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尽头是你苏向晚秦时亦小说(完整版)阅读

“我不小心惹的妈咪生气了,等今天晚上妈咪回来,你要好好的替爸爸说情,知道吗?”

豆豆懵懂的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满心都是自己马上要见到妈咪了,根本没有在乎秦时亦刚才都说了点什么。

……

继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后,秦时亦跟豆豆两个人又凭空的消失在了苏向晚的生活之中。

连着几日上班的时候,苏向晚都不由自主的想起来豆豆的可爱模样,但是又想到自己跟秦时亦两个人巨大的差距。

现在那个男人连未婚妻都已经有了,她再孤独的留恋他,也没有什么用法,只能让自己伤心。

终究是自己不该动那一丝隐晦的心思。

从公司里折腾了整整一天,下班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在楼道里面就隐约的闻到了不少饭菜的香味,苏向晚感觉到了饥肠辘辘,偏偏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回去之后还要自己做饭吃。

钥匙在门锁上转动了半圈,苏向晚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家里好像有人来了。

心底突然有了这种猜测,又担忧是小偷进了屋子,苏向晚开门之后不敢进去,只是站在门口冲里面大喊。

“我回来了?”

“妈咪!”伴随着一声惊喜的欢呼,一个软绵绵的小朋友就钻到了苏向晚的怀里不肯下来。

看着几乎是失而复得的孩子,苏向晚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狠狠的在豆豆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我好想你呀,可是太奶奶不让我来看你。”

苏向晚的脑海里闪过那个凶巴巴的老太太,心里面不由得一暗,但豆豆肯定不会是一个人前来。

屋里面坐着的人是谁想必也该清楚了。

进屋之后,果然屋里坐着的是面无表情的秦时亦,看见苏向晚进来了之后,嘴角才带了些许的笑意。

“你回来了?”

“出去。”

秦时亦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不少,“晚晚。”

“我让你出去。”

闭上眼苏向晚压根就不敢睁眼看看自己眼前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着的话:“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

“别这么说……”男人的声音里面带上了一丝哀求。

秦时亦自然也是猜测过,苏向晚会生自己的气,但是却没想到会气到这个地步。

甚至连听自己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直接让他离开。

“我一个单身女人家里面,自然是不能出现有未婚妻的男人,孤男寡女的,让旁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说我的闲话。”

神情更是暗淡了些,但是秦时亦却没有强行要求继续留在这,毕竟苏向晚说的也是实话。

“我现在就走,但是豆豆你总要留下的吧。”

“一起带走。”

虽然根本就舍不得香香软软的小团子离开自己的怀抱,但是苏向晚既然想要跟秦时亦彻底的一刀两断。

就一定要狠下这个心。

“这是你儿子,又不是我儿子,我一个单身的女人带着个小孩像什么话,况且你又不给工钱。”

虽然说苏向晚根本不想说出去恩断义绝的话,但是却只能不断的提醒自己。

秦时亦是个有未婚妻的人,自己现在行为不检点,便是实实在在的小三。

无可奈何,秦时亦只能一步三回头的带着豆豆离开这里。

豆豆自然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见到妈咪,就要跟着爸爸离开,抓着苏向晚的手,不愿意松开。

“不要走,我想跟妈妈在一起。”

心里面默默的给自己的便宜儿子点了个赞,这一波操作算得上是合自己心意,秦时亦面子上装出一副难过样子。

“你妈不要你了,我们走吧。”

面子是什么?我们秦大总裁从来不知道。

毕竟没有什么是比追妻更重要的了。

上坟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孩子还小,虽然不知道两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闹别扭,但是一听见苏向晚不要自己了。

当场哭了起来,这副撕心裂肺的架势像是要把嗓子给喊哑。

苏向晚的心都碎了,但是却只能狠下心来,直接把两个人关在了门外。

似乎是没想到苏向晚当真能如此的狠心,再看自己儿子哭的凄惨,秦时亦也是一片凄凉,早知道自己就不说那一句话了。

连哄带骗的被小崽子,折磨了整整半个多小时,秦时亦才算是把人给哄住。

“我会在你家楼下等着你改变主意。”

简单的一条微信就这么发了出去,男子带着豆豆下楼坐着。

一身休闲装的男人,丝毫不在意身上昂贵的衣服,直接跟大妈们坐到了一起。

豆豆也懂事的坐好,等着妈妈下来接自己。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在外面坐着倒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清凉,苏向晚丝毫不担心豆豆生病。

只是看着两个人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苏向晚拉上窗帘,在屋里干自己的事情,眼不见为净。

夜半时分,窗外的打雷声惊醒了苏向晚,又想起了秦时亦白日里说过的话,心里怀揣着担忧,悄悄往楼下看了一眼。

一大一小两个阴影正坐在台阶上,被暴雨淋着。

苏向晚的心里骤然纠紧,秦时亦居然还真干了让一个小孩子淋雨的事情。

先不说这么大的暴雨,连一个成年人都抗不住,豆豆还是个一岁多的孩子,天下竟有如此狠心的父亲。

心中更是不由得对秦时亦多了几分的厌恶。

连亲生孩子都能当成博同情的道具。

连忙翻找出手机,给秦时亦发出了消息。

“还在我家楼下?”

正躲在车里,哄骗着儿子睡觉的秦时亦,猛然听到手机的提示音,顿时激动地翻身。

这么大的雨,自然是不能放着豆豆在外面淋雨,可是如果不演苦肉戏,苏向晚又绝对不会心软。

思来想去,秦时亦便干脆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在外面搭了个架,反正晚上天黑暴雨也看不清。

眼见苏向晚果然如自己意料的一般,开始心疼孩子,秦时亦的眸子里泛起了些许激动的光芒。

“还在,你看见我了吗?”手指微动,秦时亦假装自己此时正在外面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