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3暮河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陈家坳。

中午的太阳正火辣,但田里干活的人还没回去吃饭。

大家抓着锄头垦地,大汗淋漓,但大部分男人的目光却不在地上,而在不远处角落田地上耕作的女人身上。

虽然穿着粗布衣衫,但依然遮不住她的魅力。她身材窈窕修长,生的肌肤胜雪,秀目澄澈似水,娇靥白如凝脂,哪怕是在严酷炙热的天气,却让小脸上那抹嫣红浸染玉颈,益发显得肌肤嫩如脂玉。

王瑶是五年前嫁到陈家坳的,当时还引起了整个陈家坳的轰动,毕竟她可是当时十里八乡的美人,没想到便宜了村里的书呆子陈文泽。陈文泽早年也分了家,因为陈文泽是几个村合办小学的教师,收入也还可以,再加上夫妻俩勤快,两三年过得有滋有味,还生了个女儿。

可惜陈文泽命不好,婚后才两年,人就得了大病去了,这下好了,家里的天塌了,人走了,日子还得过,为了把女儿拉扯大,王瑶硬是拒绝了亲友不怀好意的帮忙,独自抚养将她带大。

王瑶看着远处自己女儿窈窕在和村里的孩子们玩耍,停下来歇了歇,掏出自己缝制的小布包,拿出一块胡饼就沾着冷水吃了起来,补充上午失去的体力。

前面地头间,有几棵大树,挡住了炎热的阳光,是村里孩子们经常玩耍的地方。这里还能让地里干活的大家能够随时看到自己的孩子,大家也乐得让孩子呆在这。

窈窕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宽大衣服,虽然脸上脏兮兮,但隐约可见她的娇俏可爱,长大了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她正和几个比她大一些的孩子们玩耍,其中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爬到草垛上,大声喊着:“上周我爹带我去县里动物园了,我看到了老虎,老虎可凶了,还吃肉,那肉好大一块,老虎一口就吞下去了。”

“老虎哎,你怕不怕啊?”有小孩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开口问道。

乡下人难得进一次城,就算进城了也一定是去办事的,哪会专门带孩子去动物园。

小男孩站在草垛上,傲气犹如皇帝一样:“我可是男子汉哎,怎么会怕老虎呢。”“可是老虎能吃肉哎,我想吃肉。”有孩子手指塞进嘴里,幻想着有肉吃。

“我想吃猪肉。”

“我觉得鸡肉也不错。”

孩子们议论纷纷,话题瞬间从大老虎变成了吃肉,一群孩子讨论着什么肉最好吃。

窈窕站他们之间,茫然的听着,说道吃肉的时候,眼睛一亮,小奶音响起:“我妈妈说晚上吃鸡蛋啊,鸡蛋可好吃了。”

站在草垛上的男孩子瞥了一眼窈窕,轻哼一声:“鸡蛋有什么好吃的,肉才最好吃。再说了你连爸爸都没有,怎么可能吃得起鸡蛋,肯定是偷来的。”

闻言,周围的孩子们都喊了起来:“有妈生,没爸养,小骗子,偷鸡蛋。”

窈窕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孩子们围着自己,有些倔强的抿嘴:“我有爸爸,妈妈说我爸爸只是去很远的地方了,我有爸爸,呜呜呜……”

“小骗子,你才没有爸爸呢,我爸说了等你们快饿死了,你妈说不定要去卖肉。”男孩子居高临下的看着窈窕一屁股坐在地上哭泣,不屑嘲讽。

“不是,哇~”嘹亮的奶音哭喊声顿时响了起来,传到了正在干活的大人耳中,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王瑶听到自己女儿的哭声,立马丢掉手上的锄头,飞奔跑来,看到自己女儿只是坐在地上哭,身上没有伤,松了一口气。

孤儿寡母的,王瑶知道女儿一直被同村的孩子们欺负,有时候还被孩子们故意绊倒摔跤。

“窈窕怪,怎么哭了啊,要勇敢的站起来哦。”轻轻搂着窈窕,王瑶柔声安慰,拍拍她的肩膀,给窈窕擦去脸上的眼泪。

“妈妈,他们说我没有爸爸,我有爸爸的,妈妈说过的,爸爸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没回来,窈窕有爸爸。”窈窕委屈的揉眼睛,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那男孩子见了王瑶也不害怕,略略略的吐舌头,指着王瑶和窈窕:“本来就是,你哪来的爸爸,你就是一个野种。”

王瑶忍不住皱起眉头,心头涌起一抹火气,想要发作,但看了一眼还在哭泣的柔弱的窈窕,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小男孩说什么,只是轻轻拉起窈窕:“乖窈窕,我们走好不好,只要我们自己知道窈窕有爸爸就行了对不对。”

“他是小骗子,你是大骗子,窈窕明明没有爸爸。”

被王瑶看了一眼,小男孩非但不停下,反而变本加厉。

这时候,地里干活的其他大人也围了上来,男孩子的母亲也不尴尬,走出来,假装用力的拍了拍孩子的屁股:“王瑶啊,你看这事弄得,童言无忌,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王瑶虽然脸色难看,但也不想和邻居们闹翻,点了点头就想要抱着窈窕离去。

小男孩被打了屁股,瞬间不爽了,嚷嚷开来:“妈,我可没说谎,爸可是说了,他们家都没个男人,以后说不定得饿死卖肉,娘俩一起卖,到时候爸还说带我去尝尝嘞。”

围上来的大人们一愣,脸上表情瞬间丰富起来,都看向王瑶和窈窕两母女。

王瑶自不必多说,本就是十里八乡的美人,现在虽然干农活,手上粗糙了些,但还是风情万种。窈窕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恐怕比他妈还要漂亮。

王瑶的脸瞬间红的像滴血一样,想要发作,却悲从心来,只是搂着窈窕的小身子不断颤抖。

小男孩子的爸本来只是凑在旁边看热闹,妇人家和孩子的事,家里男人怎么会出来干涉呢,没想到遭了殃,被自己的孩子坑了一把,正觉此地不能多待,转身就要走,屁股直接被孩子他妈一脚踹来,摔了个狗吃屎。

“好你个负心汉,是不是早就看老娘不爽了,整天寡妇门前闲逛,不要脸的东西,昏了头了你!”孩子的母亲叫骂着,手上的锄头就要朝孩子他爸打来。

“你可别乱来啊,这是小孩子胡说八道啊,你怎么也信,快停下,停下,哎呦!”男子慌乱爬开,躲避着自己婆娘的锄头,见她一直不停,连忙高喊:“婆娘你住手,不关我的事啊,还不是那个王寡妇自己风骚,死了男人就到处溜达,哪个男人忍得住啊,你问问他们,谁没偷偷看过王寡妇。”

男人指着周围看热闹的其他男人,色厉内荏的喊着。

围着的男人见状,知道惹了无妄之债,急忙摇头,毕竟旁边也站着自己婆娘,若是说错了话,怕是今晚上不了床。

“你可别乱说。”

“胡说,那是你,我可不这样。”

孩子的母亲见惯了,哪会不知道这些男人心口不一,当下把怒火就撒向了王瑶。

“你这个骚狐狸,自己没了男人,就去勾引别人家的男人,贱不贱啊!”

她话说的狠,周围的老人有些面露不忍,但知道这孩子的母亲撒泼一绝,若是站出来帮王寡妇说一句,男孩母亲又嘴上不饶人,说不定现在从她口里传出自己和王寡妇勾搭在一起了,惹得家里母老虎发飙就不好了。

人言可畏,大家见了也不敢多嘴。

王瑶本就委屈,抱着窈窕身子颤抖,现在却无缘无故被骂骚狐狸,瞬时眼泪的就流下来了。

“哭哭,说不定就是哭几声就把男人弄上床了呢?也不怕你女儿也像你一样?”她嘴上不饶人,嘲讽的看着王瑶,心里妒忌自己怎么没有这样一张好看的脸。

“不准说我女儿。”王瑶抬起头,挥起手就要打男孩他母亲,却被那女人一把抓住手腕。

“好啊,还敢动手,你这骚狐狸,看我不打死你。”

“别打我妈妈,呜呜呜……”

两人扭成一团,柔弱的窈窕被挤出摔倒在旁,王瑶关心窈窕分了心被那女人抓住了头发,落了下风。

“撒开!”

雄厚的声音响起,那女人只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自己手腕上传来,吃痛下,松开了手,被人推了开去。

这人,正是刚来的陈松。

陈松左手拎着一条五花肉,右手拽着那女人的手,请她推开,冷冰冰的看着他。

“欺负孤儿寡母,就不怕遭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