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病娇相公我不要了大结局小说何恬田陆扶星全章节阅读

何恬田是被热醒的,准确来说,也是被窗外一棵老槐树上几十只知了震天的叫声吵醒的。

她掀起冗沉的眼皮,眼前就寒光一闪。

她察觉到气氛不对,猛然坐起来,下一秒,一把锋利的镰刀从高处砍落,直直砍在她腿刚才待过的地方。

好险!

何恬田讶然睁大眼睛,对上始作俑者——一个身着古装,样貌出众的青年,眼神漆黑冰冷,看着她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眼看着他把镰刀从床上拔起,再一次有欲砍下来的冲动,何恬田一个翻滚躲在角落:“大侠!且慢!”

且不说她为何突然出现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对上这么个变态美青年,何恬田的当务之急是,保命要紧!

就在她做好青年会不听她的话再一次发癫砍下来的准备时,对方竟然真的停了下来,纤长的睫毛上上下下浮动,将她打量了一遍。

然后,他略显红润的薄唇微张,略显幽怨地看着她:“娘子,听话,只要把腿砍断了,你就永远不会出去私会朱二狗了。”

何恬田脸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现在明明是他要实施暴力,为什么一副他是那个受了委屈的怨妇脸?

大哥,病娇不可取啊!

何恬田深吸一口气,再略带安抚试探道:“那个,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再去见什么朱大狗朱二狗的了,你先把镰刀放下?”

见对方依旧不语,她才夹着嗓子:“相公?”

做人,要能屈能伸,先哄下这个变态再说。

青年看着她的眼睛,思考了片刻后,像是想通了什么,然后...摇了摇头,在何恬田惊恐的目光中再一次举起了寒光闪闪的镰刀!

“呜呜呜,娘亲,我怕......”吱呀一声,屋子里一个木柜门忽然开了,露出一颗圆溜溜的小脑袋,连滚带爬地朝何恬田扑过来,到了半路,又自个左脚绊住了右脚,啪叽一下摔在地上,“呜......”

何恬田见青年被突然冒出来的小萝卜头吸引了注意力,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冲上去就准备把青年手中的镰刀夺掉。谁知她力气太大,不光把镰刀夺走了,还把青年给压趴下了,她结结实实狗趴式地跟青年来了个亲密接触!

而被她扔出去的镰刀直接甩飞了四五米远,当地一声深深钉在了墙上!

“娘亲。”地上的小萝卜头本来要哭,看见爹爹和娘亲突然抱在一起,瞬间忘了刚才的烦心事,一双黑糯糯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何恬田,然后吸溜一口鼻涕。

何恬田上辈子单身二十来年,别说生孩子,连个男人的手抖没摸过,这当然激发不了她的母性,何况还是一个看起来傻不溜丢的小孩,但刚这小孩也勉强算救她一命,她爬起来的同时,顺手揣上他就往外一起跑:“救命啦!杀人了!”

然而她刚一踏出门,就被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惊了一下,院中一棵古槐遮住半边天日,下面放着一张木桌,几个凳子,一把芭蕉扇,外面正对着一扇古香古色的大门,四周的院墙只有一人高,一眼就可以看到院外的空旷。

显然这已经脱离了她原先居住的一线城市,那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哪里看得到这样原始的场景。

头顶的知了齐齐乱叫,扰得人心智全无,何恬田几乎是冲到角落的水缸旁,看清了自己完全陌生的脸。

那是一张清秀漂亮的脸,可,不是她。

“娘亲?”小萝卜头见她不动,开始挣扎想从她身上下来,“小乖要喝奶奶......”

何恬田还没听清他的话,就一阵头晕,猛然间有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碎片一股脑地往她脑袋里涌了进来。

她不是被人绑架了,而是穿越了,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农业大学高材生,穿越到了这个不知名朝代的某个犄角旮旯的小山村里,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村妇何恬田。这里的人世世代代以种田为生,穷的时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忙了三季饿四季。

刚才那个拎着镰刀要砍断她的腿的,是她这个身体的夫君,叫陆扶星,平日里性子就阴沉沉的,村里人都不爱与他来往,因是考上了秀才,平日里会替人抄书换一些银钱,她娘家才高看他,把她嫁了过来。

而她现在身旁的小萝卜头,是陆扶星在外面捡回来收养的小乞丐,而且还是个小傻子,村里人的口粮都少,谁家都紧巴巴的,为此没少笑话陆扶星是个闲得蛋疼没事干,还让原主娘家一顿不乐意,把原主给骂了一顿。

原主嫁过来就不喜欢陆扶星这个阴森森的人,自然也不喜欢他带回来的小孩,旁人都怀疑这肯定是他在外面跟哪个女人偷生的,不然怎么吃饱了没事干养个傻子浪费粮食,原主听到风言风语,更加厌恶这对父子,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很快和村里游手好闲的朱二狗勾搭上了......

回想到原主还有点脑子,没那么快跟朱二狗苟且,差点被突然穿越刺激得背过气去的何恬田总算缓了一口气。

“娘亲,喝奶奶!”见何恬田不搭理自己,陆小乖开始呜呜嗷嗷地哭,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然后开始扒拉何恬田,朝着她的胸膛进发。

何恬田此时此刻回过神来,额头上几乎是一片铁青,拎小鸡仔似的把他拎了起来:“奶奶,没有!”

乡下妇人们平日里还真没那么含蓄,有事没事逗逗大小伙子胖小子的,没事就逗陆小乖让他回家找他娘喝奶,久而久之,这小萝卜头就每天闹着喝奶。

陆家虽然没穷到饿死孩子的地步,但平日里陆扶星还要读书,吃穿用度上面仅仅是够个温饱罢了,哪有那个闲钱给他买零食。

陆小乖听何恬田说完,就又哼哼唧唧哭起来,何恬田却暂时没空搭理他,而是往身后看一眼,确定陆扶星没追出来,才又把他放下,额头上青筋跳了跳:“奶奶会有的,别哭了,站这别动!”

好在小家伙够听话,听何恬田这么一说,立刻抿起肉嘟嘟的小嘴巴,眼泪还湿漉漉地挂在睫毛上。

何恬田很满意,这孩子好啊,傻是傻了点,但听话的崽都是好崽,她现在得再去看看陆扶星,跟他好好聊聊人生,不然,这日子没法子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