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李诗云寡妇村里的小村医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僻静的石柳村内,夏日毒辣的太阳猛烈照在大地。

凌风耷拉着脑袋无聊的靠在自家医馆门口,磕着瓜子看着过往的村民。

石柳村地处山沟沟比较偏僻,人口不多,百来户人家。

村里的青壮因为矿洞塌方,导致村里大部分妇人都成了寡妇。

这里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寡妇村。

一个年轻的***从他眼前经过时,凌风的眼睛就一直紧紧盯在她身上,那扭动的腰肢以及身体曲线,看的凌风眼前一亮。

这个***叫王艳,丈夫也被压死在了那场矿洞事故上,留下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孩子,她今年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她那紧致的肌肤和妩媚的脸庞根本看不出三十多岁的模样,特别是那曲线玲珑的身材看的凌风直流口水。

王艳也注意到了凌风火热的目光,轻轻啐了他一口。

“你小子看啥呢。”

凌风也没在意,目光继续肆无忌惮的盯在王艳诱人的身体上。

“没看啥啊,怎么,王婶,去接孩子?”

王艳却是没搭理凌风,一撇脑袋扭动着***的屁股走了。

凌风也没在意,继续看着来往门口的那些村妇。

太阳西下,门口来往的人也渐渐少了,凌风站在门口盯了一会,看没啥美景可看了,也回了医馆。

这个医馆是凌风父亲临终前交给他的,医馆不大,前面有个柜台用来看诊,后面是一张小床用来打针挂挂点滴,中间放着两米高的药柜隔开。

靠坐在柜台后,凌风从抽屉里抽出一本故事杂记,无聊的翻看着,平常没病人的时候,他都是靠看抽屉的那几本小说来打发时间。

还没翻看几页,诊所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听到声响,凌风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到纤细苗条的身影站在诊所口,那是杨凌发小张虎的妻子李玉梅。

李玉梅长的很漂亮,那红扑扑的鹅蛋脸,白皙如玉的肌肤,纤细的腰肢,***的紧致身材,被村里人一致认为是附近几个村的最漂亮的村花,当初张虎娶到她时,村里不知多少人羡慕不已,凌风也是其中之一。

可惜虎子也在矿难去世了。

凌风看来的是李玉梅,赶忙从后台出来,将李玉梅请进屋,拉着她的小手殷切道

“哎,是玉梅嫂子啊,来,来,快进来,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凌风平时还是蛮照顾李玉梅的,自从张虎在矿洞被压身亡,留下了她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凌风没少在经济上帮助她们母女两。

“恩,那个…那个…”李玉梅被凌风拉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将手轻轻抽出,低着头神情有些拘束,脸蛋也有点羞红。

凌风看李玉梅羞涩的样子,以为是生活困难要借钱又不好意思开口,认真说道。

“玉梅,有什么难题就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你尽管说,虎子活着的时候,就是我兄弟,现在他不在了,照顾好你们母女两就是我的责任。”

李玉梅看凌风的认真样也有些感动,抿着嘴沉默了半晌,才低声说道。

“凌风哥,是那个…我没…没奶水了。”

李玉梅虽然开口了,只是声音太小,凌风没听清,索性就坐在李玉梅身边紧靠在她边上,脑袋也凑在她嘴旁。

“什么?你大点声,我没听清。”

看着凌风紧挨着自己,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炙热男人气息,李玉梅心里悸动了一下,红着脸不自觉往边上挪了挪,有些羞涩又有些着急的说道。

“那…那个,我突然挤不出奶了!”

李玉梅说完这句话,把头低的更下了,脸蛋也红到了耳朵根。

凌风这下总算听明白了,也有些尴尬,看了看低头不语的李玉梅。

“哎,没事,不要急,我给你按摩催催乳,一会就有了。”凌风拍了拍李玉梅的小手开口安慰道。

说着拉着她进了里屋,将她扶在小床上让她躺下,又回到正屋把诊所门从里面给锁上。

李玉梅在里屋听到锁门声,有些心慌。

“你明天再来一趟,再给你按摩一次应当就没事了。”

李玉梅红着脸穿好衣服羞涩道:“谢谢凌风哥,要多少钱?”

“说什么呢,虎子是我兄弟,我怎么能管兄弟的妻子要钱呢。”凌风一脸正色的摆摆手,示意李玉梅不用谈钱的事。

李玉梅看凌风执意不肯收钱,再次低头道谢后,扭着细腰出了诊所门。

李玉梅没走多远,回头看了一眼凌风的诊所,想着明天还要再来做一次按摩,就又羞红了脸!

晚上,凌风把诊所门关闭,回了后屋,打了桶井水去浴室,哼着歌准备洗澡。

用红砖简单搭建的浴室里,凌风脱下衣服,正准备将戴在身上的一枚古朴的翡翠玉佩准也挂在衣架上时,却脚底下打滑,控制不住身体平衡狠狠摔向地面,手中握着的玉也啪的一声被拍向地面,顿时四分五裂。

“我的玉!”

凌风光着身子蹲在浴室,捧着那已经裂成四五分的玉,心疼的心肝直颤,这玉可是他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一直被当他做传家之宝,凌风还想着传给自己的下一代呢,谁知就这么给自己拍碎了。

凌风捧着玉正伤心着,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手心有些冰凉,仔细一看,发现那些碎玉正从碎裂的玉口上开始流出液体浸入他的手心!

在凌风反应过来的时候,玉佩里面的液体全都流入了他的身体里,而那块玉也变的通体雪白,随之化为齑粉。

凌风正惊奇的看着手中的变化,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的发热,脑海里也多出了许多的记忆和知识开始拼命的往脑海里拥挤,最后在脑海中出现了几个烫金大字:《神农诀》。

当那几个大字在脑海出现时,凌风也终于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庞大知识量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