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暗恋的世界里丁羡周斯越阅读



他的每个瞬间, 说话,吃饭, 低头,工作, 戴眼镜, or不戴眼镜,特别是工作疲倦后, 抱着我,枕着我的肩,伏在我耳边告诉我, 他很累。

每一声喘息, 我都觉得性感极了。

——《小怪兽日记》

周斯越回来的时候。

整个仓库都洋溢着一种奇怪的气氛。

丁羡俩眼睛红红的坐在沙发上, 陆怀征满仓库翻箱倒柜找东西, 噼里啪啦一通乱扔。

丁羡怕他跟周斯越乱说,两眼珠子牢牢盯着陆怀征的背影, 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陆怀征一进门就脱了外套, 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 一米八几的身高, 后背肌理线条全是男人的味道。

宽松的运动裤懒懒地挂在腰口位置, 抽紧的腰带松着,一身姣好的腱子肌,线条流畅。

陆怀征捞了件白色t恤随意丢在桌上,转身的周斯越说话,“我那件黑色的线衫呢?”

一转头, 就看见丁羡瞪着一双铜陵般的大眼睛怨念深重地盯着他。

陆怀征来了劲儿,人靠上衣橱柜子,双手交叉在胸前,目光盯着她笑,话确实对周斯越说的,故意低头干咳了一声,“周斯越,你知道——”

丁羡急了,忙从沙发上坐起来,瞪他。

你要是敢说,我就撕烂你的嘴。

她用眼神恐吓。

当然了,陆怀征也不是怕她,单纯觉得这丫头好玩,靠着橱柜懒懒一声笑,又话锋一转,“你知道么,你们以前高中的教导主任被人搞了。”

周斯越人在厕所,随口回了句:“嗯?”

丁羡表情松了些,人又坐下去——

下一秒,陆怀征又话锋转回去:“对了,刚才——”

看她表情松懈,他又把话头重新吊起来。

丁羡蹭一下,又从沙发上坐起来,眼睛牢牢地盯着他。

陆怀征又是一声轻笑,慢悠悠地转身重新去找衣服,“刚才我在地下室看见一只老鼠,偷偷摸摸的。”

丁羡整个人都僵硬了,忍不住顺着他的话,把脚盘到沙发上,缩到角落,紧张兮兮地四处扫了眼,生怕忽然从角落里蹿出一只老鼠。

“不过已经被我打死了。”

陆怀征回头故意看了她一眼。

丁羡这颗心呐,就顺着他话,被吊得七上八下,跟做云霄飞车似的,最后受不住这种被人凌迟的感觉,跟人拱手作揖求饶。

陆怀征呵一声,没再搭理她,弓着背继续翻箱倒柜找东西。

周斯越从厕所出来,丁羡盘腿坐在沙发上,目光赤/裸裸地盯着陆怀征穿着背心的背影。

“好看吗?”

男人插兜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目露不悦,毫不遮掩,心里的不爽全都写在脸上了。他到底是忽略陆怀征的魅力?还是这丫头真就喜欢这种?

丁羡蓦然回神,看他眼神也知道自己被误会了。

“不……不是。”

“不是什么?”他撇了下头。

丁羡静静看他,撅了撅嘴,一脸委屈。

“别装可怜。”被他一眼看破。

那边陆怀征收了几件衣服装进包里,拉好拉链,一边穿外套,一边回头看了两人一眼,说:“行了,我就回来收几件衣服就走,绝不坏你们好事。”

周斯越瞥他。

“什么时候回来?”

陆怀征挎好包,换下脚上的鞋,跟周斯越那双并排放在一起,穿好鞋,蹬了几下,“你们不是快放寒假了,我大概得过完年,那边给了消息,得陪着过年。”

“今年过年又不回家?”

陆怀征嗯了声,拉开门出去了,又回头看了眼丁羡,“走了,小老鼠。”

出门之后。

陆怀征没急着离去,而是在门口站了会儿,不疾不徐地掏出手机,调出周斯越的号码,低头噼里啪啦摁下一串。

“你这女朋友不行啊,男朋友都能认错,抱着我哭,死活不撒手,好歹我腰上肌肉也比你多两块吧,这都摸不出来,啧啧……”

留下意味深长的省略号,重新把手机揣进兜里,回头看了眼门,可惜了,这么精彩的时候居然看不到他的表情,摇摇头,表情遗憾的离去。

……

周斯越正低头看短信,忽然笑了下,那种笑是颇具讽刺的,看得丁羡毛骨悚然。

“你笑……什么?”

周斯越抬头看她,收了笑,直接把手机丢给她,那会儿还是板机,重重地砸在她的沙发边上,却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丁羡小心翼翼捡过手机。

又小心翼翼按亮屏幕,极不确定地抬头看他一眼,满心疑惑,低头,看到陆怀征三个字的时候,已经让她心下一沉,小心脏又悬到嗓子眼,看完整条短信内容,已经半口气呛在喉咙口,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忽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了,急得眼泪都差点儿呛出来,断断续续地说:“你……听我解释啊……”

周斯越没什么表情,虽然知道丁羡移情别恋的可能性不大,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身为男人的不爽,抱错了人,还盯着看?

食色性也,这句话是没错,她还没看过他的,也能理解。

毕竟这个年纪,对异性的身体确实也充满好奇。

他想,确实有必要振振夫纲了。

周斯越进门脱了外套,身上就单穿着一件灰色线衫。

他忽然直起斜倚着门框的身体,两手捏住下衣摆,抬手一提,整件线衫被他脱下来了,露出精瘦赤/裸的上身,没再理她,背对着她走到衣柜边上。

确切地说。

丁羡还没看过他的身体,只一个上半身,看得她莫名心猿意马起来,他比陆怀征白,肌理线条更清秀,但该有都有,胸肌,背肌,还有腹部微微凸起的几个小包。

运动裤松垮地系在腰间,相比较陆怀征那种炸裂的男性荷尔蒙,他更符合她禁欲的审美。

他背对着她,深凹的脊柱线,透着他完美的身体,随便从衣柜里抽了件t恤出来,捏在手里,淡声:“说。”

人就站在矮几前,拎着件衣服,也不穿,上半身就这么裸着,视线慢悠悠地落在她身上。

丁羡总觉得他在勾/引自己,不敢多看,撇开头,跟他解释:“他有跟你一双一模一样的鞋,我当时哭昏了头,以为是你来了……”

认错鞋了?可以理解。

“哪双?”他没什么情绪地问。

丁羡抱着腿,指了指门外,“蓝色那双球鞋。”

周斯越偏头看过去,门口摆着两双整齐的蓝色球鞋,想想也就那双,“我就穿了两次,你也记得?”

丁羡低头嘀咕:“记得啊,你常穿那双黑色板鞋,你高中的时候还有一双红的,打球时经常穿,你还记得么,那阵好多男生都学着你买了一双,莎迪还说男生穿红的特别闷骚……我看你现在好像也不穿了……”

周斯越很喜欢听她说这些关于自己的小事儿,就好像所有的空白岁月都被填满了,他走过去,直接在她身边坐下,t恤挂在沙发上,俯身去拿烟,“接着说。”

“你高中不抽烟的。”

周斯越满足她,把烟盒往桌上一丢,不抽了,人往沙发一靠,一只手搭上沙发背上,刚好将她圈在怀里,漫不经心地问:“还有呢?”

整个人贴着她的,丁羡能感受到温热的体温,心跳加快,忍不住面红耳赤,“你你……把衣服穿上。”

他没理她,拿了瓶水喝。

仰头灌的时候,有一滴居然顺着他的下颚线,慢慢滑到脖子上,顺着肩颈落入胸膛上,刚好滚在他胸前的……

他是故意的。

他绝对是故意的。

“下次再随随便便乱抱,把你手打断。”他喝水喝到一半,忽然转过头,看了她半晌,说。

丁羡点头如捣蒜,只想赶紧揭过这一页,试图转移注意力,两眼珠四处张望,忽然一亮,随手捞了矮几上的一个碟片,惊喜地说:“你这有dvd?”

周斯越拧上瓶盖,瞥了眼,低声:“嗯,陆怀征租的。”

陆怀征国庆在这边呆了七天,闲着无聊,就去音像店租了一个dvd,他这人念旧,喜欢看这种老片。

丁羡兴冲冲拿了桌上一个外国片去放了。

画面还没开。

先有声音出来,嗯嗯啊啊几声,丁羡一开始还狐疑,这什么声音啊。

之后画面一转,一个赤/裸的女人伏在男人身上。

丁羡瞪大了眼。

下一秒眼前一黑,身旁的男人眼疾手快,直接用手捂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啪——”去关遥控器。

地下室静谧无比。

许久后,丁羡听见周斯越微哑的声音,跟平时清越的声音完全不一样,沙哑又低沉。

“你,成年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