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我和影帝的CP粉超话第一边梨薄慕寒章节完整版阅读

“我们能有什么关系?”

边梨无法理解的看着他,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你们合作不过多少天,他竟然会特意为你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解围?”

薄靳言和许承哲也算相识,两人经常会被大众拿来对比。

因为在两年前,他拿了金马影帝,而许承哲拿了百花影帝,加上年龄也相近,大家就更喜欢把他们扯到一起了。

许承哲这人,他也算了解,看上去对谁都客气,实际从来不会做于他无利的事。

这么年轻就能在娱乐圈达到这个位置,背景又不算多强,其中用了多少心思,不用想也知道。

在这个圈子里,能站在顶峰的,都没一个单纯的。

要说许承哲帮边梨没有什么目的,他是不信的。

“那是因为承哲哥人好!”

哪像他,自己被他粉丝骂了那么久,也从来没出面帮过自己。

薄靳言看着她愤愤不平的神色,立刻就知道了她心里的想法。

“别人对你好那么一点,你就感动了?我没有帮你,所以你就在心里骂我,对吗?”

“我没有。”边梨扭过头不看他,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暴露了她的想法。

“啧,这么容易相信别人,我看你迟早被卖了还傻愣愣的替人数钱。”薄靳言说完,便进了浴室。

边梨眉心紧皱着,只当薄靳言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因为剧组的戏份结束,边梨这几天也没有被李义安排工作,于是便闲暇在家。

薄靳言忙着准备帝都的演唱会,大早上就去了工作室。

无意间,边梨看见了被自己放在柜子里的门票,上面的时间,就是今日。

想到席佳那日在医院说的话,她眼神顿时复杂起来。

在录制节目中,自己会一时兴起决定跳芭蕾,不可否认是有受了对方刺激的缘故在。

至于这场芭蕾表演……

她想了想,还是下了决定,当即就换了衣服,拿着门票出门。

大剧院。

演出还没有开始,幕帘遮挡着。

边梨找到位置坐下,目光落在舞台之上,双手下意识的攥紧了裙子。

当幕帘打开,席佳穿着一身舞裙出场时,她眸光滞了滞。

随着音乐响起,席佳开始了她的表演。

这一段,是经典芭蕾舞剧《茶花女》,不得不说,比起从前,席佳的确是进步了很多。

席佳给她的门票,是在前排的位置,所以能更加直观的感受到她的舞蹈能力。

那是不断反复练习后才能拥有的技巧,和从未离开舞台才能有的光芒,

边梨有些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而台上的席佳,显然也看到了她。

两人的目光,有过几次的对视,边梨能够清晰的看出她眼里散发的自信和高傲。

她的眼神仿佛在告诉自己,如今两人之间,天差地别,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可比性。

看完了整场表演,边梨准备离开时,席佳却直接下台走到了她面前。

“来都来了,你难道不想去见见老师吗?”

席佳的话,让她挺直的背僵了僵。

“不必了。”

听着边梨冷淡的声音,席佳耸了耸肩,嘴角的笑容璀璨:“好吧,随便你。”

看着边梨步伐坚定的离开,席佳嘲讽似的笑了笑。

离开大剧院后,边梨站在剧院外的喷泉池边,站了良久。

曾经的她离梦想是那么近,似乎只要她跳下去,所有的一切就都会是她的。

而现在,连站在这里似乎都成了她的奢求。

直到天空下起了细雨,她才迈着有些僵硬的步伐打车回去。

回到怡园后,边梨还是被雨淋湿了,她脱了衣服躺在浴池中,脑中一片空白。

就在她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过去时,手机铃声立刻将她给惊醒。

看着来电显示,她神色变了变,按下接听。

“喂?”

“梨梨啊,是爸爸。”一个踌躇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小心。

边梨闭上眼,轻声道:“我知道,有什么事?”

“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给我打点钱过来?”

闻言,她瞬间睁开眼睛,太阳穴都在直跳:“上次不是给你打了钱,这么快就用完了?”

“梨梨,你又不是不知道,爸一个人在外面,朋友多,请几次客那些钱就没了。”边震阳又拿出了以前那套说辞,让边梨无奈又失望。

“你是不是又去赌了?”

絮絮叨叨的边震阳一下子被她打断,安静了几秒后,立刻语气坚决的保证,“没有,上次你说再赌就和我断绝关系,我就再也没赌了!”

边梨眼睛有些酸涩的抬头望向天花板,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梨梨,你一定要相信爸爸,我真的没有赌了!”

她轻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再打点钱给你。”

“好好好,那……那我不耽误你工作了。”边震阳说完就挂了电话。

呵,她一个十八线演员,哪里会有那么多工作,连个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是他从未关心过自己这个女儿在外到底如何生活的罢了。

边梨伸手抹了把脸,从已经凉掉的浴池中起身,穿上睡衣后出去,结果却发现薄靳言正坐在床边。

她神色白了白,不知道自己刚才那通电话,他是不是全听见了。

薄靳言倒是没什么异常的看着她,伸手道:“过来。”

边梨乖乖的走过去,被他一把搂入怀中,坐在了他腿上。

“今天做了些什么?”

他的问话,让边梨不由愣了愣,紧接着说道:“去看了一场芭蕾舞表演。”

薄靳言眸色渐深,看着她裸露在外的白长脖颈,低头细细轻吻,“好看么?”

“还不错。”边梨敛了敛眸,轻声答。

看着她那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的样子,他嗤笑了一声。

“看来不怎么好看。”薄靳言抓着她的手,慢慢摩挲着,语气意味深长。

“我有些累了,早点休息吧。”边梨不想和他提起这些事,便抽回了手,试图从他怀里脱身。

然而,他束缚在她腰间的手却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怎么,在外面受了气,所以发泄在我这儿么?”他神色冷沉。

边梨有些疲惫的看着他,隐忍道:“薄靳言,你能不能讲点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