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娇妻绕指柔》壹隅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嘀……”

冰冷的心电监护器划出一片平行线,响起生命结束刺耳的警告声。

躺在病床上的叶思雨死死瞪着拔掉她氧气管的妹妹秦思颖。

“叶思雨,反正你也快死了,我不妨让你死个明白。”

秦思颖身披白大褂,俯身轻蔑地睨着病床上的叶思雨,“其实你之所以会和程天佑离婚,又和赵澈闪婚,这一切都是我的安排!”

“我让赵澈故意接近你追求你,就是为了破坏你和程天佑的婚姻和感情。”

“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贱货,生来就该活在泥潭里!什么叶家千金?你的名字是我的,秦家、叶家的财产也是我的,包括他程天佑家的财产,也将全都是我的!”

“至于你?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只能去陪你和程天佑的孩子死不瞑目了~”

秦思颖娇笑不止,见叶思雨满目恨意,这才满意的离开。

叶思雨愤怒的浑身发抖,纵有万千恨意,却有口难言。

直到临死前这一刻,她才幡然醒悟,原来她这辈子遇到的所有苦难,都是秦思颖的精心设计陷害!

原本,她才是叶家的千金,只因入赘叶家的无良父亲在她母亲死后迅速再娶,她才会被恶毒继母孙柔换到了乡下,而秦思颖则代替她住进了城里。

从此,人生互换。

十七年后,原本和叶思雨定下娃娃亲的程天佑变成了瘸子,秦思颖嫌弃得紧,又不甘心大好年华嫁给一个瘸子,便又让孙柔把她从乡下叫回来。

为的就是让她代替秦思颖嫁给程天佑!

叶思雨自然不肯,几次三番想要逃婚,甚至不惜婚后出轨,爱上了赵澈……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个骗局!

她以为的真爱赵澈,不过是秦思颖找来欺骗她的渣男!

就连她的父亲秦德刚,那个靠着入赘叶家发达的男人,也是算计她人生的卑鄙小人!

他们都盼着她死了,好将叶家程家和秦家的财产占为己有!

哈哈……

原谅她识人不清,让这一生活得像个笑话……

病房内,刺鼻的消毒水,让叶思雨觉得,与其苟延残喘的活着,能死也是一种幸福……

“丫头……”

突然,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叶思雨微微侧头,望着病房门口熟悉的脸庞,只是那一头白发,刺痛了她的心。

程天佑,那个一直爱着她护着她却总被她伤害的人。

叶思雨溢出一抹苍凉的苦笑,缓缓闭上双眼。

这一生,她最后悔的是没珍惜眼前人,没有辨别真爱和虚情,以及没能杀了赵澈和秦思颖这对狗男女,她好不甘心。

她好恨,恨孙柔和秦思颖母女,恨亲生父亲,恨赵家,恨所有算计叶家,算计她和程天佑的人。

若有来生,她叶思雨绝不会活成这样!

……

“爸,程天佑本就是瘸子,家庭也乱,是女人都不想嫁,何况姐姐?!再逼着,真的会出人命。要是程家真的要人,我反正是秦家养大的,前十八年也当是叶家人,让我去代替姐姐嫁吧。”

“思颖,怎么跟爸说话的?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你少掺和。”

“妈,你们这思想太过固执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有这样逼婚?!当年要不是坏人心杂,姐姐就不会与我被互换到乡下,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姐姐回家才一年多,你们……”

叶思雨被外面的争吵声吵醒了,微微睁眼,看着眼前熟悉且陌生的环境,粉色纱幔,绿色窗帘,白色滚金边的欧式家具,瞬间脑子一片空白,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洋楼?!

叶思雨心下一惊,扭头看向床头上的日历,一九八零年七月十三日,她十九岁……

她忘不了这天,前世高考放榜的日子,因为落榜后被程家逼婚,气得喝了三瓶红酒,被人推入护城河,后被巡查大队救起,送到父亲秦德刚的小别墅时,说她是自杀。

她清楚记得,第二天继母孙柔和秦思颖哭天抢地的跟秦德刚争吵,说什么都不肯让她嫁出去,秦思颖还“爱姐”心切,随后冲出去找程家理论,程家气坏了,直接去老宅退婚。

后来外公气冲冲到洋楼,指着她说:“你就算死了,我也会抬着你尸体送去程家。”

就因为这事,她就恨死了外公,嫁人后就与其断了来往。

婚后她还和程天佑离婚,与赵澈闪婚,借助秦德刚和孙柔的帮助创立了欣雨药业,攻击叶氏药业,成功收购叶氏药业,最终气死外公……

叶思雨想到前世种种,猛地坐了起来,红唇勾勒一抹冷笑。

她回来了,她从地狱回来了,那些欠她的,欠她孩子的,欠她母亲的,欠叶家的,她统统都要讨回来。

这辈子,她要看着他们个个苟延残喘,生不如死。

叶思雨听到秦思颖哭着说找程家理论,吃力的起床,踉踉跄跄的走出屋子。

她来到楼道边,看着楼下的客厅,伸手抓紧围栏,控制着恨意,目光坚定,朗声说道:“我嫁还不行吗?!”

孙柔和秦德刚因为叶思雨突然出现,都吓了一跳,扭头看了过来。

十九岁的叶思雨,长得眉眼如画,肤若凝霜,秀丽如墨的长发,罩着较小玲珑的身段,好似瓷娃娃一样,用天生丽质形容一点不为过。

孙柔想到去年从乡下接到叶思雨时,虽然模样精致,却黑黑瘦瘦,不过一年多时间,就养得跟她妈一模一样,好似天生的大家闺秀,透着一股子贵气,嫉妒的她胃里直冒酸水,恨不得冲上去撕了叶思雨的脸。

只是她现在是个慈母,便面露心疼,泪珠子落下,急忙起身看向楼上:“思雨,你怎么起来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再给你检查一下?!”

叶思雨看着孙柔,想着上一世自己怎么就那么蠢,竟会相信口蜜心腹的她会补偿自己失去的母爱?!

“不用,我在乡下贱养着,身子骨好。”

叶思雨从一进秦家门就带着自卑,话里话外都在提醒她这些年受的苦,弄得所有人都不喜欢她。

孙柔也不生气,甚至喜欢叶思雨这样,眼神露出慈爱:“你这孩子,怎么还是爱乱说话,妈妈都说了,你要是不想嫁就算了,我和你爸爸会想办法,你这样折腾,毁的可是自己名誉,何苦啊?”

叶思雨真是恨不得冲过去撕了孙柔的假面,只是现在她不能,忍着恨意,继续陪着她演:“小妈说得对,我也想通了,左右也没考上大学,还不如嫁人算了,只是要我答应这门婚事,就得让我回叶家老宅住下。”

孙柔脸色微微沉了沉,这小贱人竟然要回老宅?!

她可是她们在手里的王牌,因为这真假千金和替嫁的事,她现在应该恨透了叶家才对,怎么会……

没等孙柔开口,叶思雨又说道:“叶家越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好处,那我就越不能便宜他们,我就是要住回去膈应他们,只要他们不舒服,我心里就舒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