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陆爷的小心肝人设又崩了小酒轻轻最新章节阅读

第8章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男人对她的占有欲。

“半个影子?看见了?”

吓!

飕飕的冷风,简直是风卷残云。

“没有没有,我连影子都没看见!我闭眼了!”

他冷哼了一声,不见得就满意了,冷眸朝卧室里看了一眼,抱着她从叶心悠的阳台,去了隔壁的阳台。

那是叶南娇的房间。

“刚刚为什么要跳楼?”

她傻了呗!

直到站在自己的阳台上,才突然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房间和叶心悠的房间是连通的。

也就跨两步的事,非得要做出匪夷所思的动作,难怪他乱想。

“我可能大概觉得我身体里有洪荒之力,想试试......”

“看自己能不能摔死?”他嘴角抽了抽,眼色比刚才更冷。

叶南娇硬着头皮也编不下去了,赶紧揪着他的西装袖口,耍赖一般的摇了摇,“二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呀?”

他低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她的小手。

很细微的动作,偏偏直击他心窝子。

很不想承认,这个小妮子有拿捏他的本事。

刚刚看见她从二楼跳下去,心脏居然都漏了一拍。

“叶老的寿宴,给我发邀请函很奇怪?”

“不奇怪不奇怪,可是你为什么恰好在我的房间里呢?”

“我在我老婆房间里,不应该?”

“应该......”

他说的好在理的,她居然无言以对。

“二爷您跟我来。”

她牵着他,直接从卧室里横穿出去,熟门熟路的从后门去到后院里,再绕到花圃,蹲在地上拿小铁锹撬土,挖了个坑,把木盒子给埋了进去。

“好啦,待会儿走的时候来拿就是了。”

她喜滋滋的牵着陆庭深的手,往寿宴所在的地方走。

殊不知男人深邃的眸眼,有意看了一眼她埋宝的地方,若有所思。

她没打算招摇,可还是在进场的时候,被大哥给逮住了。

二话不说将她从陆庭深身边拉了过来,看都没仔细看站在阴影里的男人,便将叶南娇给带走了。

“大哥你等等,我......”

她回头看向陆庭深,莫名觉得他站在树荫下的身影有点落寞,心里不忍,想要跑回去牵住他,却拗不过大哥的力气。

“还等什么等,爷爷听说你来了,到处在找你,不是让你别乱走吗,又去哪里疯了。”

“才没有呢,疯也不是我疯。”她小声的嘟囔,突然想到叶心悠那点龌龊事,浑身爬了鸡皮疙瘩。

寿宴的吉时到了,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聚到一起,齐齐朝今天的老寿星叶老爷子祝寿。

可老爷子心不在焉,脸上的笑容很牵强,双手搭在龙头拐杖上,不自禁间握了几次,时不时的朝入口看。

那般翘首期盼的模样,周围的人精怎么会看不出来。

叶心悠和秦蓉更是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爷爷,大哥说姐姐来了,是真的么?”

叶心悠明知故问,装得一脸的天真无邪,脸颊带着羞羞的红色,刚刚被男人疼爱过,那欲语还休的模样,配上此时的神情,倒显得有些楚楚可怜了。

她幽幽的叹了一声:“我也想姐姐回来呢,可是......姐姐应该是愧对您,她要是不想回来,也不能强求吧。”

叶老的脸色登时沉了下来。

“我听说啊,叶家的大小姐,生得奇丑,也不知道怎么就捞得这门联姻,陆家的长孙陆子凌偏偏没看上她,她追男人追得全城皆知,做尽了丑事,还闹了几回私奔的笑话。”

“难怪老爷子的脸色那么难看了,要是我有这么个孙女,恨不得在生下来的时候就把她给掐死。”

“可惜了凌少,明明那么好的条件,就被她给缠上啊,就因为凌少迟迟不肯接受她,一气之下找了个鬼夫嫁了,小小年纪,这等心机,啧啧......”

“我就奇了怪了,刚刚那个说叶家大小姐奇丑无比的,你是亲眼见过?”

“那可不,当年......”

“**!你们看,那是谁!”

“仙......仙女下凡了!”

突然有人高声叫喊了一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晚宴入口。

叶靖棋牵着个绝美的女子,朝这边走来。

一身红色的一字肩长裙,后背规规矩矩的,半点没露,腰侧用线条点缀出了姣好的曲线,修身设计的裙摆,即便长及脚踝,也还是能看出那双笔直的长腿。

周围人的议论声,清楚的传进叶家人的耳里,老爷子面色不耐,拐杖重重的朝地上杵了一下,秦蓉暗自得意,推了叶心悠一把,想让叶心悠上前去哄哄老爷子,可还没等她们母女表现,被突然出现的叶南娇,打了个措手不及。

“爷爷......”

隔着几步的距离,叶南娇含泪看着叶老爷子,小嘴一扁,终究是没能控制住,眼看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管家将叶老扶了起来,近距离感觉到老人颤巍巍的身子。

他张开双臂,老泪纵横,“南娇,我的南娇啊。”

叶南娇再也绷不住,几步朝叶老跑了过去,扑进叶老的怀里,力道没有收住,生生的把叶老给扑回了椅子上。

“叶南娇,你一出现就闯祸,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我让你滚......”

滚一边去!

叶老不客气的呵斥住了叶北林,抬手轻柔的在叶南娇后背轻拍着,再开口,嗓音万般宠溺:“回来就好,你还记挂着爷爷,我心满意足了。”

“是南娇错了,南娇任性,以后南娇再也不会不听您的话了,我这几年赌气没回来,肯定把您的心给伤坏了。”

“没事,爷爷等着你呢,叶家永远都是你的家。”

“呜呜呜......”

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叶南娇恁是哭成个泪人。

叶老宠得很,就这么任由她哭,还一叠声的安慰,那呵护的模样,就算是世界上价值连城的宝贝,怕是也比不上他怀里的那个。

气氛有些尴尬,谁也不好意思打扰这温馨的一幕。

却还是有人小小声的质疑。

“不是说叶家大小姐不受宠吗?”

“奇丑无比?”

无数道视线刷刷的朝刚刚那个信誓旦旦随便编排的男人看过去。

“也许是......谣言?”

“兄台你问谁呢?”

“我想起来了,她是叶南娇啊,十四岁的时候,就因为美貌轰动全城,平城的第一名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