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饮最新章节傅青栀卫景昭傅青栀小说阅读

明艳笑着,温婉道:“回父皇的话,儿臣才学了七八天,唱的不好,让父皇笑话。但母妃常说,她这一生最爱的就是这一出曲,所以儿臣想唱给母妃听。”

卫景昭看了盈真一眼,满满都是情意,“是,因着这一出曲,朕与你母妃才得以相见,明艳唱的很好,父皇喜欢极了。”然后又对周芸秀几个有子嗣的宫妃道,“古有老莱子七十岁戏彩斑衣,今有明艳公主一曲团圆,你们也都有生养,要多向皇贵妃讨教,是如何教导出这样孝顺的好孩子。”

周芸秀裴婉修等人虽然心里不忿,面上还是要笑着行礼,说:“皇贵妃娘娘是后宫之主,为臣妾等作出表率,臣妾唯有追随而已。”

卫景昭笑着点头,又捏了捏明艳的脸,玩笑道:“画的也好看,再过几年明艳也要嫁人了,不知道哪家的小子得了便宜,娶得朕的女儿。”

明艳忸怩起来,扯着卫景昭的袖子撒娇,“父皇又胡说,明艳还要陪着父皇和母妃。”

卫景昭哄着说:“好,父皇也陪着明艳,你先去将脸上的油彩洗掉,好好来陪朕与你母妃看戏。过两天让赵和带你去朕的库房,喜欢什么随便挑。”

明艳起身,规矩地行礼谢恩,才随着凌香下去清洗。

卫景昭带着为人父的欣慰,看着明艳远去,偏过头与皇贵妃说了几句话,又对婉嫔身边的敏恪公主招手:“敏恪,过来给父皇看看。”

婉嫔不意有这样露脸的机会,忙推一旁的孩子,教她过去给父皇行礼。敏恪才五岁,人一多就有些唯唯诺诺,这会子母妃推她,不免就有些紧张。

敏恪小心翼翼地行了一个万福,小声说:“敏恪给父皇请安。”

卫景昭向她招手,“来,父皇抱抱敏恪。”

敏恪怯怯地看了眼母妃,见婉嫔点头,她才蹭到卫景昭身前。

卫景昭皱了皱眉,还是抱起了敏恪,放在膝头,温声问:“敏恪也马上要六岁了,想不想与大皇姐一起去书房念书啊?”

敏恪十分慌乱,回头去看自己的母妃,卫景昭肃然道:“别去看你的母妃,你是大顺朝的二公主,父皇像你这么大时候,许多事都已经自己作决定了。”

裴婉修性子强势,在女儿面前同样如此,母亲的说一不二导致小小的孩童什么也不敢自己拿主意,眼下父亲一严肃,敏恪心中上下打鼓,没有母妃的肯首又不敢胡乱说话,当即眼眶就红了。

卫景昭觉得老大没意思,同样是天之骄女,明艳飞扬自信,不知道敏恪怎么会被养成这样胆小的性格。

只是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还是拍着小姑娘的背,尽量放下脾气,哄着说:“父皇不是说你不好,是盼着你拿出公主的气度来,你按着心里想的,告诉父皇,愿不愿意明年一开春,就同大皇姐一起去念书?”

敏恪这才小声道:“回父皇的话,儿臣愿意。”

卫景昭这才展颜笑了,让赵和拿细软的点心来给公主吃,心里却盘算着婉嫔实在不适合养孩子。

青栀与孟念云、贺梦函坐一桌。贺梦函自侍寝后擢升为昭华,与青栀她们也有些往来,如今看到皇上与两位公主父女情深的模样,就感慨道:“果然在后宫里,有亲生的孩子,比什么都要紧。”

青栀便指着贺昭华笑对念云说:“你瞧瞧,她也才十七岁,就念着儿孙满堂的事了。”

梦函比青栀大两个月,这会儿就红了脸去拍青栀的手,“妹妹好没正形,我说的可都是正经话儿,再过几年,若是再没孩子,你看看心急不心急。”

青栀见她急了,这才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我虽是玩笑,可也把姐姐的话听到心里了,姐姐放心,再过几年,咱们一定都会有孩子。”

念云憨憨地在一旁笑。三个美人凑到一起,又显得明媚大方,总能吸引旁人的目光,连卫景昭都往这边多看了几眼。

董玉棠气的在一旁搅手里的帕子,她入宫一个多月,也没交到什么好朋友,低品阶的她看不起,高位份的又都是老人儿,早不肯与谁走的过近。至于太后,她去了几回万寿宫,那繁琐的、伺候人的活又干不来,前两天再去连太后也不爱见她了。

当然这暗暗捏帕子的模样青栀她们没看见,自然被有心人记在了心里。

又唱了几出戏,日渐西斜,正殿那边的晚宴也开始渐渐摆起来。赵和过来和卫景昭耳语了几句,卫景昭就起身道:“正殿那边已然摆好宴席,众爱妃随朕入席罢。”

然后他伸出手,牵过了皇贵妃。盈真面上染着红晕,心里无比地感激诞辰这日皇上给她的尊贵,她一手牵过明艳,三个人宛如一家三口般领先而去。

旁人倒也罢了,唯有周芸秀舌尖苦涩,明明她才是生有皇长子的人,却远远不及卢盈真在皇宫里、在皇上心里的分量。

觥筹交错,佩环叮当,席间莺莺燕燕,温言软语缭绕,御膳芳香四溢,此刻的绮华宫真正是人间最繁华的所在。三皇子卫启和也下了书房,来与养母庆生。

卢盈真鬓云香腮,倚在卫景昭身边,正低语着说些什么,忽然那边席上乱了起来,有妃嫔起身过去或拿帕子捂着口鼻离开。

盈真皱了皱眉,起身看去,却是雅容华失仪,在宴席上竟然呕吐了出来,申才人申娆一向是个好心的,赶过去给她打理,本来坐在一旁的婉嫔则一脸嫌恶躲得远远的。

好端端的寿宴被自己打断,何雨深也有些尴尬,但那会儿上了一盅乌鸡枸杞汤,也不知怎么的,才闻到那味儿,她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当下赶忙起身请罪,“嫔妾身子有些不适,惊了皇贵妃娘娘的寿宴,还请恕罪。”

卢盈真有些不高兴,但心里担心的是另一件事,当即就说:“既然如此,妹妹就先回积雨榭好好歇息,请太医来看看。”

何雨深行了礼,正要走,本来在一旁静默不语良久的丽昭仪忽然问道:“慢着,方才是上了一盅乌鸡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