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最新章节沈清晓箫夜沈清晓小说阅读

周文很快就进了屋。

“小姐!人都抓住了!”

沈清晓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让老梁他们别客气,就当是进了贼,好好收拾,不过,先别惊动外人。”

周文笑道:

“这一点无需小姐吩咐,铺子里那些人都恨透了他们,一人一脚也够他们受的了。”

果然,等沈清晓到的时候,被关起来的几人还在柴房里疼得直哼哼。

由于嘴里塞了破布,一个个都只能呜咽出声。

门口站着的老梁气愤地说道:

“小姐,这些贼人都被捆好了!任凭收拾!”

柴房门打开,里头几人都被分别捆在麻袋里。

有个勉强从麻袋里钻出来的,已经鼻青脸肿,完全认不出是什么模样。

沈清晓多看了一眼,认这就是她那个好大伯沈洪德。

沈洪德一看到沈清晓,立马拼命挣扎起来。

“呜呜……嗯……嗷……”

他拼命想让沈清晓看过来,可沈清晓却一脸害怕地后退了。

她眨了眨眸子,捂着嘴,故作惊慌地说道:

“老梁,周文,这个贼人真的好可怕,他是不是想杀我?”

周文十分配合,上去就是一脚。

“小姐放心,这些卑鄙下作的贼人已经被我们制服!”

虽然周文没有功夫,但他刚刚也是使劲全身力气地踢。

沈洪德疼得直打滚,瞪大了眼睛,恨不得跳起来大骂。

他可是侯府的大老爷,什么时候被人捆起来打过?

沈清晓接收到沈洪德的眼神,立马又“慌乱”地喊了起来。

“你们瞧,他还瞪我!好可怕!”

众人再次上前,把沈洪德一顿暴揍。

沈洪德这次直接瘫地上翻白眼了。

沈清晓知道差不多够了,于是说道:

“看他们这样子,一定是知道错了,别再打了。”

沈洪德缓过一口气,都快哭了。

果然,还是这个蠢货沈清晓好糊弄啊!

正当沈洪德以为自己会被放开赶出去的时候,沈清晓又补充了一句。

“来人,将他们送去衙门,顺便将咱们铺子丢了什么都列出来。”

沈洪德两眼一翻,这回是真的晕了。

沈清晓让周文给沈洪德灌了几粒药,确保他不会真的厥过去。

由于沈清晓失窃的清单洋洋洒洒几大张纸,又是人证物证齐全。

沈洪德等四人直接被关进了刑部大牢。

第二天,沈清晓刚起身就收到了周文传来的消息。

站在门口的周文忍笑禀告道:

“小姐,我刚从衙门回来,听说大老爷被审了两回了,愣是没说自己的身份!”

沈清晓也笑出了声。

“他自然不敢说了,本就是奉皇命在侯府代为料理事务。”

“要是传出丑事,惹怒皇上,他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周文失笑。

“还是小姐有办法,这比直接找上门痛快多了!”

沈清晓慢悠悠地梳着头发,抿唇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在里头多待一阵子。”

“给些银两疏通下,让里头的官差好好关照关照他,只要留口气就行。”

周文领命而去。

随后,沈清晓选了只白玉翠珠碧玉簪,低调淡雅,又不落俗。

菱香笑眯眯地夸道:

“将军的眼光真好,小姐戴这簪子很好看!”

她更高兴的是,自家小姐明白将军的好,也愿意用将军送的东西。

沈清晓抿唇一笑。

“走,去万宝阁,除了我要的药材,顺便还要给箫夜挑个回礼。”

算算,她都不知道收了箫夜多少礼物了,也该给他买些东西。

马车很快到了万宝阁。

沈清晓用令牌很快就进了门。

由于拍卖还没开始,她便先去一旁看货。

这样的拍卖,但凡来得早,都能先验货。

菱香先看到了摆在最后面的一株药材。

“小姐快看!在那儿!”

接待的侍从知道沈清晓手里的是黑玉令牌,于是连忙帮忙将药材连匣子取来。

谁知沈清晓刚接过匣子,一旁就传来了嗤笑声。

“我当是谁呢?穿得这么寒酸也往里头挤。”

沈清晓眉头微拧,转头看到几个女子走过来,为首的粉衣女子正是开口怼她的。

菱香看了眼,小声说道:

“小姐,你忘了?这是吏部尚书的女儿殷芳儿,是沈若兰的闺中密友。”

“之前小姐在一次诗会上当众揭穿她戴了假首饰,害她出了丑,所以她一直恨小姐。”

沈清晓这才想起来这桩陈年旧事。

说起来,也是沈若兰挖的坑,故意想让她得罪京中贵女。

偏偏她那时头脑发热,将沈若兰看成最信任的人。

那时沈若兰说殷芳儿抢她首饰还肆意抹黑她,沈清晓便直接当众指出殷芳儿戴假首饰的丑事。

倒也不是沈清晓对首饰有研究,不过是因为箫夜正好将都城唯一的那枚玉佩送给了她。

之后,殷芳儿就一直和她作对。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殷芳儿其实是沈若兰的闺中密友。

就在沈清晓出神的时候,殷芳儿已经走到她面前了。

“沈清晓,你得罪光夫家的人,又设计陷害娘家姐姐,现在还敢出来蹦跶?真是不要脸!”

沈清晓不想和殷芳儿继续这种无聊纠纷。

“我没空闲扯。”

殷芳儿看她要走,伸手就拦住了沈清晓。

“今天这拍卖,没玉牌不许进来,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菱香气红了脸,推开殷芳儿的手,挡在沈清晓面前。

“我家小姐是用玉牌正大光明进来的!”

殷芳儿反手就要给菱香一个耳光。

“你算什么东西……”

可她的手还没挥下去就被沈清晓钳制住了。

“我的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碰就碰的!”

殷芳儿气急,可她费劲也掰不开沈清晓的手。

“你!你别后悔!”

随后,她抬高嗓音,大喊道:

“来人啊!都赶紧来看!这不要脸的女人分明就是混进来的!还敢在这儿摆架子欺负人!”

很快,在殷芳儿的一嗓子下,不少都城的千金公子都围过来了。

“啧,瞧着人长得挺美,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你看她!头上那簪子,我之前在铺子看到过,掌柜说价值连城,她居然戴假首饰!”

“呀!真的!你看她身上穿的,是天衣阁高级款式,但布料没见过,也是假的!”

……

沈清晓不耐烦地甩开殷芳儿的手。

“滚开!”

然而,没想到殷芳儿在这时趁机猛地冲向沈清晓。

她一推,沈清晓另一只手里的匣子应声摔在地上。

里头装着的药材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