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地主全文免费阅读(堵上西楼)完结版阅读

宣历八年九月二十六,大虞秋闱第一天,秋雨绵绵。

傅小官今天没有出门,那份赈灾策论要等到秋闱之后才会有结果,上京陌生,白天无法与董书兰见面,他便干脆打坐继续修炼九阳心经。

这才没坐下多久,春秀来报,那董家二公子又来了。

傅小官想了想,起身将董修德迎了进来。

春秀沏了两壶茶退到了傅小官身后,傅小官看着董修德问道:“今儿个不是秋闱么?”

“没去,反正考不上。”

这小子倒是光棍,“你就不担心你爹揍你?”

昨儿晚和书兰聊天,他大致知道了董府的状况。

“都揍习惯了……你说这父母是不是也是傻啊?我被他们从小揍到现在,他们居然没有发现揍我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居然没有想过试试别的方法!”

傅小官乐了,问道:“那你说说看还有什么方法?”

“比如……给点银子,我说不定就能多学一点。”

这货完犊子了,彻头彻尾一财迷。

或许是因为时日尚早外面阴雨的原因,傅二公子没有说带傅小官出去溜达溜达,两人就坐在这喝茶聊天,倒是又增进了不少感情。

傅小官已经渐渐圆润,面对傅二公子这种纨绔他也有着共同的语言,弄的傅二公子直呼相见恨晚。

随后在傅小官的故意引导下,聊到了这上京的势力。

“这上京六大门阀,现在第一的肯定是燕家了,燕云川可是开创泰和盛世的一代名宰,他那儿子燕北溪,也就是当朝宰相,虽然比不了燕云川,但听上去还是很厉害的样子。至于燕家第三代的燕师道,这人从县令开始,一级一级的爬到了枢密院枢密使的位置上,虽说离不开燕家的鼎力扶持,可这人肯定也有其厉害之处。所谓的一门三相,就是说这燕师道也是会拜相的。至于燕家第四代,最有才学的就是那燕熙文了,不过我不看好燕熙文。”

傅小官有些好奇,问道:“为啥?”

“不都说富不过三代么,他这都第四代了!何况他连你都搞不过哪里有可能再登相位?”

这话说的……傅小官哑然一笑,竟无言以对。

“上京第二门阀人们争议颇多,有人认为是施家,也有人认为是费家。若是依我看应该是施家,因为这施家的生意做得特别大,我告诉你啊,除了荒人,这施家的胭脂水粉锦绣绸缎是远销樊国夷国和武朝的,若说施家富可敌国,这还真没夸张。何况施家现今家主施朝渊还是当朝礼部尚书,一个八面玲珑之人。”

“这费家呢,费老太师还活着,可别小看了这老家伙,他可是实实在在的三朝元老,顾命大臣!据说当年在朝中的威望就算是宰相燕北溪,也被他生生的压了一头,可想而知这老家伙有多厉害。这费老太师有四个儿子,大儿子费安,年五十,曾经是南部边军大将军,而今退了下来,在上京城外的南岭郡种田。”

“什么?种田?”傅小官惊讶的问道,堂堂大将军种田?这人挺有意思的。

“是啊,他自己种了十亩田,据说过着田园生活,颇为惬意。”

傅小官点了点头,董修德喝了一口茶水,又道:“费老太师的二儿子费邦,年四十五,当朝兵部尚书。费老太师的三儿子费定,年四十二,当朝御吏台御吏大夫,别看是个三品官儿,可人家有监察百官之权!”

而后董修德又大致说了上京六大门阀剩下的薛家席家和秦家。

这些门阀大家都有其独到之处,比如薛家拥有天下最大的船运生意,有着自己的船厂船坞码头等等。

而席家则拥有虞朝最好的三大牧场,虞朝的战马几乎都是席家所提供,而且席家在大虞的四大边军中也有许多极为优秀的骑兵将领,其中最优秀的便是偏房出生的席长歌,此人三十五岁,已是西部边军骑兵统帅,想来执掌西部边军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令傅小官没有料到的倒是秦家,秦秉中所在的秦家。

秦秉中并非家主,秦家的家主是秦秉中的弟弟秦宇恒。秦宇恒之子秦会之而今是政事堂参知政事,据董修德说此人极其低调,却隐隐也有拜相的苗头,可董修德不认为秦会之能赢燕师道,因为燕家的势更大。

听董修德说起这秦秉中和秦宇恒对于家族发展的路线意见相左,兄弟二人貌合神离已有多年。尤其是宣历元年发生的一件事,导致秦秉中南下临江,极少再回到上京。

宣历元年大虞与夷国在边境线上起了摩擦,秦秉中的长孙秦同此时是东部边军轻骑兵军团中的一名校尉。秦同领命帅部出征,与夷国红翎军团遭遇,双方人马在洗马原打了一场,我军大败,秦同战死,这便是近代史上的洗马原之殇。

秦秉中在得知秦同战死的消息之后闭门三日,然后就去了临江,与秦宇恒再无往来,上京的秦家实际上已经一分为二,当然秦秉中这一脉没了什么势力,所谓的上京秦家,一般指的都是秦宇恒一脉。

“秦老这人,怎么说呢?他是当朝大儒,曾经也是朝廷的大员,但这人一旦沾上一个儒字就免不了几分迂腐,总想着用圣人书去教化别人,结果反而被别人给教育了,何必呢?何苦呢?”

董修德摇了摇头,为秦老不值,两手一摊,又道:“你去给狼讲让它吃草别吃肉,这、这,不是荒唐么?”

“难道此中还有什么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