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少独宠:撒娇影后太撩人若菲菲在线阅读-纪少独宠:撒娇影后太撩人全文免费阅读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很快便回到御城别苑。

慕若绯跳下车,忽然问:“云深,你吃过饭了没有?”

不等纪云深回答,慕若绯便自顾自的笑着开了口:“肯定没有,我给你做夜宵吧,你想吃什么?”

纪云深目光清冷的落在她身上,淡声问她:“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是想讨好我来离婚的话,那就不用再做无用功了。”

是她以前造的孽太多,纪云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全相信她的,不过慕若绯不怕等。

她和纪云深以后有一辈子的路要走,不急于这几天。

“我都说过了,你睡了我的人,就要对我负责!”慕若绯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笑得狡黠,像一只眼睛亮晶晶的狐狸,“就算是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

纪云深盯着面前的女人,情绪被掩埋在深邃的眼底,而慕若绯直视着他,没有半点躲避。

终于,纪云深收回目光,没有再多说什么,大步走进了客厅。

慕若绯松了口气,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纪云深对她放下戒心,相信她不再是以前那个只嚷着要离婚的慕若绯。

不过现在看来,收效好像还……不错?

慕若绯跑到厨房,不出片刻便鼓捣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元宵,而后捧到了纪云深的房间。

纪云深刚刚洗完澡,只披了一件浴袍,墨一般的黑发还在往下滴着水,顺着比例完美的身体滑落下去,看得慕若绯一时间竟有移不开目光。

美色这种东西,原来不是只有女人有,男人诱人起来,也一样要命……

纪云深的目光淡淡的投过来,慕若绯赶紧轻咳一声,别开视线,掩饰自己不自觉红起来的脸色。

“云深,我看厨房还有点元宵,就给你煮了煮,”慕若绯将元宵放到桌子上托着下巴坐在一边,“快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纪云深垂眸望着那碗热气蒸腾的元宵,过了片刻,才拿起勺子,尝了一个,而后冷淡的评价:“一般。”

慕若绯气结,鼓起腮帮子的样子像一只仓鼠,和纪家的厨师相比,确实一般,但就不能看在她这是第一次主动下厨,给她的面子,说上两句好话吗?!

男人吃东西的样子一样优雅到了赏心悦目的地步,慕若绯看着看着,原本的气就消得差不多了。

她老公可真好看啊……

一直到纪云深吃完了一碗元宵,慕若绯还在盯着纪云深看,纪云深的动作顿了顿,将碗推过去:“好了,回你房间。”

回自己的房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慕若绯已经打定主意要赖在纪云深身边,干脆就当没听到纪云深的话,反正腿在她身上,纪云深还能直接将她扔出去不成?

“回去。”

纪云深眸色深暗,又说了一遍,慕若绯用力摇头:“不要!我就要和你睡一起!哪有夫妻之间分房睡的!”

“之前分房的要求,是你提出来的。”

纪云深的语气并不重,慕若绯哽住,的确,当时是她要死要活的不要跟纪云深呆在一起……

真是……

慕若绯恨不得穿越回去狠狠甩当时的自己几个巴掌。

“今时不同往日嘛!”慕若绯气急,口不择言道,“我们都一起睡过了,还是说你不行?怕跟我一起睡被看出来?”

话音未落,一股重力猛然传来,慕若绯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整个人就被按到了床上。

“我不行?”纪云深一字字的重复着慕若绯刚刚的话,勾起唇角,带起一个冰凉的笑。

“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晚上的时候,是怎么哭着求我轻一点的?”

纪云深语气低沉,一错不错的望着身下娇美的女人,眸色中不可抑制的染上了一抹危险,“现在,回你房间,如果不想昨天晚上的事再发生一次,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纪云深撑起身体,没有再去看慕若绯。

身后安静下来,就在纪云深以为慕若绯已经准备放弃回房间的时候,衣角被人轻轻拉了拉。

他回过头,一眼便望进慕若绯有些亮晶晶的眼睛:“来吧,尽管对我不客气。”

纪云深:“……”

大概是觉得自己这么说实在是太不矜持,慕若绯又赶紧补充,眼神游移,脸颊红得通透,“当然,还是尽量轻一点的好,毕竟你也知道,我身娇体柔……”

“慕若绯。”

纪云深忽然叫她的名字,眼神沉沉:“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知道啊。”慕若绯用力点头,笑意清浅,“我想以后好好和你在一起,这是……夫妻义务,当然是要履行的。”

说到最后,慕若绯的脸色又不自觉的红了,眼神不断在纪云深身上巡梭。

纪云深叹了口气,抬手关了灯:“睡觉。”

“哎?”

慕若绯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你……”

“再来一次,你确定你承受得住?”

慕若绯脸上温度越来越高,不过,好在没有把她丢出去。

她钻进被窝,躺在纪云深的身边,周围一片黑暗,而她却感到异样的安心。

这份安心,对她来说,来得太迟太迟了。

“云深。”慕若绯忽然小声叫了一声,“以后我们不能离婚,也不能吵架,要一直好好的在一起,好吗?”

身边迟迟没有传来男人的回答,慕若绯等着等着,便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时的纪云深却是睁开了眼眸,目光一片清明。他听见了慕若绯说的话,眸底涌起了一丝波澜。

他不知道慕若绯说的是真是假,只觉得向来不冷不热的心有了一丝温度。

“云深……”慕若绯嘟囔了一句,随即像是寻着热源一般的靠近他,莲藕般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腰上,随即收紧。

纪云深微微侧头,黑暗中看不清慕若绯的面容,只能感受到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

她,怎么睡觉了还念着他的名字?

难道真如她说的那样,好好的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