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不准离婚苏景成谢文轩章节免费阅读

谢远山这边也忐忑,苏景成脸上的那块伤是遮不住的,就算谢文轩现在不知道,恐怕过两天也会知道,自己这不是掩耳盗铃吗?这件事是意外,而且他还是谢文轩的老子,但是为什么他就觉得心虚呢,总觉得这小子能来找他算账!

谢远山摇摇头,算了算了,先回家吃饭吧。

苏景成觉得实在挺不下去了,尤其是额头这块的伤突突的,连带着他的头都有点疼了起来。

幸好谢氏所在的位置不是市里,他别墅的位置也在郊区,从这回去路上的车流还能小一点,如果真的走市里,他八成得出点事故。

临走的时候他去谢远山的办公室。

“董事长,我手上的资料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我明天再过来。”

谢远山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好好,你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如果明天早上还是觉得不舒服就在家休息一天。”

苏景成笑笑,“只是小小地磕了一下,没关系的。”

“这个身体最重要,你可别逞强。”

“嗯,我知道了。”纤长的睫毛疲倦地垂了下,“你我先走了,董事长。”

苏景成上了车,点开导航,于是便顺着导航的指示回别墅。

到了别墅之后,这两天没见到人的刘叔赶紧迎了出来,“夫人——”一顿,“夫人,您这额头上是怎么了?!”

苏景成想瞒住谢文轩,刘叔他们这些人他就没想着瞒,实话实说道:“不小心磕到了,刘叔,家里有消毒水和药膏吗?”

刘叔连忙说道:“有,有。平时都备着的。”

苏景成叹了口气,略显疲惫地说道:“那一会吃完饭,你就给我抹点药膏吧。”

“哎,好的。”

梅姨看到他回来很高兴,再加上他额头的那块伤,多做了一些菜想跟他补补。

苏景成今天虽然受了点皮肉之苦,不过胃口倒是不错,谢氏的饭菜水平一般,比起专门给他做饭的梅姨还差了一截。

苏景成吃了一顿美味,身上的疲惫减轻了不少,他觉得自己现在又有动力明天继续奋斗了。

晚饭吃完,众人都闲散了下来,刘叔拿来备在家里的药箱,苏景成穿着家居服坐在沙发上,仰着脸让刘叔给他消毒,抹药膏。

“嘶……”伤口被消毒水浸着,一股股麻痒的刺疼让苏景成忍不住***出声。

本来就小心翼翼的刘叔看到苏景成这模样,连忙把手收了回来,“夫人,是不是很疼啊?”

苏景成暗骂自己矫情,就这点小伤就这副模样了?

“没事,你接着消毒。”苏景成动了动屁股,把双手放在了分开的膝盖上,腰背挺直了。

“哦,好。”

刘叔又颤巍巍地上手了。

原主的皮肤实在是太嫩了,被这么一碰就肿成了这样,想他以前皮糙肉厚的,这点小擦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刘叔用棉棒沾了一点药膏擦在了苏景成的伤口上,药膏没什么刺激性,不疼,只有棉棒轻微地剐蹭在伤口上有点隐隐地不适。

苏景成刚想说好了,忽然院子里传来一阵汽车轮胎碾压路面的轻微响动。

苏景成睁开眼睛,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再仔细一听,轮胎滚动的声响更清晰了。

苏景成眉峰一跳,直觉是谢文轩来了,其实想想也就他有可能来这里,除了他就没别人了。

刘叔停下动作,一边把放在茶几上的消毒水和药膏放进医药箱,一边低头说道:“夫人我去看看谁来了。”

试图对自己的伤口瞒天过海的苏景成有点慌,谢文轩这个家伙怎么突然来了?他不是说他要早点休息的吗,言下之意就是没事别来打扰自己,他这么聪明难道不知道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景成挨在沙发上的屁股坐不住了,他不用等刘叔去看就敢肯定是谢文轩来了,他立刻意识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的伤口,他必须赶紧藏起来!

想到这,他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匆匆往楼上跑。

这一边,谢文轩跟刘叔走了进来,“刘叔,夫人呢?”

刘叔连看也没看,朝着客厅的沙发上一指,“这不是在……”愣住,“夫人呢?”

谢文轩抬眼,捕捉到刚刚转过楼梯拐角,意图逃脱的某个仓皇身影。

谢文轩走到沙发跟前,看了眼常年不用的医药箱,锋利的眉皱了皱,转头问刘叔,“刘叔,这是怎么回事?”

刘叔原本以为苏景成受伤的事谢文轩已经知道了,但是一看这表情就知道自己想错了,而他们的夫人显然没有趁机对他们的少爷撒娇求安慰,嘴里就有点欲言又止,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隐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夫人今天回来的时候额头这肿了,我给他拿药膏擦了擦。”

谢文轩闻言满脸不悦,他从苏景成和父亲反常的反应中觉得今天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他以为是父亲给苏景成脸色看,景成又不好开口,所以才会有那些奇怪的表现,但是现在看来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不仅谢氏的人给他脸色看,而且还让他受伤了。

汇报完情况的刘叔察觉到他们平时话不多的少爷这会周身都散发着一股阴霾,他不由地后退了小半步,怕自己再受无妄之灾。

谢文轩将手上的公事包递给刘叔,刘叔有点紧张一时没反应过来,定睛一看连忙接过。

谢文轩二话不说,大步上了楼。

苏景成的房门紧闭,上面好像浮现了四个大字,谢绝入内!

门里的苏景成后背压在门上,一脸郁闷的表情,原本还想着瞒两天,但是现在看来连一天都瞒不了!

连着两天没见到主人的小成子这会看到自己的铲屎官,高兴的围着苏景成的双腿之间转圈圈,柔软的身子几乎拧成了麻花。

结果看到某人丝毫没有撸他的意思,略有不满地抬起两只肉乎乎的小前爪抓住苏景成的小腿,喵喵地意图唤起主人的注意和爱怜。

可惜苏景成的眼里只有气势汹汹上来找他算账的伴侣,容不下这个撒娇卖萌求抱抱的猫腿子。

小成子看到苏景成不理他,委屈地用猫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过衷心可表,不离不弃地跟苏景成蹲守在大门口。

这时,外面想起了谢文轩的忍不住拔高的声音,“景成,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苏景成死死地抵住门,不吭声。

谢文轩又敲了敲门,“景成?”

苏景成觉得他不出声不是办法,他的车就停在院子外面,还有刘叔给他作证,他还能遁地不成?

还有自己堵着门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傻啊。

苏景成抹了把脸,扬声说道:“累了,要睡了,明天早上还要去谢氏呢,你也赶紧回去睡觉吧。”

“景成,我知道你受伤了,”谢文轩压着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让我看看你的伤。”

以苏景成对谢文轩的了解来看,他对这件事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自己再不开门恐怕他还会硬闯进来。

苏景成妥协了,把门打开。

当谢文轩看到他额头上的伤时,犀利的瞳孔压得更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景成觉得明明受伤的是自己,但是就好像他谢文轩被人伤了一样恼羞成怒,然后自己还满心愧疚。

他目光闪烁,想抬起手来拨弄一下额前的刘海,欲盖弥彰地想遮一下,结果还没等碰到头发就被谢文轩伸手抓住了胳膊。

“别碰!”

苏景成看到谢文轩简直比自己还要紧张,虽然感觉他有些大惊小怪,但是心里却是很暖。

他放下胳膊,右手滑进谢文轩就的手心里,安抚地捏了捏他厚实的掌心,“没事,现在已经好多了。”

两人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小成子跟屁虫似的跟在后边,歪着脑袋谨慎地盯着谢文轩。

可惜苏景成的安抚对谢文轩根本没用,他盯着他的伤口沉沉地问道:“就这还好多了,那一开始的时候伤的有多重?”

苏景成张了张嘴,有点哑口无言。

这个谢文轩是不是以为他是玻璃做的啊。

谢文轩作势要掏出手机,苏景成回过神来,歪过身子一把按住,试探地问道:“你这是要给谁打电话?”

谢文轩自上而下地看着苏景成略显紧张的脸,那块红肿的伤疤让他的心划过一丝钝疼:“这件事既然是在谢氏发生的,我自然要问问爸这是怎么回事。”

苏景成一噎,谢文轩真是要找他的老子啊!

本来额头就疼,这会更疼了,“你说的是真的?”

“这件事爸必须对我有个说法。”

“这件事完全就是意外!”苏景成的手按得更紧了,甚至直接把他手里的手机抽了出来,随手扔在了沙发的另一角。

“如果真的要追究那么你也有责任!”

谢文轩不解地看着他。

苏景成赶紧还原了当时的情形,说完之后幽幽地看着他:“所以说追根究底是你说要裁员的事才刺激到了他们,这样说来你是不是也要找自己算算账?”

谢文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看了一眼他的伤口,“你真的不怪他们?”

苏景成摇摇头,“有什么怪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谢文轩的手肘支在膝盖上,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撑住额头,眼神深思,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之后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口道:“既然你这么说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过这事我还要跟爸再说一遍——”

苏景成忽然侧身探头,双手抓住谢文轩的胳膊,用柔软的嘴唇堵住了伴侣滔滔不绝的嘴。

纤长浓密的睫毛近在眼前,神经性地微微颤抖,让人有一种忍不住一根根去数的冲动,嘴唇相贴的时候,鼻尖也相互蹭着,苏景成身上的冷香从身上的每个毛孔之中往外渗透。

谢文轩勉强克制住想要回应的冲动,眼神多了一份幽暗,声音不由发紧,“想要这种方式让我闭嘴,嗯?”

饕餮盛宴就在眼前,但是想要盛宴自动地跑到自己嘴里还需要花点心思,因为盛宴的自觉性还不够。

“文轩,这确实是一个意外,”苏景成缓缓退开,看到自己的伴侣不为所动,不仅有些失望,他掩盖住自己的失意,举起手来信誓旦旦:“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还有下次?”

“没有没有!”

谢文轩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

苏景成不明所以。

“我觉得你的诚意还不够。”谢文轩的视线下移,扫过苏景成唇线分明的嘴唇,说的意有所指。

苏景成一愣,“什么诚意?”

谢文轩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勾了勾苏景成家居服的领口,若有似无地轻抚着衣服下面微微突出的锁骨,“既然要使美男计那就使个彻底。”

苏景成差一点被呛到:“我什么时候使美男计了?”

谢文轩的嘴角勾了起来,两人的气息彼此交融,他心里早就心猿意马,他是一个商人懂得利润最大化,而现在他想要争取更多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