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石花染凤浔小说(完整版)阅读

一月前。

花染在魔族醒来发现自己什么记忆也没了,只有魔尊陪着她,告诉她,她即将成为魔妃。

魔族,无人会提起她以前的事。

而闫澜邢也不愿告知她。

花染回到自己所住的地方,看着酆都殷红的天,莫名不舒服。

她缓缓抬手,一截玉笛出现在眼前。

将其拿起吹奏,优美的笛声将周围都变的临近了起来。

然而这时她周身的魔气也在翻涌,那些魔气充斥在她的脑海中,再压制不住时,她一把将玉笛甩开。

玉笛落在地上发出叮铃脆响。

于此同时,白墨一身白衣落在她面前,忙将体内神力往她身上输送。

花染许久才恢复了清明,看向来人:“白墨神医,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今日打了天界寻阳公主?”白墨坐在她身边。

花染靠在藤床上:“是,不可吗?”

白墨看着此时她的神色,缓缓摇头,温声说:“我是怕你受伤。”

花染听罢,从藤床上跳下,来到白墨身前,笑着说:“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看着她就很想打她。”

在天灵族的时候,她看到寻阳欺负那对主仆,就恨不得将寻阳撕碎了喂狗。

因为白墨说了她体内的魔气过于凶横,绝不能动杀念,她方才留手。

白墨怎不知她与寻阳的恩怨,只是没想到已经是新的一世,她还能记得从前。

由内生怖,或许就是如此。

他伸手,那截被扔在一旁玉笛回到手中。

“这玉笛可助你平心,切不可丢。”白墨说。

花染将玉笛接过,看着上面独有的天灵族纹理,忍不住问白墨。

“神医,我去了一趟天灵族,有一对主仆认出了我,你可知她们是谁?”

白墨自然知道花染还有生母在世:“魔君不喜你提这些,还不要问了。”

他说完飞逝而去。

花染灰色的瞳孔倒影着他白衣身影,久久她才收回视线。

外面。

几个魔族女子小心进来。

“魔妃,明日便是盛典,请您提前沐浴。”

花染听罢,起身跟着她们出门。

魔族婚嫁甚是繁琐,一套流程下来,已经是第二天黎明。

花染坐在梳妆镜前,穿着一身红色的琉璃长裙,头顶还戴着不少沉重的挂饰。

婢女给她打扮好,盖上了盖头,扶着她出门。

酆都城从未有过的热闹。

此时桃止山上千里桃林,桃花纷飞,美不胜收。

魔尊闫澜邢穿着玄袍,带着一红色恶鬼面具负手站在桃树下。

他伸手接过些许桃花,转身就看花染头顶着盖头,被婢女牵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而来。

他冷峻的脸第一次露出些许笑,长手牵过花染,带着她一同走往大殿。

天地洪荒,与子携手,与子偕老。

太阴大殿,已经齐聚了不少的魔族。

而酆都城外,凤浔墨瞳深邃,看不清在想什么。

火德星君禹斐走上前:“神君。”

“调查出来了吗?”

“是,里面的魔妃长相和王妃一模一样。”禹斐回道。

凤浔不再等待,飞身进入。

禹斐忙派人在其外接应,可心底却异常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