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绾语沈睿智急诊医生小说 谢绾语沈睿智完本阅读

桐城。

谢母猛然从床上坐进,冷汗津津。

她略显慌乱的目光扫了眼房间,踉跄着冲进谢天翎的房间,撑着门框强站稳:“订机票,我现在就要去找你姐!”

谢天翎放下手中的《宪法学》,无奈叹了口气:“妈,我知道您不想姐做无国界医生,可现在她去都去了,您就别闹了。”

谢母一下瘫坐在地,潸然泪下:“医生救死扶伤是天职,其实你们爸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大英雄,我也很欣慰他教会你们伟大和无私,可我是一个母亲,只希望我的儿女自私一点,活得更好一点,多考虑自己和亲人……”

闻言,谢天翎眼眶一红,上前扶住谢母,忍着泪将人搀扶回房。

看着靠在床头却仍旧泪流不止的谢母,他哑声问:“妈,您到底怎么了?”

“我梦见你姐刚回来抱了我一下,你们爸出事前我也做了同样的梦,他也是这么抱了我一下,就再也没回来……”

谢母哽咽着,声音都在发抖。

谢天翎兰忙将床头的水拿过来,想让她缓缓。

可谁知谢母刚想接过,玻璃杯底部“嘭”的一声碎裂。

水、玻璃渣撒了一地,刺耳尖锐的破碎声更像一道闪雷在两人脑中轰响。

谢母心恍若被一只带刺的手狠狠一揪,当即昏死过去……

一周后,桐城某医疗基地。

沈睿智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再也等不下去了,直接冲进了办公室。

“已经一个星期了,第二批的人什么时候回来?”

面对他按捺不住焦急的质问,主任却是一头雾水:“什么第二批?我们的人都撤离回来,已经分发去往各个基地了。”

闻言,沈睿智愣住了:“怎么可能?那谢绾语呢?”

话出口,他恍然反应过来。

谢绾语骗了他……

主任诧异看着反应如此大的沈睿智,不解问:“你和谢绾语?”

沈睿智眸光微暗,紧握着拳:“她是我妻子。”

气氛宁静了瞬,主任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长叹一声:“她是个好医生,一定会安全的,第二批物资很快就到,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当晚,滂沱大雨冲刷着被浸在岩浆中一般的城市。

主任正看着关于疫情的报告,一旁的电话忽然响了。

“疫情已经失控,很抱歉梁主任,谢绾语医生在一场手术中不幸感染,已于今天下午六点四十八分离世……”

听到这个消息,主任眼眶倏然一红,只觉胸口突然多了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

一夜无眠。

次日,主任本想让人联系谢绾语的家属,却没想到接到了上级的电话。

“物资已经集齐,今天早上八点多就能到A国F区,多亏了桐城医学院的教授,联系了她国外的朋友。”

闻言,主任眼泪“唰”地落了下来。

如果物资早来一天,都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果,谢绾语也不会死。

只是想起刚听到的那熟悉的医学院名称,他忍不住问:“哪位教授?”

“何琳,她已经跟着物资一起过去了。”

主任心一震。

何琳,是谢绾语的妈妈!

得知这一结果,他眼尾再次泛了红,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告诉何琳谢绾语已经牺牲的消息。

他更不知道何琳在到达那儿面临谢绾语的遗体时会是什么样的悲痛。

可现在,重中之重是疫情!

物资已经到了,他身为医生没有后退的道理。

挂断电话后,主任将基地的医生召集起来,他看着一张张年轻的脸,沉声高喊:“物资已经到达F区,有想回去的,就跟着我走吧!”

回答他的是一双双坚定勇敢的眼神。

在场的医生,没有一个人退却!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从穿上这一身衣服起,他们注定要朝黑暗深处前行。

沈睿智再次踏上直升机,看着窗外越来越远的基地,墨眸一片深沉。

他低喃着:“绾语,等我!”

A国F区。

清晨的风带着丝丝清凉,扑在身上驱散原有的闷热气息。

望着遍地黄沙,沈睿智下了直升机,不知为何心底的不安像被催发了一样,让他更觉心慌。

眼前是有条不紊的志愿者和医护人员,他却没能搜寻到惦念多日的谢绾语。

只是在隔离房所在的区域外围着一圈人,沈睿智一怔,鬼使神差地走过去。

还没等他走近,一道声嘶力竭的嘶吼犹如针刺破了他的耳膜。

穿过空隙,他看见谢母不沈医护人员和谢天翎的阻拦,拼命地想闯进隔离房。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扭头掩面落泪。

沈睿智呼吸一滞,连同心都随着谢母的哭喊一点点下沉。

他抑着心尖上的抽痛,快步冲上前。

隔着护目镜和玻璃,他看见一个人躺在里面,身上盖着白布,只露出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

沈睿智瞳孔骤然紧缩,戴着戒指的手止不住地发颤。

那是,谢绾语!

一瞬间,沈睿智只觉天地都颠倒了,一种致命的窒息感和失重感扑面而来。

与此同时,临海市医院的领队哽咽沉重的声音在响起。

“临海市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在此接我们的英雄谢绾语回家!”

“临安市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在此接我们的英雄谢绾语回家!”

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一声一声地传递着……

顷刻间,乡音响彻在整个基地,为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抗疫英雄铺成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