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暗恋的世界里丁羡周斯越章节免费阅读

期中考试前一天, 课间休息,刘江进来发考场分布图。

“你们记下自己的考场号,别走错了, 考试该带的东西都别漏了, 期中是检验你们半学期成果的考试, 能最快发现问题, 并且解决,所以请你们一定要认真对待这场考试。”

丁羡对着那张图, 很快找到自己的名字, 紧接着,旁边就是周斯越的名字,兴奋地看向身旁的人:“哎哎哎, 咱俩一起诶。”

周斯越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胸前,难得认真听着刘江讲话, 听见声儿,瞥一眼旁边的小姑娘,瞧她高兴的模样, 当头浇下一盆冷水:“高兴什么?我这回可不会给你抄了。”

“……”

丁羡不服气的,哼一声:“你要考不过我,你怎么办?”

周斯越轻蔑地一笑:“我挺好办的, 关键倒是你, 你考得比我差, 你怎么办”

丁羡成功被带入沟里, “我就……请你吃一礼拜的食堂。”

“那就这么说了。”

哎?!!

午休快结束的时候,邓婉婉跟何星文忽然吵了起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争得面红耳赤。

把睡得迷迷瞪瞪的丁羡都给惊醒了,眼睛从手臂间抬起,看着晕晕乎乎的世界,耳边一声轻笑,一个中午没说话,刚开口,声音沙沙又低沉:“醒了?”

丁羡揉揉眼,坐直身子,“你又没睡啊?”

周斯越自嘲地勾唇笑:“男人不就是劳碌命?”

丁羡被他半句话逗得哧笑了下,揉着眼睛,醒神,看窗外:”是是是,就你最辛苦。“说完,转回头,看着还在争吵的两人:”他俩怎么了?“

周斯越摇头,不知道,忽然就吵起来了。

丁羡竖着耳朵,听了两嘴,也都明白了。

起因是邓婉婉被分到跟何星文做这周的包干区值日。

当初刚入学的时候,校长在国旗下就说了,为了照顾重点班同学,特意在足球场留了一块特大的包干区给三班同学,希望他们在学习之余能注重“身体锻炼”,劳逸结合。

但何星文这人除了学习,对其他事儿都不上心,都快到周四了,也没见他在包干区出现过,都是邓婉婉中午一个人把地扫了,邓婉婉私下里已经埋怨过很多次,但也都不见何星文改善。这不,刚扫完地回来,就把扫帚往何星文身上一丢,火冒三丈地把人骂了一通。

何星文正解题呢,被这一扫帚丢得也是怒火中烧,“邓婉婉,你发什么神经病?”

“何星文,你要学习我不要学习?你好意思么?一个大男人,留一个女生在包干区扫地?”

何星文题解不出来烦得很,“包干区你爱扫就扫,我扫不扫是我的事,我最近要参加竞赛,没空。”

大半个班级的同学都被他们吵醒了,陆陆续续发出不满的声音,身为邓婉婉好朋友的女班长终于忍不住去劝,“何星文,你是男生,你就不能让让婉婉?”

何星文切了声,没有再说话,重新捡起刚刚被摔到地上的作业本放回桌上,继续写题。

空气凝固到了一个顶点,邓婉婉愣是站在原地没动,忿恨地眼神死死盯着何星文,女班长去拉她,小声劝:“婉婉,算了……先别气……”

邓婉婉牢牢杵在原地,任她怎么拉扯也不肯动,全班都以为这僵持的气氛要维持到上课的时候,邓婉婉又说话了。

“周斯越也要参加竞赛,他怎么就没你这么多毛病?也没见人家跟你一样,难怪杨老师喜欢他,不喜欢你。”

此话一出,有半数人将目光转移到后排的周斯越身上,丁羡顺势将目光移过去,他跟个局外人似的,埋头写题,眼皮都没掀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何星文拿周斯越当自己的假想敌,虽然他平时表现出对周斯越有多么不屑,但这帮敏感的学霸都明白,谁跟谁是竞争关系。

何星文切了声,“谁不知道你喜欢他。”

少女心思忽然被人这么光明正大地在全班同学面前轻描淡写的点出来,如果换做是丁羡,她可能真的会疯。

班级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这回,连另一半的目光也都朝周斯越看过来了,而周斯越下意识抬头扫了眼丁羡,两人四目相撞,又同时察觉异样,别开脸。

邓婉婉愣了,没想到何星文会把这种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两人坐过几天同桌,确实她经常会在何星文面前提周斯越的解题思路很清晰,方法也很简单,比他的思路简单许多,但她没想到,何星文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件事点出来。

还不等她反击,何星文又开口,这次的攻击目标,直接从邓婉婉变成了周斯越,口气讥讽:“杨老师拿他当亲儿子,保送名额都给他准备好了,清北苗子,我可惹不起。”

一句话,把周斯越所有的努力跟实力全部否定。

也许别人看到的周斯越或许天赋更多,但作为同桌的丁羡,知道他花在数学上的时间不必别的人少,相反,最近因为她,他还减少了打球的时间,几乎将所有时间都花在数学上。

也许是他生来给人感觉散漫又不正经,更不爱为自己辩解,交朋友他也都随性所欲,谈得来就聊,三观不合也维持应有的尊重,大概也有些人会抱着跟何星文相同的想法。

“何星文,我以前觉得你也能考清北,不过现在,我觉得你大概也就只能考个北大青鸟了。”教室寂静,丁羡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清亮,她用一种十分无辜且轻松地口气说:“反正,我身边要是有朋友能考上清北,我心里肯定是为他高兴的。”

班里窸窸窣窣响起几声笑。

丁羡说话,孔莎迪也坐不住了,连宋子琪也冷笑着刺了何星文几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何星文,你这种小市民的心态可要不得。”

何星文见占不到上风,憋着一肚子火气,摔了本子去写题了。

班里恢复平静,陆陆续续有人起来去上厕所,倒水,准备下午的课。

周斯越靠在椅子上,拿眼睛斜丁羡,口气一惯的调侃:“可以啊,小白兔都学会怼人了?”

“这不都你教的好?”丁羡看着他笑。

周斯越目光笔直望着她,看她笑得跟个傻子似的,忍不住低着头笑骂了一句,“傻。”

温暖的阳光在窗外懒洋洋的洒进来,淡金色的光线一束束打在空中,不刺眼,照着空气中的浮尘,更像是一只温柔的手,轻抚这些少年的脸。

那时,她经常会想,周斯越长大后,真正成为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周斯越,我其实不傻。”丁羡忽然开口。

身旁的少年也收敛了笑意,转回头,目光重新投到卷子上,口气清冷:“我知道。”

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因为明天期中考试,体育老师也不再安排别的任务,让他们自由活动,就当放松心情了。

男生们围在操场上酣畅淋漓地打球,女生则三五成群地聚在树荫下闲聊。

孔莎迪拉着丁羡在篮球场边沿看周斯越和宋子琪打球,嘴里还在说着中午的事儿,“你中午真把我吓到了,你怎么那么勇敢呢?”

丁羡目光追随者场上某个灵动的身影。

周斯越被人严防死守在三分线外,队友冲他拍手,周斯越空投回身,过人,将球传给队友,俩人配合默契,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篮球精准地顺着抛物线进了篮筐。

“漂亮。”

宋子琪拍手叫好。

“斯越,篮板。”

少年们在球场上挥汗成雨,背后是霞光万丈,展露赤子锋芒。

她轻巧地一笑,眼里都是光,答非所问:“莎迪,考完试,你陪我去剪头发吧?”

孔莎迪猛地转过头,瞪大眼,倒抽一口冷气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丁羡坚定地说:“剪刘海,我想剪刘海。”

想变美,想变漂亮,想让他看见我。

孔莎迪终于笑了,敲着她的小脑袋瓜儿,“终于开窍了,我知道有家店,手艺特别好,考完试咱就去……”

“莎迪,我觉得我真的很喜欢他。”

“是的呢,我也很喜欢那傻.逼。”

两小姑娘相视一笑,看破了心事,满眼都是甜蜜,又各自别开。

乐极生悲。

“哎——那边同学,小心。”

一颗篮球猝不及防地迎面朝着丁羡这边飞过来。

在这种紧急时刻,越慌乱就越容易出错,整个人还往前走了一步。

“砰——”一声巨响,篮球不偏不倚地砸到丁羡的眼睛上,随后又弹到孔莎迪的身上,俩小姑娘瞬间被篮球的助力给猛一下推到地上。

“啊!”

“哎哟!”

两声几乎同时倒地。

旁边聚着聊八卦的三班女生同时都围过来了,关切地问,“你俩没事吧?”

丁羡眼冒金星,晕晕乎乎睁开眼,头顶围着一圈脑袋,更晕。

周斯越丢了手里的球跑过来,拨开人群,看到捂着眼睛的丁羡,拽着胳膊把人拉起来,“砸到眼睛了?起来我看看。”

丁羡吸了口气:“疼,你别掰。”

身后别班男生跑过来,点头哈腰地跟丁羡道歉,“不好意思,是我没注意,同学你没事吧?”

又一道男声插.进来,“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看下?”

声音听着有点儿耳熟。

丁羡挑着另一只眼睛看了看,居然是夏思寒,一遍疼地直抽气,还一边摆摆手说不要紧。

“不用了,我送她去,快下课了,你先回去集合。”

周斯越直接拒绝。

夏思寒愣愣点头,“哦哦,真的不用我去?”

周斯越冷淡地嗯一声,把丁羡从人群里拖出来,丁羡回头找孔莎迪,小姑娘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冲她摆摆手:“我没事,你先去,就是屁股坐的有点疼。”

宋子琪过去把她拉起来,“起来,我也一起送你过去吧。”

孔莎迪:“屁股疼,站不起来。”

宋子琪看着她,嫌弃地吐出麻烦两个字,打横给人从地上抱起来。

瞧呆了众人。

八班的女生纷纷表示,三班的男生太man了,颇有些嫌弃地看了眼自班的男生。

去医务室的路上。

宋子琪抱着孔莎迪走在前面,孔莎迪一脸娇羞地被人抱在怀里,偶尔偷偷向她送来一个胜利的笑容。

丁羡则一脸幽怨地被周斯越拖在后面走。

冬日。

空气中飘着的都是柔和的空气和光,包括身前这个拽着她胳膊不解风情的少年,侧脸也变得莫名柔和。

她忽然希望时间慢点走。

这样的时光,再长些,再长些,最好能延伸到岁月的尽头。

“你是猪吗?都让你躲开了人还往前冲。”

少年声音如一道霹雳,一下把她劈回现实世界——

算了,时间还是快点走吧。

医务室医生开了单子,眼睛有点出血,得去医院拍片确定有没有伤及视网膜。

等她拍完片出来,天都已经黑了,周斯越坐在门诊的长椅上,大概是最近真累了,他阖着眼在休息,旁边放着他俩的书包,堆叠在一起,莫名的安全感,少年的一条笔直敞着,一直微微曲着,勾在凳子底下。

她知道他最近在熬夜准备期中考试之后北京市数学联赛,杨为涛曾在班里说过,联赛只是试水,高一想拿奖的很难,只能先过去探探风,但他对周斯越充满了信心,希望他能一举拿下省一,进入省队,参加imo,进入国家队,这是杨为涛给周斯越的目标,也是整个数学组对他的期望。

他身上所承受的,远远不是他们看见的。

宋子琪说他最近晚上三点睡,早上六点起,刷卷子刷到一天只睡三个小时,任何人都没资格说他不努力。

丁羡走过去,尽量不碰到他,刚坐下,人就醒了,睁开眼,声音沙哑:“好了?”

“你再睡会吧,还得等半小时出结果。”

她温柔的说,怕惊扰他。

周斯越揉了揉脖子,人又往后仰,拉伸完颈椎,手还搭在脖子上,侧着头看她,笑了下:“ 眼睛被砸了,说话这么温柔干嘛?”

丁羡想翻白眼,忽然想到自己这颗充血的眼球翻起白眼来还有点恐怖。

“周斯越,你以后别帮我抄笔记了。”

眼瞅着少年脸色微青,丁羡立马解释,“我是怕耽误你参加竞赛,真的考完试我就让我妈带我去配眼镜了,你真的别再为我的事情分心了。”

医院的走廊里,都是浓烈刺鼻的药水味,灯光晦暗,还时不时响起冰冷的机器叫号声。

就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周斯越用一种饱含深意的眼神,看了她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淡淡收回目光,懒洋洋丢出三个字:“知道了。”

丁羡踌躇半晌,又一只手还捂着出血的眼睛,一只手握拳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对他说:“还有,竞赛加油。”

模样十分滑稽。

周斯越双手交叉在胸前,被她逗笑,扑哧低头笑,却还是温柔地应了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