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宠婚:战太太虐渣超厉害》小说完整章节幸孕宠婚:战太太虐渣超厉害免费阅读

黎末笙挑眉勾唇,似笑非笑:“不是让我替你嫁人?”

看着女人巧笑倩兮的动人模样,黎欢儿瞪大眼睛,这才发现她身上穿着的大红色裸背长裙,似乎就是刚刚与宸哥哥在宴会厅外亲密的“路人”!

怒火攻心,她气的小脸煞白:“你想做什么!”

黎末笙红唇一弯,刻意压低了音量,在她耳边轻飘飘吐出两个字。

“你猜。”

说完,她优雅转身下台,笑容如春风拂面,丝毫不拖泥带水。

黎欢儿下意识想追上去,不料男主持已经把话筒递了过来,宣布轮到她致辞。

接过话筒,黎欢儿心乱如麻,余光止不住看向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女人背影,目光忽明忽暗,完全是凭着本能在胡说八道。

“感谢各位光临我的生日宴,大家不要拘束,就当到自己家……”她说的支支吾吾,哪有半点黎家小姐的自信大方。倒像土包子似的,连场面话都说的颠三倒四。

台下众人碍于黎家与战家私底下的关系,面面相觑着并没有打断。但诡异寂静的现场,让黎欢儿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台下,黎末笙对上两个宝贝的视线,使了个眼色,便兀自往宴会厅外走。

两个小鬼头很快领会她的意思,屁颠屁颠跟上去。

很快,三人一前一后进了间船舱客房。黎末笙还没说话,两个宝宝已经坐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

黎曈曈更是夸张,哒哒哒迈着小短腿,半是委屈半是抱怨的跑到黎末笙面前,佯装气愤道:“妈咪,这种大好事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早知道我是黎家小孙女,也不用每天那么刻苦的训练。”

黎墨墨瞅她一眼,一点也不意外她的回应,懒洋洋道:“就知道你这个小懒鬼会这样说,所以才没告诉你。”

黎曈曈可不管哥哥怎么损她,想到自己是豪门小公主,心花怒放的就跟飞起来的小鸟一样。

可是一抬头,小姑娘看到黎末笙那张漂亮精致的脸,眼眶突然就红了,伸出小手软绵绵抱住她,低声问:“妈咪,他们之前是不是欺负你?”

黎末笙一愣,心里顿时柔软的一塌糊涂。

黎墨墨也拧眉握紧小拳头,难得一本正经:“之前的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也要加入妈咪的复仇计划!”

黎末笙失笑一声,俯身揉了揉黎曈曈的发梢,语气轻柔到不可思议:“这些事用不着你们操心,等船靠岸了,你们就去上幼儿园。”

方才还摩拳擦掌、雄心壮志的两个小鬼头,顿时傻眼了。

黎曈曈直接抱住黎末笙胳膊不松手,瞪圆了大眼睛,哭唧唧装可怜:“妈咪,你的小宝贝不想去。”

见状,黎墨墨不甘示弱,也顺势抱住她另一个胳膊,佯装委屈卖萌:“妈咪,你的另一个小宝贝也不想去。”

黎末笙被逗的气笑了,刚想教训一下这两个小萝卜头,手机嗡地一声响了起来。

低头扫了眼屏幕,发现是个陌生号码。她拧眉让两个宝宝乖乖坐好,才接通来电。

短暂的滴音之后,通话那头传来一道男人的询问:“黎小姐你好,我是邮轮上的工作人员,了解到您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医师,请问您有医师执照吗?”

在组织接受培训的时候,黎末笙学过这项技能。这次上邮轮的时候,工作人员也例行记录了一些有关她的信息,想必……

她嗯了一声,还未仔细问,男人像是喜上眉梢,语气突然很是急切:“黎小姐可以帮帮忙吗?有位客人突发疾病,情况很紧急。但邮轮上的医师违规醉酒,暂时没有办法过来。”

黎末笙微眯着眼思索片刻,念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份上到底是答应了。

她挂断电话,低头嘱咐两个宝宝照顾好自己,才急匆匆出了门。

刚走到长廊,工作人员也把客人房间号发了过来。

“5280号房间。”

看着这几个熟悉的数字,黎末笙瞪大眼睛,脚步骤然顿住,这不是战家那位的吗?

东西还没到手,她正琢磨着要怎么再进去,天上竟然掉馅饼了!

黎末笙红唇一翘,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这次可不能再失手了,必须完成任务!

轻车熟路走到5280号客房门口,远远的,看见三个人高马大的西装男人和门神一样站着。

黎末笙淡定自若,把自己的医师执照拿出来后,很快被保镖们放行。

到了卧室才发现,里面除了打领结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个戴着水手帽的中年男人,隐约听到谈话,好像是阿波罗公主号的船长。

黎末笙目不斜视,径直走到床边,随即看见一个西装男人脸色煞白的躺在那,双目紧闭。

“这种状态持续多久了?”

工作人员连忙回:“一个小时。”

黎末笙冷静的翻了翻他眼皮,又感受了下他身体的软硬程度,继续问:“意识清醒吗?”

“口齿不清,一直抽搐。”

黎末笙淡淡应了一声,又查看男人手脚状况,很快得出结论:“是突发性脑缺血,需要尽快做ct。”

闻言,船长眉头皱的死死的,沉声道:“现在在海中央,最快也要凌晨才能到。”

场面有一瞬间的寂静,但很快被另一个西装男人打破:“已经安排了直升飞机,几十分钟就到。”

黎末笙并不惊讶,以战家的实力,调动一个直升飞机,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先给他打点葡萄糖镇定一下。”从工作人员的医疗箱里拿出针管设备,黎末笙动作麻利的给男人扎了一针。

许是葡萄糖起了短暂作用,男人脸色也稍稍好看许多。

半小时后,直升飞机准时到达。众人急切的把男人抬出去,完全没注意到黎末笙正趁着他们不备,悄无声息的溜进对门主卧室。

漆黑视野里,不等黎末笙摸清楚状况,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

“黎小姐,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