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冲喜新娘小说 江云舒顾爵风完本阅读

卧室里面,顾爵风依然安静的躺在床上。

江云舒看着跟自己走进来的几个人,她微笑着开口了。

“我有点累了,想要躺着休息一下,你们出去吧。”

这话说完,几个保镖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出去关上了门。

卧室瞬间就只剩下了她和顾爵风两个人,江云舒缓缓走到床边。

闭着眼睛的顾爵风能够听到轻轻的脚步声,他的呼吸平稳,就像是正常昏迷着的人,这一点江云舒应该识别不出来。

但是从昨天晚上江云舒这个女人暴露出来的能力来说,这个女人应该通医术,估计会对他的病情感兴趣。

这么想着,顾爵风就感觉自己的一只手被温柔细腻的肌肤触及到。

他竟然莫名有点紧张,江云舒已经将顾爵风的手腕抬起来,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手腕上面,她闭着眼睛,然后开始凝心听脉。

脉象浮沉,气血流动汹涌……这脉象非常凶险,竟然像是只有几个月寿命的人,江云舒睁开眼睛皱起了眉头。

她将顾爵风的手腕放下,然后又开始看顾爵风的五根手指,看指甲的颜色。

看完之后,江云舒将被子翻开,她直接转头到了床尾,低下头观看顾爵风脚掌的情况。

脚掌透着黑色,尤其是脚上的指甲,有着不健康的黑绿色。

联想到顾奶奶说的顾爵风的病情,江云舒将被子盖好,她坐在旁边沉默了下来。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怪病。

顾爵风分明是又是中了一种苗疆的蛊毒,还是最阴险狠辣的那一种阴蛇蛊。

身中这种蛊毒的人,血液每天都会被蚕食得浑浊不清,白天昏迷不醒,夜晚蛊毒在病人的体内四处乱窜,尤其是伤害病人的大脑,让病人痛苦得发狂,一年之内就会爆体而亡。

和顾爵风的病情对得上,但是有些地方又不太对劲,江云舒说不出来是哪里。

她正这么琢磨着,突然,江云舒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到来电号码。江云舒马上站起身,朝着洗手间走了进去。

她将花洒的水打开,水流声混合在一起,她这才接通电话。

“小飞,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大姐,江家那边有动作了,他们联系到了道上的混的彪哥,这位彪哥做很多买卖,暂不清楚他们有什么目的,但可能有什么秘密交易要针对你。”

江云舒冷笑了一声,不出她所料,江大川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割肉。

这家伙当然要反击,不过对方会使出什么手段,她倒是有些好奇。

“继续盯着他们,既然已经知道和他们接触的人是谁,那就查一查这个彪哥要和他们做什么交易,必要的时候,你去亲自见一见这个彪哥,只要钱给够了,我不信他的嘴能够一直严严实实。”

小飞笑着应了一声是,他又八卦的问了起来。

“大姐,你在顾家的情况怎么样?顾家人有没有欺负你?需不需要我为你做什么?我和三哥四哥商量了一下,总觉得要在顾家安插几个人手才行,你觉得呢?”

听到这一句话,江云舒皱起了眉头。

要让她那几个哥哥插手,这事情不就乱套了吗?

她还想低调一点,而且她也不想得罪顾家给自己找一个仇敌,低调最好。

“你告诉三哥和四哥,什么都不用做,我这边心里有数,没有人能伤到我,还没到他们帮忙的时候,让他们管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另外,瞒着大哥和二哥,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我嫁人的事情,反正他们忙,能瞒多久是多久,听到了吗?”

小飞乖巧应了一声是,毕竟大姐的话,他从来都不会反驳。

当然,江云舒嘴里面说的几个哥哥都不是她的亲生哥哥,但这些兄弟都如同她的亲人一样。

八年前,外公外婆一家人去了国外,她在江家孤立无援,最后被赵飞凤母女害得被毁容,被江家扫地出门,后来回到乡下又被学校开除。

可以说,那是她最艰难最绝望的日子。

可是在那段日子里面,她认识了大哥二哥,三哥四哥,这几个哥哥都比她大,只有小飞比她小。

小飞真名是陆飞扬,陆家的小儿子,陆家主要经营娱乐影视,可以算是影视文化娱乐行业龙头。

而小飞是娱乐圈当红影视歌三栖明星,长得非常帅气俊美。

江云舒常常调侃让小飞喊她大姐,其实她在他们这几兄妹当中排行老五,小飞是老六。

如今他们都长大了,成为了彼此最亲的亲人。

“对了,大姐,明天下午有一场拍卖会,有一个秘密卖家提供了千年冰蛇拍卖,这东西好像对你有点用,要不要去拍下来?

听到这一条消息,江云舒的眼睛亮了亮。

千年冰蛇那可是大宝贝,可以制作成药物,治疗人的身体,这是一位奇缺的药材。

“时间地点告诉我,明天你和我一起去……”

江云舒和小飞商量完明天的事情,她突然发现,浴室的门竟然被敲响了,怎么回事儿?

这卧室就只有顾爵风,不会是顾爵风醒过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