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的世界里小说丁羡周斯越目录阅读

“不用。”

周斯越往下拉了拉帽檐, 彻底遮挡住整张脸,低头从包里拿出红色的耳机,挂在脖子上扣住, 然后就将目光转向窗外。

邢露菲哦了声, 把苹果塞回包里。

娄凤拉着丁羡在前排坐下, 一脸惊讶地回头对邢露菲说:“邢师姐, 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你有没有听过?”

邢露菲好奇地看着娄凤:“什么话?”

娄凤看了眼丁羡,半个脑袋探过座椅, 说:“苹果要在早上吃, 早上吃的是金苹果,下午吃的是银苹果,晚上吃的是毒苹果。”

邢露菲忙瞥了眼周斯越, “哪有你说的这么邪乎。”

娄凤又说:“是真的,我们村有个老人喜欢在晚上吃苹果,后来……”

邢露菲蓦然紧张, 身体微微往前倾,“后来怎么了?”

“后来,他死了。”

邢露菲今晚的智商大概都花在周斯越身上了, 这么简单涮她的话都当真了,嘴微颤,一脸惊恐地看着娄凤, “别瞎说, 我晚上经常吃苹果的呀。”

丁羡掐了下娄凤, 示意她别在开玩笑了。

娄凤转回身, 靠在椅子上,佯装委屈对着后头说:“师姐,我只是好心劝你的。”

说完,娄凤得逞地看了眼丁羡,后者忍俊不禁。

末了,就听后排传来一声轻柔的。

“周斯越。”

那人带了耳机,目光也在窗外,根本没听见。

邢露菲叫了几声还不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周斯越皱眉回头。

邢露菲说:“你以后还是不要晚上吃苹果,对身体不好。”

“……”

车子很快抵达酒店,下车的时候,嵇航跟邢露菲在车上因为之后的行程而吵了一架,就连娄凤都听出了其中的三角关系,两人谁也不让谁,争得面红耳赤,哼一声不再搭理对方,直到下车一句话没说。

女领队去办理入住,几名女生拖着行李等在门口,男生们围在车边抽烟闲聊,元放安慰嵇航,“行了,别跟女生计较了,她想去逛街就让她去呗,大不了到时候让她们几个女生去逛街,咱们几个男的去附近上网呗。”

嵇航饶是翩翩君子,也被今天的邢露菲这毫不掩饰的态度给激怒了,两人从小一块长大,高三一起保送,邢露菲这丫头从小就聪明,性子也野,大大咧咧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喜欢就追,不合适了就分,极其爽快,这么多年下来,也就他受得了她这破脾气。

男朋友分分合合,比换衣服还快。

嵇航知道她对周斯越有好感,从小到大她没一样东西能瞒住他,对一个人动心的模样,他再清楚不过。

上次社里编程出了点问题,她就非要找人周斯越帮忙,屁大点儿事,至于么,最后还屁颠颠贴上去请人吃饭。他也忍了,因为周斯越不答应和她单独吃饭,他就出面帮她做局,那晚差点儿把自己灌醉。

壮着酒胆儿,回去的路上想了千百遍,就着惨白的月光在公寓楼下跟她摊牌,再也受不了这种日子了,你爱谁谁,别再来找我了,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就到这儿吧,我要正儿八经找个女朋友了。

谁料,邢露菲哭了,蹲在地上抹眼泪鼻涕,他心一愣,就当她好歹有点舍不得他。

他问她,我跟周斯越你选谁。

邢露菲仰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不选,为什么要选,你就不能继续当我的好朋友吗?

好朋友。

听到这三字的那瞬间嵇航哧的笑出声,连月光和四周树木似乎都在嘲笑他的傻,可有谁在爱情面前是不傻的。

嵇航低头看了看蹲在地上的姑娘,又仰头看了看天空,星星恍眼,一股疲倦感油然而生,他说,露菲,我很累,咱俩以后真的别见了。

邢露菲抱着他胳膊连说了三个不要,嵇航掸开,又被她抱住腰,还好那天回得晚,天又黑,学生不多,不然就凭她这撒娇打滚的,第二天就上论坛了。

在邢露菲的再三要求下,嵇航同意再给她一段时间去做决定。

然而,他现在觉得,邢露菲要求的这段时间更像是吊着他在等周斯越的答复,如果周斯越答应了,她会毫不犹豫甩了他,不答应,也许会回头来找他这个备胎。

……

领队开回四间房。

丁羡和娄风一间,邢露菲和姚班女大神一间,周斯越和元放一间,剩下的嵇航和另一位姚班男大神一间。

女领队把房卡分发到几人手上,叮嘱:“明天九点开馆,我们八点会派车来接你们。”随后,仰头点了下周斯越,“你当一下队长,负责清点人数,明天八点在楼下等我,今晚好好休息。”

话音刚落,邢露菲拿过房卡气冲冲上楼了。

女领队又指了指周斯越,“你给我留个手机号码,明天我打你电话。”

周斯越报了串号码。

女领队存好,说了句,行了,走吧。

那厢电梯满了一拨,娄凤扭着身子挤进去,刚好把丁羡卡在门外,本打算出来陪丁羡一起等下拨,看见身后周斯越大高个儿插着兜黑色的大背包斜斜的挎在背后,脸色一变,一狠心把人往外一推,毫无人性地说:

“满了满了,你下拨。”

“……”

丁羡木然地站在门口,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娄凤那张渐渐被电梯门缝挡住的脸,直到后方传来低微调侃的声音,“你这朋友够意思啊。”

怎么够意思,让咱俩单独相处?

丁羡回头,周斯越已经站到她身边,双手抄兜里,侧头低睨了她一眼,露出今晚第一个笑容,“等我?”

阿呸。

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觉得这样的周斯越有点熟悉,眼眶微热。

有人说过,爱始终是神圣的,当你被爱打动时,你身在当下,心却进入了神圣之国。

丁羡觉得现在这刻就如此。

“是啊。”她盯着他,张嘴。

电梯门“叮咚”一声打开,周斯越按住她的后脑勺,把人往里带,“走了,明天看完科技展,晚上带你去一个地方。”

电梯门缓缓合上。

“元师兄他们去吗?”

周斯越侧看她,笑了下,“他们不去。”

等等等等等会儿……

约会?

话音刚落,丁羡的三叉神经就兴奋起来了,而且一晚上都没缓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直到娄凤一个枕头丢过来,你再给老娘翻个身试试?

丁羡瞬间静止,缩在床上不敢动,直到耳边的鼾声再次响起,她又陷入了明晚的约会幻想中,于是,一晚就这么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窗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丁羡昏昏沉沉坐起来,揉揉头发,低头捞过手机,一看才六点。

又躺回去。

好不容易熬过了半小时,丁羡起床洗澡洗头洗脸刷牙,从头到脚彻彻底底洗了个干净。

娄凤全程坐在床上看她在厕所里进进出出,又一边跟她好声好气商量,“凤姐,再给我五分钟,我马上好。”

娄凤很好商量地做了个请的手势,“没事,你继续,洗干净点儿。”

丁羡红着脸进去了。

娄凤跟过去,身体往门板上一靠,“据我所知,科技馆三点关门,你这是三点后还有安排?”见她不答,换上神秘兮兮地笑容:“说说呗,准备跟周师兄去哪儿啊?”

丁羡含着一口泡沫,含糊不清地说:“他没说。”

娄凤靠了声,“还真是,我感觉你快脱单了,今晚周师兄说不定就会跟你告白,你可得矜持点,让他多追一会儿,太容易上手了男人不会珍惜的。”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丁羡仔细想想,居然是孔莎迪曾经跟她说的,“你跟孔莎迪什么关系?”

娄凤一愣,“谁?”

她摇头,“算了,你不认识。我一朋友,也说过这话。”

娄凤:“你上网一百度,全都是这种心灵毒鸡汤。”

临出发前,娄凤特地帮她从邢露菲那儿借了点粉底,往脸上拍了拍,拍猛了乍一看病怏怏的,丁羡抹了点润唇膏,气色回转。

虽不专业,好歹也润色过了,擦了点粉还真不一样。

娄凤抱着她仔细一端详,“漂亮。”

元放来敲门的时候,两人刚弄好,娄凤把元放拉进来,又神神秘秘的四下一打量,关上门。

元放一回头,身后立着一姑娘,唇红齿白的,啊了声,“这谁?!”

丁羡:“别装。”

元放也是个人精,这俩姑娘打什么主意还能不知道,呵呵一乐,“小丁师妹啊,你这么一倒腾我还真有点认不出来了。”

娄凤想想今晚这么重要的事儿,兴许能从元放嘴里打听些消息出来:“周师兄昨晚回去干了什么?”

元放仔细回想了下,如实招来。

“洗澡,写程序到两点,然后睡觉。”

“没了”娄凤说。

“邢露菲来了一趟,找老大出去说了两句话。”

“说什么了?”

“这我哪听得见,隔着几道门呢。”

“回来之后做了什么?”

“写程序啊。”

“……”

程序狂魔啊,娄凤还想再问,被丁羡拦住,对元放道:“没事,元师兄,麻烦你了。我们是不是要出发了?”

娄凤拆了一包薯片,坐在一旁慢悠悠吃起来。

元放看着她一身横肉,忍不住哆嗦,看向丁羡,“可以了,车已经来了。”

丁羡去拉娄凤,“马上就来。”

元放忽然说,“不过想到一个事儿,可以告诉你,叶教授知道挺多的,你要想知道老大的事儿,你可以问叶教授。”

“叶教授?”

“对,叶教授跟他父亲关系好,我也是听说的,当初保送的时候,叶教授就选了他参加自己的领军计划,老大平时话少,很多事跟我们不爱提,但我倒听叶教授说过他不少事儿,叶教授不说,我们都不知道他以前那么牛逼一个人,怎么现在混得这么低调。”

……

科技展中心有一台人工智能管家——ie

能说各种俏皮话,吸引游客的注意。

丁羡刚一蹲下,ie就说话了,“姐姐,你好漂亮呀。”

众人笑。

娄凤从边上凑了个脑袋过来,“我呢我呢!”

ie说:“你是千金小姐。”

众人一愣,随之大笑,娄凤红了脸。

元放不怕死的在身后补了句,“挺有眼力见儿啊。”

ie又说:“四眼田鸡。”

众人又是大笑,元放笑骂了句,“损人玩意儿,你爸爸是谁?”

ie圆圆墩墩的身体立在中央,一动不动,说:“我爸是李.刚!”

元放:“那是你牛.逼。”

众人险些笑背过气去。

随后ie又说:“逗闷子嘛,别太当真咯。”

赤马参展区东西星罗棋布,无人机航拍、量子点液晶技术、语音助理、包括刚才的ie人工智能管家、还有机器人对战等等。

丁羡一回头,就看见周斯越一个人站在赤马参展区看了许久,她过去。

“看什么?”

周斯越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回头,一昂下巴,冲里头一点,“喜欢吗?”

丁羡昂头看过去,不解地看着他,因为那口气实在太像在商店购买东西了,随便一抬手,问她,喜欢什么,随便买。

苏柏从做的东西无疑是高科技的,走在科技顶端的,但套用化模式太强,冷冰冰没什么人情味,确实,这也很符合苏柏从这个人的个人气质。

丁羡如实表达想法。

“设计ie的工程师曾联系过叶教授,叶教授看了所有策划之后,气得吹胡子瞪眼,苏柏从设计ie是要告诉我们,他走在科技的顶端,而并非从科学的本身出发。”周斯越双手交叉在胸前,看了眼丁羡,继续说:“叶教授经常跟我们说,科学是诗意的,所谓诗意是爱和热情,他感觉不到苏柏从团队对ie的爱和热情,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博眼球,赚钱的工具。”

丁羡:“你是在说苏柏从坏话吗?”

“我需要?”周斯越切了声,“自己理解。”

话音刚落,展会走廊的贵宾休息室内。

苏柏从一身笔挺西装窝在沙发里,双腿交叠,正跟对面的男人聊着关于新ie的开发,忽然有人进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

“那小姑娘在展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