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重生妖娆小娇妻狂撩高冷老公许瑶傅寒深章节免费阅读

有毛病!

是个聪明人,都会离盛世远远的。

这偏偏这个女人,却主动撞上来。

要么就是太闲了。

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

许瑶见他们都一脸匪夷所思,无法理解的看着她,她笑了笑,没再说话。

她也不指望他们一开始就能接受自己。

来日方长。

她有的是机会证明自己是认真的。

因为还没有正式上班,许瑶在和四人认识过后,就先离开公司了。

面试完没事干的许瑶回到林园,就去了复健室。

这几天傅寒深都很积极的在做复健。

老爷子得知傅寒深答应做复健后。

没少打电话来感激她。

说她是傅家的福星。

总之就是一堆感激的话。

老人家很高兴。

她从电话里就能听出来了。

许瑶很想跟老爷子说。

她才不是傅家的福星,她是傅家的灾星。

她上一世不仅气死了老人家,还间接的把傅寒深也给害死了。

她这算哪门子的福星呐。

不过好在一切重来了。

她啊。

不指望当什么福星。

她就只想好好的尝还上一世欠傅寒深的一切。

弥补上一世的过错,好好的陪伴在他,莫要再辜负他的一往情深!

许瑶趴在复健室的玻璃窗上,偷偷摸摸的看着,没敢光明正大的看。

因为傅寒深第一天的时候就下了命令,他复健的时候,不许任何人靠近复健室。

发现的话,直接赶出林园。

当然。

傅寒深是不可能把她赶出去的。

所以她才敢有持无恐的过来。

她也是能够理解傅寒深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所以她打算偷看一眼,就走。

复健室里。

傅寒深双手扶着两边的复健器材,在站立。

他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可以坚持站住十分钟没有倒下。

许瑶隔着玻璃看到傅寒深抬脚了,他似乎在尝试行走了。

许瑶握紧了拳头,心里无声的替傅寒深打气:傅寒深,加油!

还没等许瑶打气的手势做完。

里头的傅寒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双手从栏杆上松开,紧接着,他整个人直接摔在地上!

许瑶看到傅寒深摔倒,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走到门口,想要进来扶傅寒深。

但是她走到门口,就猛地停了下来。

她转身回去玻璃窗边,她看到傅寒深自己已经重新爬起来了。

虽然爬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但他还是扶着栏杆,重新站了起来。

接下来。

傅寒深像是在自虐一般。

摔倒,爬起!摔倒,爬起!

他一直都在重复这两个动作。

许瑶看着心里难受。

她干脆不看了。

她转身,正要离开。

谁知道一转身,就看到了过来查看傅寒深复健进程如何的医生。

许瑶尴尬的看着医生,有种做坏事被抓破的窘迫感。

医生朝她笑了笑,“三少夫人,您在偷看三少做复健?”

都被抓破了,还不承认似乎也没意思。

许瑶点点头,“嗯。”

她眼角余光又瞥见傅寒深摔倒了。

这一次,他似乎摔的有点狠。

她隔着玻璃,都能感觉到他在泄气。

因为他没有像之前那般,摔倒了就重新爬起来。

而是趴在地上,用力的捶打了几下地毯。

她眼眶一热。

很心疼傅寒深。

她不是做复健的人,她不懂傅寒深的痛。

但是看到傅寒深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来,一直到现在,像是绝望了一般,只能愤然的捶打着地面,来发泄自己。

她好像忽然懂傅寒深之前说的话了。

他说:明知道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会站不起来,为什么还要去尝试?为什么要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当时她怎么说来着?

说什么失败了一次,还有千千万万次。

说傅寒深,你真的很逊!你都还没有尝试过,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许瑶忽然自己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没有经历过傅寒深经历过的绝望,她说的太轻巧了。

她真的说的太容易了。

她现在才知道,失败一次,重新爬起来,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傅寒深一点都不逊!

他真的真的很勇敢!

他真的真的很努力!

只是为什么。

老天要这样对他。

为什么不让他快点站起来!

许瑶眼泪憋不住了,她忙别开头,抬手抹了把眼泪。

“三少很努力。”医生走了过来。

他对许瑶说:“他是我见过的患者里,最有毅力最坚强的患者。”

医生可惜的摇了摇头:“只是三少的问题,在于心,不在于身。”

“什么意思?”许瑶面色一怔,她转头去看医生,眼底明显有着泪花,眼泪没有掉下来,蓄在眼眶里,像极了倔强的小鹿。

医生说:“三少伤的不是腿,他伤的是心。”

许瑶怔怔的望着医生,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三少夫人,您看。”

医生指着玻璃窗,里头的傅寒深似乎又振作了起来,他重新爬起来了。

他笔直的站着,像一株毅力生长的白杨,坚强不屈。

医生叹息:“三少他能站起来,就证明他的腿早就好了。”

“可他为什么一行走就摔倒呢?”医生给出了致命的答案,“那是因为他的心病了。”

“三少夫人,不瞒您说。三少想要重新站起来行走,他就必须先走出他内心的结。”

医生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话实说:“如果不能走出,那么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再像正常人那般的行走了。”

许瑶看向玻璃窗,隔着一道玻璃窗,她能感觉得到里头傅寒深迫切想要行走,却屡次失败的落寞感。

他没有再继续强行走路了,他只是那样笔直的站着。

他双手撑住两边栏杆,眼睛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瑶不知道傅寒深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心结,会让他有这种特殊的行走障碍。

“三少夫人,您身为三少的妻子,我希望您能多多开导三少,让他放下过去的是是非非,正视自己。

只有勇于面对自己了,他才能真正的站起来啊。”

医生也不想看着一个天之骄子就这样没落。

他觉得许瑶能够劝傅寒深答应做复健,想必在傅寒深的心里,许瑶是和父母同等重量的存在。

他是除了傅家人之外,那件事的唯一外人知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