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的长春殿小说 宋意欢李君赫完本阅读

李君赫张了张嘴,问道∶"什么病?百日咳吗?'

傅昭然点点头"陛下既然知道,为何要下令阻止臣前往为娘娘诊治?"

附君赫盯着傅昭然看了很久,确定他是真的疑惑不解,并不是调侃或者讽刺的时候,不由老脸一红。他淡淡的说道∶"太医院太医众多,比你有资格的大有人在,朕只想给皇后最好的。"

傅昭然丝毫不让∶"除了臣,娘娘找不到更好的了。"

宋意欢在与他分别前说过,不让他告诉李君赫她的身体情况,傅昭然记得,但不代表他不会再去诊治宋意欢。

那朕问你,娘娘的病到底是什么,总不可能真的是百日咳吧?她还活着,不是吗?李君赫没去计较傅昭然的张狂,直接问道。

傅昭然沉默了一瞬,这一瞬间,他脑海中有个大不敬的想法∶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不值得宋意欢去爱。

自欺欺人很好玩吗?他根本不在意宋意欢的病情,反而对他处处刁难,充满敌意。

若是傅昭然懂一些人情世故,便知道眼前这位九五至尊,是吃醋了。

傅昭然淡淡的说道∶"皇上若是愿意相信太医院的其他人,臣不敢置喙,但请陛下将此药带给娘娘。"

说着有小太监接过傅昭然手中的小药瓶,到了李君赫手中。

李君赫说道∶"朕会转交给娘娘的,无事的话,你退下吧。"

傅昭然退了出去,李君赫看着手中那个精致的小药瓶子,却在瓶口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丝端倪。

那口子上,刻了字,不仔细看,根本没人注意到。

欢'

呵,傅昭然这人,是真的仗着朕不敢杀你?竟然亲手将这东西递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了?

李君赫脸上的杀意浓厚,却不料傅昭然去而复返,神情并无异样∶"陛下,臣疏忽,拿错了药,这个才是皇后娘娘的。"

李君赫看着再次被递过来,瓶身光滑的瓶子,不由在心里冷笑。

他动了怒,将那个刻着字的小药瓶砸在傅昭然身上,冷声道∶"傅昭然,朕看到了,你可知,这是死罪。"

傅昭然看着脚边滚动的瓶子,缓缓跪下,一字一顿∶"臣是为娘娘不值,但臣从未对娘娘有过非分之想,陛下,您该相信娘娘对你的感情。"

他和宋意欢的感情如何,需要一个外人来说?

但看着傅昭然君子坦荡荡的模样,李君赫的怒气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无处使力。

送傅太医回太医院,未曾传召,不得入宫。李君赫说道。

这就是相当于将傅昭然在太医院的地位直拉下来,一个不能为贵人诊治的太医,如何抬得起头来。

傅昭然并不在意这些,行礼之后出了御书房。

看着这巍峨的皇城,他只觉得压抑,望着远处天边的暗沉,他有些怀念塞外的风光了。

隔日,李君赫照例去了凤宁宫,神色中看不出昨日事情的影响。

桌上的菜琳琅满目,李君赫指着一道菜说道∶"这菜,是朕特意吩咐为你做的,尝尝合不合口味。"

宋意欢尝了尝,淡淡道∶"很好,有劳陛下费心了。"

那这个呢?李君赫又指向另一道菜。宋意欢放下了筷子,静静的看着他说道∶"陛下,臣妾胃口不佳,不能陪您用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