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高冷警官的可爱小甜甜江寒顾宁章节免费阅读

这一年七月,顾宁订婚,真真正正变成江寒的小未婚妻。

顾桢举办婚礼,在他二十七岁这年,娶到他十七岁时喜欢的女孩儿。

自家小帅猪不光会拱白菜,还拱了那么温柔可人的小白菜,可把顾宁开心坏了。

亲哥结婚那天,她起了个大早,忙里忙外,一刻不停。

顾桢的伴郎团异常拉风,一队越野车,有市局刑侦支队大半支队伍。

刑警们换下警服换上正装,个高腿长颜值绝佳,不知道的围观群众还以为是哪个刚出道不久的男团。

顾宁把西装外套递给顾桢,看着亲哥打领带整理袖口,真心实意竖了个大拇指:“我哥好帅!”顾警官平日里不修边幅,常年一身黑色运动服,少年气极重。

今天破天荒白衬衫黑西装,刑警生涯使得肩背挺直肌肉恰到好处,而那一八五往上的身高穿什么都像衣架。

肩膀平直、腰窄瘦、腿长逆天,跟杂志上冷漠倨傲的平面男模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顾宁嘴角微微弯,仰着小脸看他,“哥,新婚快乐!”顾桢挑眉,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压低视线和她平视:“订婚快乐。”

顾宁嘿嘿一乐,露出和他同款的小虎牙。

“我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顾桢摸摸她头,“去吧。”

顾宁转身往外走,眼眶毫无预兆隐隐发热。

以前只知道别人家里嫁女儿,当父母的会非常伤感。

却不想自己亲哥结婚,她也会莫名想哭。

会忍不住想要时间倒流,退回到他们都没有长大的时间。

原来,即使是最亲近的家人,也有各自成家离开彼此的时刻。

她想起她小时候,搬着小凳子坐在门口,等他放学。

想起他送她上小学,因为不放心,就在幼儿园教室外守了一整天,在她被欺负的下一秒就出现。

想起他同学开玩笑要当他妹夫,被他揍哭,又被外婆拿着扫帚追出二里地让他去道歉,她在一边没心没肺攥着小拳头喊加油。

想起父母离婚、他离开前,他带她去打篮球,十几岁的少年,告诉她不要哭,哥哥会来接你。

想起他去禁毒之前,带她玩遍游乐场所有项目,买了很多漂亮衣服,恨不能从十几岁的买到二十岁,大概,是怕自己回不来。

时间无限倒退,退回到高一那年夏天。

她刚被舅妈找茬骂了一顿,死死抿着嘴唇不哭。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妇人冷着脸把手机扔给她:“你哥找你。”

听筒放在耳边,眼泪止不住,她不敢出声。

听见顾桢声音里有笑,和如释重负的轻松。

他问她:“要不要来荆市找你亲哥。”

顾宁带上门,门上有她贴上去的“囍”字。

从今天起,顾桢再也不用为谁而活。

他有崭新的人生角色,他只需要做他自己。

做沈医生的丈夫,做她未来小侄女或者小侄子的爸爸。

这每一个角色,都会比“顾宁哥哥”这个身份,幸福很多很多。

婚礼邀请的人不多,布置雅致的草坪婚礼,没有煽情的司仪,没有冗余的环节,到场的都是至亲好友,氛围温馨而放松。

仪式开始,小花童走在最前。

沈医生身披白纱抱着捧花,在所有人祝福中,走向她的新郎。

真好啊,终于在一起啦。

顾宁站在人群外围,伸手揉揉眼睛,指尖湿润。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突然很想江寒。

想被他抱进怀里哄哄揉揉脑袋,告诉她,她还有他。

可是江寒出任务去了,涉密、什么都不能说。

除了出发那天跟她打了个报告,一个月来杳无音讯。

今天早上她才听楚航说,是顾桢请婚假那天发生的案子。

那天江寒出差刚回来,而顾桢请假条扔到一边、换了装备刚要出发。

江寒不知道多少个日夜没有好好合眼,就又别上枪。

他说他去,因为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和他经手的某件案子很像,他比顾桢有经验。

台上新娘新郎拥抱,香槟气球,音乐舒缓。

盛夏阳光也变温柔,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美好。

顾宁看着顾桢背影,眼前一点一点变得模糊。

而就在这时,手机响起,她按下接听键。

他干净好听的嗓音隔着听筒传过来,总是带着淡淡宠溺,却看不到也抱不到。

“婚礼上玩得开心吗。”

顾宁吸吸鼻子,语速很慢、不至于让江寒听出异常,“开心呀,吃了很好吃的小蛋糕,还拍了好多好多照片,等会儿我发给你看看……”她一手紧紧攥着电话,一手悄悄抹眼泪。

很想很想告诉江寒,她很想他,想他抱抱她。

可又怕他出任务分心,又或者像以前,动不动就连夜开车往回赶,她宁可晚一点见到他,也不想他疲劳驾驶。

电话那边,他叹气,语气很无奈,“可我怎么看到有个小朋友,在偷偷哭鼻子。”

顾宁一怔,而后听到江寒温柔喊她,“顾宁,回头。”

她心跳莫名加速,站起身往远处看过去。

隔着宾客和气球蛋糕,江寒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站在阳光下。

像长途跋涉远道而来的王子,周围是香槟色玫瑰花,背景是湛湛青空。

他隔着人群,定定看着她。

薄唇轻启,笑着用嘴型说:“公主殿下,我来接你回家。”

-九月,学霸顾宁成功得到保研名额。

在此之前,她没有过一刻懈怠。

即使兼职不断,专业课成绩也从没有下过第一。

大四几乎没有什么课,顾宁索性去漫画公司入职,省得荒废时间。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要给自己攒一点嫁妆。

只不过,公司距离学校有些远,坐地铁都要一个小时。

顾宁本来就喜欢睡觉,这下每天赶地铁,更加睡不醒。

某天和江寒打电话的时候,她不小心打了个呵欠,隔天周六江寒调休接她下班,就递给她一把房子钥匙——距离公司只有五分钟路程,并且这五分钟走的还是城市主要街道,夜晚灯光璀璨,遍地是人。

江家少爷还是江家少爷,买房子比买打折青菜还顺手。

市中心寸土寸金,顾宁直皱眉,“你哪来这么多钱呀?用不用我和你一起还房贷?你不要不好意思,这没什么的!”她穿米色及膝连衣裙,绑着丸子头,小娃娃脸没有任何遮挡,每个细微表情都过分可爱。

“房贷倒是不用,”江寒忍不住笑,低头亲亲她软软白白的小脸,“只不过现在身无分文,以后可能得未婚妻养。”

“没问题!”顾宁攥拳,嘴角弯弯翘起。

江寒打开灯,牵着她手往里走。

房子已经全部装修好,并且完全按照她喜好。

有朝南的阳台,栽满花草,绿植向阳生长,旁边有木质室内秋千,坐在那看书一定很舒服。

客厅有很软的懒人沙发,还有投影仪,下雨天可以拉上窗帘和他一起看电影。

餐桌摆着她喜欢的向日葵,厨房她需要的烘焙工具一应俱全,就连做章鱼小丸子的机器,江寒都给她买了一个……当真是……在当小朋友宠。

“喜欢?”他站在她身后,俯身问她。

顾宁点头如小鸡啄米,可可爱爱,“喜欢得不得了!”江寒就着弯腰的姿势,手臂环过她的腰,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漂亮。

他下巴抵在她肩上,脸贴在她颈窝的皮肤,有些痒有些凉,甚至能分辨他下巴新冒出的胡茬,刺刺的。

顾宁偏过头看他,“什么时候买的呀?”落在耳边的声音很软,“去年你生日,跟你表白的时候。”

这就是他了。

会默默做很多事情,比任何人想得都长远。

你发现便发现,你不发现他也不会告诉你。

替顾桢出的三次任务是这样。

去西南之前,去取回明信片也是这样。

“公主殿下,”江寒开口,“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家。”

我们家。

简简单单却又满是分量的三个字。

在蜜糖里浸过一样,落在心尖甜甜化开。

“你的左手边是主卧。”

他从背后抱着她,说话时呼吸扫过耳廓,鼻音过分磁性,顾宁白皙耳尖悄无声息红透。

江寒垂眸,嘴角带了笑,清越嗓音故意压低,云淡风轻补充道:“右手边是客卧。”

“还有客卧呀?”顾宁懵懵懂懂,脱口而出,说完才反应过来。

脸颊热度瞬间飙升,紧紧抿着嘴懊恼得不行,在心里小声祈祷:江寒没听到,江寒什么都没有听到……江寒直起身,把人转过来朝向自己。

他压低上身,视线迎上她的,“现在就想和哥哥睡一间?”顾宁白皙的小脸红了个彻底,热意从脸颊蔓延至脖颈,耳朵烫得她忍不住想要伸手摸。

她刚才确实是这样误会了……暑假那会两人订婚,顾桢都和江寒爷爷奶奶一起吃过饭,亲家见面相谈甚欢,如果不是她还在上学,说不定婚都能结。

所以刚才,她自然而然就想歪了……江寒俯身靠近,顾宁脸红心跳着把小脑袋往后缩,盘算着怎么从他眼皮底下跑掉,却被他牢牢圈在怀里,动弹不得。

“说吧,是不是想和哥哥睡一间。”

那张俊脸毫无瑕疵,眉眼冷淡而干净,只是很矛盾的,嘴角小梨涡漂亮得灼眼,现在,他清冽呼吸落在她脸颊,带着不可忽视的热度。

顾宁恨不能打地洞,梗着脖子狡辩:“才没有……”江寒又靠近了些,睫毛半垂长而浓密,这下呼吸都缠绕在一起,他却漫不经心无辜问道:“那你脸红什么。”

他高挺鼻梁和薄唇近在咫尺,顾宁大脑宕机羞得想哭,吞了口口水:“热,是因为热……”“起码等领证之后,不要乱想。”

他环着她的手臂收紧,带着她完全靠近他怀里。

江寒俯身,抵着她鼻尖蹭了下,压低的声线温柔蛊惑。

“所以现在,给哥哥亲一会儿好不好。”

……晚上,顾宁躺在新家小床,怎么也睡不着。

她认床,乍一换地方失眠,而且一想到“我们家”这三个字,大脑就特别亢奋。

更主要的是两人聚少离多,有时候能一个星期见一次,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又或者是刚见到他人,江寒就被一个电话叫回市局。

她一想到现在江寒就在她隔壁房间,她竟然在这看着天花板发呆,就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顾宁狠了狠心,直接抱起自己的小枕头和小毯子,趿拉着小绵羊拖鞋走到江寒房间门口。

房间灯光从门缝泄出一点点,那肯定是还没睡。

顾宁手握上门把手微微施力,门打开瞬间,她眼睛瞬间睁大。

江寒刚洗完澡,正背对着她擦头发,身上只有一条松垮的灰色运动裤。

冷白皮肤在灯下白得晃眼,背部和手臂肌肉削薄一层,并没有过分偾张,甚至非常冷淡禁欲。

而那道凹陷的脊柱线,很男人很漂亮……那腰线那肩背冲击力实在是大,顾宁一时之间彻底傻掉。

察觉房间门被打开,江寒随手捞了件白色短袖干净利落穿上,这才转身。

湿气氤氲,眉眼愈发深邃,直白看她。

顾宁忍着砰砰砰的心跳,干巴巴笑笑,“哎呀!走错房间了!”小未婚妻又开始自欺欺人。

演技拙劣,但是胜在人可爱。

江寒脖颈搭着毛巾,懒散问道:“走错房间,需要抱着枕头和毯子吗。”

被不留情面的戳穿心思的顾宁,索性破罐子破摔:“这位警官,我都好久都没见你了。”

江寒一张俊脸不带情绪:“所以?”“所以能不能在你这儿……”顾宁小心翼翼,跟他商量,“打个地铺?”江寒没说话。

顾宁平直的嘴角下撇。

看吧,男人就是比较冷漠无情。

她都那么想他,他好像一点都不想她!顾宁小脸又红心里又酸,“不行就酸……”江寒把自己的枕头往旁边放,无奈道:“睡床上。”

顾宁龇着小虎牙,哒哒哒跑过去,像只掉到狼窝而不自知的小绵羊,天真到让人完全不忍心。

她把自己浅粉色的小枕头和江寒深灰色的并排摆在一起,躺下之后抖开自己的小毯子,盖过上扬的嘴角、拉到鼻尖,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

“好了,这位警官,可以关灯了。”

江寒眉眼低垂,弧度无奈。

室内光下暗下去,只剩一盏昏黄夜灯。

身旁的位置陷下去,江寒身上清冽的薄荷味道萦绕鼻尖,很好闻,很让人安心。

很……想要抱一抱。

只不过男朋友并没有抱抱她的意思,他躺下之后,和她中间隔着一条无形三八线。

顾宁睡不着,所以有的是耐心。

察觉他呼吸慢慢平稳,她开始慢吞吞,一点一点越过界线。

睡了吧?应该是睡了……心跳很快,心里又很甜。

她悄悄钻到他怀里,脸埋在他胸口位置,手抱住他劲瘦的窄腰。

但是这样……会不会太主动了呀?顾宁略一思考,又悄悄去握住他手腕,把他手臂搭在自己身上。

好啦!这样就很像是,江寒睡着了无意识把她抱进怀里的!做完这一切,顾宁小同学深藏功与名。

她伸手捂着小脸,躲在江寒怀里嘴角翘得老高。

刑侦支队江寒如果如此迟钝,八年警察就白当了。

早在顾宁偷偷往他怀里钻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清醒。

一开始他以为顾宁睡得迷迷糊糊,伸手找他抱,没想到,小朋友还有下一步行动,钻进他怀里还不算完,还要伪造现场。

而现在,软软糯糯一小团,窝在自己怀里偷偷笑,肩膀还有些抖。

“睡不着吗。”

顾宁抬头,对上江寒黑沉又冷淡的眼。

灯光昏黄柔和,空气静谧甜美,男朋友近在咫尺,秀色可餐。

她老实巴交点头,“不想睡觉。”

“是吗。”

江寒原本搭在她腰上的手,上移到她睡衣领口。

他修长漂亮的手指很凉,刮过她锁骨,带起一阵战栗。

那双漂亮眼睛在睫毛掩映下更显深邃,清冷眉眼已然泛起薄红。

目光又冷又欲、带了钩子一般,肆无忌惮看着她。

“那哥哥带你做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