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霸道路少太粘人顾峥路景淮章节完整版阅读

路景淮却真的放开了她,抬起了头,眼神定定的看着面红耳赤的女子,不要什么?”

顾峥没想到他还会问出来,脸上羞赫不已,半低垂着眉眼,纤长的睫毛就犹如一把小羽扇般在她眼睑处扑闪扑闪着,仿佛在不断的挠着路景淮的神经。

顾峥顾峥”

他一遍又一遍的低吼着她的名字,仿佛一头荒外的野狼,在深情呼唤着自己的伴侣。

顾峥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脑海中早已沉沉浮浮,随着他一起攀山入海,人间沉沦。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只记得在最后的最后,自己实在支撑不住了,路景淮却似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她没有听清楚,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在她沉睡过后,路景淮才好不容易放过了她,抱着已然昏睡中的顾峥走进了浴室,将她放进了浴缸中,灌满了热水。

最后才重新又抱着她回到了那张充满了爱意气息的床上。

他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顾峥觉得自己似乎全身都被碾压过了一般酸痛。床上早已没有了路景淮的痕迹。

她疑惑的看了一眼床上,她怎么全身这么酸胀?自己昨天半夜好像做了个春梦?

因为她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整整齐齐的穿在了身上,所以在刚睡醒的那一瞬间,才会有此疑虑。

但是当她扶着酸软的腰肢抬腿准备下地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瞬间就重新教她学会了做人!

呜呜呜哪里是什么春梦啊!昨天明明就是实战啊!!

她觉得自己困顿的不行,后来根本就没有睡几个小时就被迫让闹钟吵醒了。真是欲哭无泪啊!她今天还要考试呢!

但是,当她到洗漱间,看见自己微微敞开的胸口和脖子上的印记的时候,一张脸简直就要羞的不想看见任何人了!!这个路景淮,明明白天看着一幅冷淡薄情的样子,为什么到了晚上,却像变了个人一样呢!她对着镜子哭丧着一张脸。

这个老公,大概不会是突然被掉包了吗?

但是时间不允许她再胡思乱想了,虽然考试时间比平时上课推迟了一个小时,但是她本身就起的晚了,只能匆匆的洗漱了一番,找了件高领的毛衣,最后还是不放心,又围了一条厚厚的围巾,将自己的脖子牢牢的遮住了,这才放心的出门下楼去了。

夫人早啊。”

管家笑眯眯的朝她打着招呼。

早!”顾峥也露出了一张明媚的笑脸,在围巾的堆叠下,越发显得她脸小肤白,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还要小好几岁。

她快速的拿起了自己的书包,然后随手就抓了一片面包就往外冲去了。

司机已经等在外面了。

考场内,乔乔看见她的时候还吃惊了一会儿,阿峥,你不是不喜欢戴围巾的吗?”

顾峥却脸上红扑扑的,有些尴尬的说道:啊?我看天气预报说今天又会降温,所以才戴上了。”

乔乔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出来的明晃晃的太阳,顿时就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阿峥,我觉得你最近皮肤变得好好哦!都快嫩的掐出水来了!”说着,还作势就要去蹂蹑她红扑扑的小脸蛋。

顾峥哪里肯就这么被她捏,赶紧就挪到了一边,身上的酸痛不由得又加深了些,疼的她几乎要喊出声来。

你怎么了?”

乔乔看着她突然神色有些痛苦的样子,不明所以的问道。

啊?没什么,大概是有些紧张吧!”

顾峥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紧张?你?顾学霸,你是在讽刺我吗?”乔乔听了她的话,却不得嗤笑出声。

就在顾峥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慕紫萱却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亲热的和她打了个招呼,看也不看边上的乔乔一眼,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上次顾峥去帮她讲解了几道题目后,这个慕紫萱后来看见她的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出言讽刺她,看见她的时候还会很亲热的挽着她的手臂或者说上几句话。俨然一副已经将她当作了好朋友的姿态。

她最近是怎么了?”乔乔看着慕紫萱的反常,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顾峥。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上次我帮她补习了几道题目吧!”顾峥笑了笑,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你听过iao子从良就是一朝之间的事儿吗?何况还是她慕紫萱!”乔乔的声音不大,但是却也能传进慕紫萱的耳里。

果然,她听了乔乔的话,顿时一张脸就黑下来了,你说谁呢!!”

谁是iao子就说谁啊!”

乔乔丝毫不怕她,抱着双臂对她嘲讽的笑了笑。

乔乔!!”

顾峥在边上却听不下去了,马上就要考试了,她赶紧拉了拉乔乔。

慕紫萱本来正打算又要和她们一顿开撕的,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生生的忍了下来,随即无所谓的笑了笑,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乔乔这才收回了目光,对着顾峥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看见没?刚才明明那么生气,居然给忍住了没骂我,这可真不像她慕紫萱的作风!”

顾峥也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安抚了乔乔几句,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考试了。

先生,您要我查的事情已经有了反馈。”

偌大的办公室内,助理江临看着正埋首办公的男子,恭敬的说道。

说。”

据调查的人来说,夫人确实之前没有交往过什么异性朋友。”江临将得到的消息简短的汇报给了自己的老板。

路景淮听了他的话,一双英挺的眉却皱的更深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签字笔,靠在皮质椅背上,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江临看见自家老板这个神情,突然有些疑惑了,从未被任何事难住过的路先生,怎么也似乎一幅有了烦恼的样子呢?还是和那位年轻的夫人有关?

出去吧!”

就在助理还在猜想的时候,路景淮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初了,冷淡的吩咐着。

等助理出去后,外面却有电话进来,说是安彦希过来了。

路景淮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倒是没有再将人赶了出去,而是让秘书放了他进来。

我说景淮,你这里可真像个牢笼似的,见你一面还要层层报告啊!”

人还未进来,声音倒是先响了起来。

路景淮却并没有理会他,依旧签着手里的文件。

安彦希也没有在意,自顾自的就在顾峥那天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助理已经给他倒了一杯茶端了进来。

安彦希眯起一双桃花眼,对着女助理笑眯眯的说了声谢谢”,顿时就把女助理羞的面红耳赤的。

路景淮恰巧抬头看见了这一幕,女助理发现总裁正盯着她瞧,顿时脸就吓的发白了,赶紧低着头就退下去了。

我说你也真是的,就你整天一副阎罗脸的样子,也不知道我那小嫂子怎么受得了你!”

路景淮听了他的话,眉间似乎又皱了皱,却也没有说什么。

安彦希自然察觉到了他这个细微的表情,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问道:怎么?有事儿?”

路景淮依然没有说话。

我说景淮,你上辈子是个哑巴不是?问三句话等不来一句的。”

你别坐在这里!”

难得的,路景淮竟然理了他。

安彦希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坐的地方。

我不坐这儿坐哪儿啊?不是,我为什么就不能坐这里了?”

随便,反正不能坐这里。”

路景淮却没有多解释的意思,一张脸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眉间还是有着淡淡的忧愁。

安彦希却突然想起那天他闯进路景淮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顾峥正一脸笑眯眯的坐在这个椅子里看着路景淮的样子。他不由得就轻笑出了声:没想到啊!我们叱咤风云的路总,居然也有这种时候?!”

路景淮却全当没有听见他话里的调侃,将皮质办公椅转了方向,也对着窗外的景色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