫大的恐惧,贪婪地吸进他的味道。

只一息,我便恢复了清醒,主动退出那个温热的怀抱,一把扯掉了手上的针管。

顾深一愣,随即扣住我的手臂,大声吼道:“你发什么疯,找死吗?”

“我要去工作……”我稳住身形,拿起床边的费用清单,递给他,

“医药费我先欠着,拿到薪水立刻还你。”

抓在手臂的五指一点点收紧,他眯起眼睛,声音微凉,

“你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工作意愿,不仅仅是因为缺钱吧,你要钱干什么?”

我心里一惊,面上却努力维持平静。

“顾总,我只想安安静静混口饭吃,活着就能给陈沫赎罪,不是吗?”

不能让顾深知道我们有个孩子,他这么恨我,万一将怒气发泄在梦儿身上……

光是这样一想,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