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小说无敌古仙医我不是黑马最新阅读

叶飞失去意识的时候,也不知道萧婷婷和孟虎都干了些什么。反正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的昏暗。

“什么情况?我这是怎么了?这里是哪里?”叶飞动了动,就开始横向地爬。

一动之下才发现,全身剧痛啊!

咚!叶飞竟然一头撞到了墙壁上?好象是砖头?他又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之中,却有一个苍老而古奥的声音响起:“三皇真经,留待有缘。汝即能让三皇宝珠认主,便是三皇隔代传人。从今以后,济世救困,拯救苍生!”

叶飞不知道的是,他刚才撞到的竟然是一个枯井的井壁,被孟虎打破了的头上,鲜血再次涌出,恰巧就滴入了井壁之下的一颗黯淡无光的珠子上,那珠子瞬间大放光华,叶飞流出的鲜血,竟然被这颗晶莹剔透的三皇珠,一吸而光!

然后那颗三皇珠,便悬在了空中,用光华照定了伏在地上的叶飞。

叶飞就听到那苍老而古奥的声音,继续说道:“既入吾门,便传吾道。医武双修,泽被黎民。三皇神功,分为九重……”

叶飞就觉得自己的脑子,瞬间变得清明了起来,那些古奥的词汇,起初说得比较慢,速度越来越快!后来就像是直接灌输似的,硬生生塞进了叶飞的脑子里。

叶飞就觉得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偏偏他还每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而三皇神功的基础就是神农真经,叶飞从三皇珠之内,吸收了一些残存的传承之后,就觉得自己瞬间就达到了三皇神功的第一重。

与第一重相配的功法,主要是深具医疗属性的木性质的功力,同时有一些简单的修炼法门以及浩瀚如烟海的各种武功秘籍,其中包罗万象,可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掌握的。

叶飞的意念一动,周围的景色,收入眼底。

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口枯井之下!虽然光线昏暗,但金宝视物极其清晰,金宝忽然发觉,自己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

这算是开了天目么?甚至,隔着一层薄薄的苔藓,还能看到砌井的青砖里面的模样!虽然只能看进去最多一公分,但这是真正的透视!

“啊哈!妙极!三皇神功,好东西啊!”叶飞欣喜若狂,手舞足蹈之下,咚地一声,脑袋又撞到了井壁。

不过,这次撞到之后,明显地疼痛极轻。

手脚上的力气,竟然比平时大了许多,一时间无法准确控制。

叶飞适应了一下之后,轻松地爬出枯井,发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叶飞恨得直咬牙:好一对狗男女,在果园偷着干那事也就是了,竟然还要弄死老子!看老子如何收拾你们!

如果叶飞不是凑巧得了三皇真经的传承,肯定就死于枯井之中,最终变成冤魂一缕,枯骨一堆了。

恢复了正常的叶飞,想起自己几年来的浑浑噩噩,不由心下恻然:虚度了几年的光阴哪。

他脚步轻快地进了梨花村,家家户户已经炊烟四起。

“救命!救命啊!”叶飞的耳朵动了动,立刻就分辨出来,这是邻居寡妇周晚玉在呼救?而且是一种压抑着声音的呼救!

周晚玉确实是个苦命人,一年前结婚的头天晚上,新郎孟东喝得大醉,竟然在睡梦之中仙去!于是,喜事变成了丧事。

公爹孟老九在儿子孟东死后的一个月之后,也因为悲痛过度,直接撒手人寰!

周晚玉便被梨花村人视为蛇蝎猛兽,天煞孤星,平时很少有人跟她太亲近。

她竟然在呼救?想起周晚玉平时没少接济了自己,多少次饿的不行的时候,周晚玉就很贴心地给叶飞弄些简单的吃食,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对叶飞来说,那也是一种大恩哪。

叶飞两步就到了周晚玉家的院门前,推了一下院门,发觉院门从里面闩着呢,周晚玉的呼救声,仍然压抑着在喊?!

叶飞一窜就上了墙头,飘身而下,从院子里三步并作两步,就闯进了堂屋。

“七伯,不……不要啊!求你了。”周晚玉继续挣扎着。

一个脱了裤子露出屁股的男人,正把周晚玉按在沙发上,用力地在脱周晚玉的衣服!

但由于周晚玉一直在挣扎,衣服虽然撕烂了不少,但那男子还是没有得逞。嘭嘭几拳,周晚玉的呼救声更小了。

“来吧,小玉宝贝儿,我早就看上你了,听话,有你的好处。你不是想进咱们村的药材厂嘛,我保证给你安排一个轻松活,你就从了我吧。”

这男子一出声,叶飞三皇神功第一重的感知力,就立刻知道,原来这个前来踢寡妇门的竟然是周晚玉老公孟东的七伯,梨花村的村长,孟老七!

由于梨花村地处三皇山中,与三皇乡驻地距离较远,再加上交通不便,十分偏僻,可以说是山高皇帝远,于是,村长孟老七就成了梨花村事实上的土皇帝。

在梨花村一言九鼎的孟老七,利用手中的权势,以各种手段,背地里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

“老混蛋,放开她!”叶飞推开了堂屋门,大声骂道。

“啊?叶飞,救我。”周晚玉想不到前来解救自己的,竟然是这个傻子叶飞,已经无力反抗的她,又燃起了一丝的希望。

她的胸前,已经被孟老七扒开,露出了一大片的春光。

叶飞看到那两座春山时,也不由咽了下口水。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句话:放开她,让我来!

可是,晚玉姐平时对自己那么好,下不去手啊。

“叶飞?”一双魔爪还在周晚玉身上肆虐着的孟老七,听到有人进来,也是吓了一大跳!

即便是土皇帝,这种事被人撞破,一旦张扬出去,也是好说不好听啊:七伯欺负侄媳妇!这叫什么事啊!

但看到是傻子叶飞的时候,孟老七提起裤子,扎上腰带:“叶飞是吧?很好,我这里有吃的,你去外面吃,听见没?要是不听话,我就揍你个傻X!”

孟老七从桌上拿过一包点心,递给叶飞。

他这是把叶飞还当作之前那个傻子,要不然,像这种目击者,能是一包点心就能打发了的吗?

“叶飞,不要走。”周晚玉急切地把已经撕烂的上衣,往身上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