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荡魔录吴枫童瑶章节免费阅读

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哒哒的马蹄声伴着杂乱的小商贩的叫卖声,让人对这个碧落小镇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像是仰天城一样繁华。

在小镇街角一个凉席摊儿旁边,吴枫紧紧的将小师妹童瑶护在身后,死死的盯着不远处手持一张画像四处打问的烈火宗弟子。

直至烈火宗弟子走远,吴枫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右手紧紧捂着崩裂的伤口的位置,无力的垂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

仰望着灵剑宗的方向,心中一片悲鸣。

“呜呜!”

痛苦又无助的小师妹,靠着墙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滑落,跟吴枫一起垂坐到地上。

看着年仅十六岁的小师妹哭成这样,吴枫的心里同样不好受。

昨日从灵剑宗下山的时候还好好的,掌门师尊还帮自己疗伤。

仅仅一夜的时间,灵剑宗飞灰湮灭,而自己和小师妹,竟成了灵剑宗唯一因不在宗门而得已幸存的两个人。

“别哭了师妹,趁天色还早,我们赶紧走!万一到了晚上,怕是来搜寻我们的人会更多,我们就更走不了了!”

吴枫想要伸手抓童瑶的衣袖,却被童瑶快速躲闪开。

“我不走!我不明白,他们明明是来搜救我们的,为什么我们要躲着他们!”

吴枫朝烈火宗弟子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无奈叹气,他宁愿是自己想多了。

“师妹,你看他们哪有来搜救我们的意思?来捉拿我们的还差不多。”

童瑶哭声渐歇,拿袖子随意抹了一把眼泪。

“他们凭什么抓我们,我们可是灵剑宗唯一的幸存者了,抓了我们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吴枫盯着小师妹清澈的眼神,生不起任何欺骗她的心思,但自己又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测,只能从长计议。

“哎,希望是我多想了,以后你会知道的,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童瑶本是刁蛮小公主,从小到大吆五喝六惯了,但唯独她的刁蛮对吴枫起不到任何作用。

刚想问个究竟,才发现吴枫已经站起来走出去十几步远了。

“喂!”

童瑶心中虽然气愤,但整个宗门就剩下他们两个相依为命,又不得不赶紧追上去。

按照吴枫的猜想,坊间流传出来的消息,全都说不通。

而且,吴枫隐隐感觉,灵剑宗一夜之间覆灭,绝对有蹊跷。

甚至就连四大宗门四处派人搜救自己,都透着耐人寻味的意图。

按照坊间传言所说,灵剑宗世代奉命镇守丙字号魔族封印祭坛,也正是从祭坛封印里逃出来的魔族为了报仇,才夜屠灵剑宗。

可一个月前,正是自己携镇海印带队前往丙子五号祭坛加持封印,期间还斩杀了二十余头前来阻挠的魔物。

也正是那一战,自己才会身负重伤,经脉中沾染了魔族毒物的本命魔毒,导致自己原本筑基后期修为一再跌落至如今的练气三重境。

一旦动用真力,那魔毒便会发作,肆意破坏经脉,犹如附骨之蛆,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无法清除掉。

一个月来,掌门师尊耗费了大量的天才地宝,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真元为代价,替自己压制伤势。

直至昨日下午,掌门师尊对自己体内魔毒也无计可施,便让自己独自下山,去往昆灵域的灵丸宫,寻求解毒之法。

倘若真的是魔族为复仇而来,那为何没接到任何一个丙字号封印祭坛被破的消息?

不出百年,魔族封印便到了最薄弱的时候,一些漏网之鱼一定千方百计去破坏封印,迎接魔族大军的到来,又岂会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己,成群结队杀向灵剑宗?

所以,灵剑宗的覆灭,定然与魔族无关。

既然灵剑宗并非覆灭于魔族之手,为何四大宗门不站出来辟谣?反而默认了这一切?

谜团越来越深,不由得让吴枫想起了师尊交给自己的镇海印。

本应该从丙字五号封印祭坛回来第一时间上交的,但却因为自己身负重伤,一直拖到了现在。

可现在,吴枫就算想要把镇海印交给师尊,也晚了。

下意识的,吴枫摸了摸自己的纳戒,看着童瑶追了上来,不由得自己也加快了脚步。

身上的这套皂罗袍,怕是不能穿了,但凡有修士看见这身皂罗袍,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灵剑宗的服饰。

一把拽住小师妹,转身钻进了一个裁缝铺。

等二人再次出来,每个人身上都换上了粗制麻布衣服,头发也故意弄得凌乱了一些,这才悄无声息的往出小镇的方向走去。

拐过街角,悄悄往出小镇的街口望了一眼,吴枫一把将探出身子的小师妹拽了回来。

“师兄?”

童瑶本就不满吴枫把自己的花容月貌给糟蹋的一塌糊涂,此时又不明所以的被吴枫给拽住,吓了她一跳。

吴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探出半个脑袋,望进出小镇的牌楼处望去。

只见四名烈火宗弟子分列道路两旁,每见到一人,便张开画像查证一番。

要是自己就这样带着小师妹走过去,肯定会被认出来,怎么办!

眼下,自己急需马上赶到昆灵域的灵丸宫,只有解了自己体内的魔毒,才有可能重新修练回筑基后期修为。

到时候,自己一身的修为恢复了,再带着小师妹赶奔四大宗门一探究竟,就算不敌至少也能带着小师妹逃离。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走!”

说着,吴枫拽着童瑶往回走。

等吴枫带着童瑶再次回来,身边多了四名轿夫和一头红鬃马。

身着大红吉服的吴枫心怀忐忑的端坐红鬃马上,童瑶则坐进了大红轿子里,由四名轿夫抬着,往小镇出口大摇大摆的走去。

“站住!”

一名烈火宗弟子伸手拦下轿子,端坐红鬃马上的吴枫神情更加紧张起来。

“各位仙使,小可今日大婚,倘若冲撞了各位仙使要务,还请各位仙使多加担待,不胜感激!”

说着话,吴枫也有了充足的理由将自己平日里高傲的头颅低下来,尽量不让他们看清自己的脸。

只要他们认不出来自己,这一关也就算是过了。

一名拿着画像的烈火宗弟子狐疑的盯着吴枫,严肃得让人心里更加慌乱。

“抬起头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自己并不怎么精通伪装之术,仅仅是在脸上点了一堆黑点儿,远远看起来像长满了麻子。

也不知道这么粗劣的伪装,能不能瞒过烈火宗弟子。

真要是发现了,以自己练气三重境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是身边这四名筑基初期弟子的对手?

吴枫的心跳骤然加速,后背也逐渐被自己的冷汗打湿。

倘若自己直接拒绝抬头,肯定就露馅儿了。

事到如今,只能咬紧了牙关,硬着头皮,把一张麻子脸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