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老公又苏又撩最新章节容槿傅宵权容槿小说阅读

因为停电的缘故,除了沙发这一块,卧室其他地方都被黑暗笼罩,容槿感觉房间过于安静,都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

替男人清洗伤口时,她就更紧张了。

为了缓解情绪,也为了打破这份沉默,容槿开了口,“四哥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傅宵权知道她为什么事道歉,昏暗灯光下,深邃眼眸沉了沉。

沉默片刻后,傅宵权道,“既然我们结婚了,我保护你应该的,不存在你欠我人情。如果那晚你受伤了,就是我这个丈夫当的不到位。”

容槿清楚两人的关系,不过听到他后半句话,心不可遏制的跳了两下。

傅宵权总在无形中,给她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容槿胡乱嗯了声,低头认真替男人缠纱布。

当纱布从男人胸膛绕过时,借着手机电筒的光,她清楚看到位于男人右侧心房处,有一朵一元硬币大小的桔梗花。

凑近细看的话,花瓣下好像是一个弹孔……

容槿想起徐平说的那些话,估计这就是差点让傅宵权丧命的那个弹孔了。

“四哥,你纹这朵花,是为了遮掩弹孔吗?”容槿忍不住问。

很疼吧?

她专注地盯着那朵桔梗花,浑然没注意自己跟傅宵权此时离的有多近,有多暧昧。

傅宵权对欲一直很克制,不过容槿离他太近了,几乎坐在他腿上。

身上的浴巾也掉了下去,露出湿透的睡裙,几丝黑发黏在白皙的脖颈上,无辜又无意地勾着人……

容槿半天等不到傅宵权的回答,意识自己可能戳到他痛处了。

她正想道歉,抬起头却发现跟男人近在咫尺。

容槿身体紧绷了一瞬,下一秒,就被男人扣住后脑勺,被迫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表现比上次好多了。”傅宵权嗓音低哑道。

呼吸落在容槿脸颊上,热热的。

容槿感觉脸颊有些发痒,手不觉撑在男人胸膛上,晕乎乎的脑袋很快想起之前主动勾搭傅宵权,他讥讽她像僵尸。

“是,是吗?”因为太过紧张,她说话都有点磕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无数次大着胆子勾搭宋时,甚至还穿着睡衣躺在他床上都觉得没什么。

而现在只是跟傅宵权离太近,被他的气息包裹着,她就很紧张。

傅宵权从昏暗灯光下,看到容槿咬着唇瓣紧张的样子,小小的动作像在无声引诱他,让他下腹紧绷。

他用大拇指,一点点撬开容槿咬住的唇瓣,眼眸炽热。

容槿被他揉唇瓣弄的更紧张,半天见男人没动作,只是盯着自己,她很快明白什么。

容槿颤颤地低下头,主动去吻男人。

就在卧室气氛旖旎,她的唇要贴上傅宵权的刹那,突然来电了。

很快门外还传来徐平的声音,“权哥,我哥去地下室检查,发现是电闸跳了,他怕你还开着电脑在工作,让我上来看看……”

“咦,门怎么开着……”

走过来后,徐平才发现卧室门大开着,沙发里的一幕更是火辣辣,震的他差点傻了。

容槿马上从男人身上滚下来,低着头跑出去。

“权哥,我不是故意的。”徐平意识到自己破坏了什么,尴尬地摸着后脑勺,“谁能想到黑灯瞎火的……”

傅宵权满脸阴沉,“我没事需要你帮忙,滚!”

“滚滚,我这就滚。”徐平转身要走时,似乎想起什么,又把脑袋探进卧室里。

“对了权哥,刚刚陈秘书给我哥打电话,说那颗粉钻被人拍走了。”

闻言傅宵权眉头拧起,“我不是告诉他,不管砸多少钱,东西一定要拍到吗?”

“对方也死咬着那颗粉钻,而且出价一次比一次高。”徐平说,“陈秘书回了个紧急消息后,东西就没了。”

傅宵权想起那天秘书去参加拍卖会时,中途似乎回了自己的紧急消息。

这么看来,没拍到东西是他意外造成的……

沉默片刻后,男人吩咐徐平,“查查买家是谁,让陈秘书去跟对方交涉,把东西买到手。”

“全球找不到第二颗的大粉钻,估计陈秘书找过去,对方也不会卖……”

徐平犯难地嘀咕,又忍不住问,“不过权哥,你为什么非要买到这颗粉钻,送太太的?”

“你是不是在燕园呆腻了,想换个地方?”傅宵权冷冷瞥了他一眼。

徐平后背一凉,麻溜地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