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声文学》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秦乐乐的念咒声一顿,女鬼趁机逃走,那张符也从半空中飘落,好巧不巧,落在了秦平的皮鞋上。

秦平的脸色越发难看,他弯腰,捡起那张符,冷笑一声,“你在道观待了四年,就学习了这些骗人的把戏?”

秦乐乐原本还挺心虚的,一听这嘲讽的声音,顿时气咻咻的。

“乐乐没有骗人,真的有个红衣女鬼跟着你!她还带着一条和你一样的手链!”

话音才落,秦乐乐便瞪圆了眼睛。

那个逃跑的红衣女鬼竟是去而复返,被点破身份后,竟是恼羞成怒,直接扑向了愣住的秦平。

“大葛格,小心!”

情急之下,秦乐乐直接拿出一个玉葫芦,嘴里念念有词,“至灵至白鬼六行......周深如势,精神散形......急急如律令,收!”

愣在当场的秦平只觉得一股寒风刮过,动物般的直觉让他躲向一旁。

那股寒意几乎是瞬间就消失了,秦平猛地抬头看向秦乐乐,恍惚间仿佛看到一抹红色没入了那个玉葫芦里。

等再看的时候,秦乐乐已经收起了玉葫芦,朝着他大喊,“笨蛋葛格!”

跑回房间,把门一关,秦乐乐垮下脸,“小统统,他们好像都不欢迎我,我是不是不该回来啊?”

【神算系统:那你想回来吗?】

四岁半的小家伙低着脑袋,不说话了。

神算系统叹气。

【神算系统:反正就在家待一段时间,要是你不喜欢,我们就去别的地方住,你有钱,还有房子。】

“对,就是这样,”小奶娃扬起脑袋,满脸的倔强,只有眸底有委屈,就像是一只被扔下的小猫,“乐乐才不在乎他们,我、我只是回来看看麻麻的!”

秦平捏着那张符,冷着脸走下楼,突然,一个电话进来了。

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双胞胎弟弟漫不经心的声音,“你向来刀子嘴豆腐心,肯定回去看那个小娃娃了,怎么样?”

盯着那张纹路奇怪的符,秦平忍了又忍,才说,“我要拆了清水观。”

“哈?你在说什么?算了,你不喜欢她,我呢,多了个玩具,不过我最早明天才能到。”

电话被挂断了。

秦平将手机塞回兜里,突然觉得捏着符纸的手指灼热得厉害,低头一看,发现原本黄纸朱砂的符竟是化作了灰烬。

这给他一种适才这符纸替自己挡了灾的错觉。

“难道,”秦平只觉得三观要被重塑,“她刚刚没有骗人?真的有女鬼?我还被她救了?”

心里疑惑,他却不肯折返去询问秦乐乐,还是出了门。

秦乐乐也就在房间里郁闷了一会会,反正她回来前就听师父说过,秦家人都觉得她是扫把星,不喜欢她,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反正我回来也是救麻麻的,才不要喜欢你们!”

气咻咻的对着空气放狠话,秦乐乐又穿着那身道士袍下楼,找到了司机,“蜀黍,走吧,我跟你去乡下。”

司机巴不得快些去解决害死女儿的水鬼,还真的就这么带着秦乐乐走了,都忘记和管家报备一声。

再说秦家的佣人,看到秦平对秦乐乐的态度后,就明白了秦乐乐的地位,根本没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小姐上心。

一个忽略,秦乐乐出行畅通无阻。

一个半小时后,车辆来到楚市最近的农村。

下车后,秦乐乐抱着一把比她身体还长的金钱剑,歪歪斜斜的走向一条河。

司机战战兢兢的跟在身后,“小神仙,我女儿还在吗?我还想和他说说话。”

四岁半的小娃娃板着脸,软乎乎的教育他,“生死有命,阴阳两隔,她跟在你身边三个月本就对你身体不好,再见一面,你会变得更加虚弱哒!”

司机恳求:“没关系的,我想见她,我、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秦乐乐扭头,对一旁的空气说,“蜀黍是这么说的,小姐姐要再见见他吗?”

“啊,小姐姐不愿意,蜀黍你节哀吧。”

司机抹眼泪。

“唉,”秦乐乐小大人似的叹气,顶着一张包子脸,说话却老气横秋,“你们这些大人就是让小孩子不省心,算了吧,我给你一道符,这符能让你接触你女儿三天,三天后,你女儿就必须离开了。”

司机千恩万谢。

不去管这对父女俩,秦乐乐抱着金钱剑,深一步浅一步的走近一条河。

“好浓郁的鬼气,这个水鬼到底是害死了多少人?”

【神算系统:十个了,否则你除掉它之后的奖励不会这么高。】

秦乐乐一听就怒了,“秦大师要出手了,弄死这个可恶鬼!”

然而,落入旁人视野中的,便是一个小奶娃,挥舞着一个比身体还高的剑,在河边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别说,还怪萌的。

河堤上停着几辆车。

好几个人围着秦平,介绍这一带的开发计划。

“秦总,你看这个地段,如果用来做度假村,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对啊,只要投资这个项目......”

秦平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妹妹。

妹妹出生时,他已经16岁了,开始在公司帮忙。听闻母亲和妹妹差点去世,他很担心,结果被奶奶阻止。

不仅如此,奶奶还说妹妹是天煞孤星的命,是扫把星,如果靠近,会害死他们的。

他无法接近母亲和妹妹,直到半年后妹妹被送走,他才被允许见到母亲,看到母亲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心里不由自主充满了对妹妹的恨意。

越恨,越在意。

直到妹妹今日会回来,他还设想过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然而,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心就软了。

也就心软一回,小奶娃再可爱有什么用?还不是不成体统?

“秦总,秦总?”

秦平回过神,正要说话,目光却落在河边。

那个三头身,举着一把剑,在河边蹦蹦跳跳的不是秦乐乐还是谁?

只见秦乐乐一个踉跄,差点摔到河里,而离得最近的成年人居然在很远的地方对着空气说话。

秦平在心中嗤笑,果然是不成体统的人,只有野丫头才会跑到这么脏乱的河边玩耍。要是真的掉下河,那也是活该。

心中这般想,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秦乐乐冲着他大喊‘危险’的场景。

身高不到他腰部的小娃娃十分着急,葡萄似的大眼睛里都是担忧,还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个玉葫芦。

诡异的寒意和恍惚间见到的红色身影,加上无火自焚成灰烬的符纸,都预示着他也许被秦乐乐救了。

“算了,”秦平深吸一口气,推开身边的人,大步朝着河边走去,“算是还给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