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卦师写的小说桃源小医圣最新阅读

“二蛋哥,去采山货呀?”

“是呀,喜娟妹子,放羊去啦?”

曹二蛋背着篓子,往后山去,遇上了放羊回来的小姑娘林喜娟,打了个招呼。

一旁忽然传来一声吆喝:“喜娟,赶紧回家。别谁都搭理。”

这个人身高体壮,是喜娟的哥哥林大奎。

林大奎横了一眼曹二蛋,和妹子说:“这穷货都讨不上老婆,要是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揍他!”

“你丫说谁?”

曹二蛋生气地喝问一句,虽然打不过这个大块头,但是也不想被他这么侮辱。

林大奎回头就要奔曹二蛋来,却被妹子喜娟死死拉住了。

“二蛋哥你快走吧,别吵了。”然后用力拉着哥哥林大奎,“羊都跑了,你还打架?”

林大奎看看四处乱窜的羊,这才回头和妹子赶着羊群回村了。

曹二蛋这个气呀,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打不过人家。

再说人家说的也没错,自己确实是个讨不上老婆的穷货。

曹二蛋的大名叫曹一鸣,只是村里很少有人记得他的大名,叫他二蛋都叫顺嘴了。

因为穷,所以村里没几个人能瞧得起他家人。

二蛋的老妈王艳秋得了腰间盘凸出,越来越严重,去城里说得手术才能好,不然就得瘫痪。

单存间盘摘除手术的话一般两万左右,如果有腰椎不稳的情况需要内固定治疗手术费需要四五万左右。

这笔钱在曹家的眼里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如果没有点横财,根本拿不出来。

老爸虽然不到五十岁,但是当年在外地打工时候被车撞断了腿。

肇事车子跑了也没抓到,落得个残疾,什么都做不了,被村民叫做“曹瘸子”。

去年开始,王艳秋又得了哮喘病,病重干不了活了,曹二蛋就辍学在家务农了。

曹家一共就有几亩涝洼地,即便是丰收都买不了多少钱,这两年还没啥收成。

第一年因为不懂行,曹二蛋买了假种子,闹了个颗粒无收。

第二年,找熟人买了好种子,只可惜老天爷不成全人,一夏天暴雨连连把地淹了。

到秋天还是没收到一粒粮食。

今年曹二蛋干脆弃荒不种地了,开始像村里一些女人一样,采山货来维持家用。

在牛头村的老百姓眼里,曹二蛋就是个绣花枕头,草包一个。

一米八的个头,人长得也精神,但是没什么本事,家里又太穷了,所以没谁能瞧得起他。

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就是没有对象。

以保媒拉纤为乐的老赵婆子连正眼都不看他,还在背后说,谁家老人也不能把自己的闺女往穷窝里边扔。

曹二蛋对自己的婚事倒是不着急,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把自己家的日子过起来。

好有钱给老妈看病,好能在村里直起腰板做人。

以前老人们讲过,煞子沟里边有棒槌。

如果能挖到一颗野生的棒槌,那可就发达了,据说一颗品相好的能卖十几万块。

到时候不仅仅曹家能摆脱全村第一穷的称号,自己也有本钱可以做点生意了。

并且,老妈的病也可以去城里治疗了。

但是煞子沟那边却没有人愿意去,因为经常出现野兽。

今天被林大奎一骂,心里一生气,就要冒险也要去那里采山货,最好是能找到野生棒槌。

从村子后边出去,一直往北走,过了两道土岗子,拐一道弯,再往前走,就是野湖,野湖边上一片树林,过了这片树林可就是村民们望而却步的煞子沟了。

不用说煞子沟,就连野湖这边都少有人来。

村里的女人们爱采山货,但是野湖这边太偏僻,女人们即便是结伴也不愿意往这边来。

去年铁牛叔的老婆来这里采蘑菇,还被黑瞎子撵了。

要不是跑得快,估计就命丧在这里了。

曹二蛋今天被林大奎一骂,心里憋屈,所以不甘心,才会铤而走险要进煞子沟。

过了野湖,上了山岗,再往下走就进了煞子沟。

这边的野生植物确实多得很,没一会儿他就采了半篓子,木耳,香菇,还有一些草药也都顺手采了。

正高兴今天收获不小,忽然间后边一声沉闷的吼声。

回头一看,不由毛骨悚然。

只见一头硕大的红毛野猪,至少有四五百斤重。

这么大的野猪实属罕见,奔着自己冲了过来。

两只大獠牙在阳光下闪着亮光,就好像是两柄匕首一样。

这要是被它撞到,不死也得断骨头。

曹二蛋吓得回身就跑。

自己咋这么倒霉,第一次进山就遇上野猪攻击人。

这头野猪太过凶猛,曹二蛋虽然带了柴刀,也不敢和它交锋,回身就跑。

别看那头野猪长得肥硕,但是奔跑起来一点不慢。

曹二蛋刚上了一个山坡就被它追上了,只感觉屁股上一疼,被野猪的大嘴巴拱上了。

一百多斤的身子凌空飞起,直跌下山坡去了。

曹二蛋的身子在岩石树木上撞来撞去,最后疼得晕了过去。

他的头脑中忽然间一片通明,仿佛置身于一片虚空之中。

一个身材高大,鹤发童颜的老者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老者撵着胡须,笑吟吟看着曹二蛋。

“小子,你也该觉醒了,接受我的衣钵吧!”

“您……是谁?”

“哈哈,我是上古真神,每隔百年,我会选定一个有缘人来传授我的本领,你已经是第十八个,之前的那些弟子,虽然也都有些天赋,但是为人过于死板,没有一个能渡劫成功,如果你还不能渡劫升仙,我将从此不在人间受徒了!”

说着,那个白胡子老者伸出苍劲的手掌,按在了曹二蛋的头顶。

“我先把我的五行决和医武相学输入给你,这个本事统称‘神仙诀’,你要用心去练。

我只能给你一成灵气法力,道行高低,需要你自行修炼,能否达到顶峰,就看你的造化了!”

曹二蛋只感觉头顶犹如开了一个口子,一股气流犹如洪水决堤一样灌输进来。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各种字符,各种咒语,凭空的多出好多的记忆。

什么人体经络图,什么风水相学,什么中医理论……

飞来飞去的文字和图画,让他感觉应接不暇。

这些外来的知识量冲击他的大脑,头疼欲裂,再一次昏厥过去。

等他再一次醒来,眼前风轻云淡,草木盎然,已经变得真实了。

刚才原来是个梦,看来是摔蒙了。

站起来走了几步,感觉自己不但没有受伤,而且好像强壮了不少一样。

“哼哼”

又是一声吼,回头一看,那头野猪从山坡上正冲了下来。

野猪来的甚快,曹二蛋想都不想,抬腿一脚踢出去,正中野猪的下巴。

“呜嗷”

这只四百多斤的大野猪,竟然被他踢得凌空翻了一个跟头,落进了草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