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名门地师小说_名门地师最新章节阅读

“妈呀!”林妙妙吓得一声惊呼,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只见那些从碗里伸出来的血手,如蛇一般下下卷动,看起来既恶心又恐怖,让人头皮发麻。

“哼哼哼……”

此时,屋子里响起一阵阴森恐怖的冷笑声,灯光也在滋滋作响,闪烁起来。

“大胆小鬼,还不速速现身。”陆阳铭呵斥一声,单手捏诀猛的往碗里一指。

那血水迅速搅动,旋转起来。

里面一团渗人的阴气迅速窜起,不断扭曲,在空中凝聚出一道鬼影。

林妙妙吓得双腿直抖,眼睛里极度惊恐,这道鬼影正是昨晚上给自己送快递的小哥。

“来者可是刘大林?”陆阳铭正色呵问。

“臭道士,劝你少管闲事,不然你也得横死。”刘大林眼中透着阴芒,威胁起来。

“放肆!”陆阳铭一声厉呵,曲指一道,一道光芒射去。

“嘭!”刘大林魂影被打散,又迅速凝聚起来。

不过,看起来它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反而更加愤怒。

“等着吧,你会后悔的。林妙妙,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哼哼哼……”刘大林阴冷得意的怪笑不已。

“我们也没有仇,你、你为什么要害我?”林妙妙此时鼓起勇气,大声问话。

“要不是为了给你送快递,我又怎么会被车撞死。你们这些有钱人,知道我们快递小哥有多辛苦吗,一点不满意就差评,不为了赶时间,我能出事吗?”刘大林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以至于屋子里刮起阵阵阴风。

“可我没有催你啊,也没有给过你差评吧?”林妙妙继续辩解,想要争取让对方释怀。

“我不管,反正你们这些有钱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该死,我不会放过你的,哼哼哼……”对方状若癫狂。

陆阳铭见此,大手一挥,哐当!碗应声而碎,水撒了一地,血手和鬼影瞬间消失,屋子立刻恢复了原样。

“呼!!”林妙妙直接吓瘫在沙发上,脑子里还在响彻着刘大林刚才的话。

“完了完了,他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呢,呜呜呜……”

“事情现在搞清楚了,那家伙就是由怨生恨,看样子调解是调解不通的了,唯今之际只有灭了他。”陆阳铭叹了口气。

阴人跟阳人一样,遇事先进行调解,实在调解不通才动强力。

很显然,那刘大林把他受到的一切不好的事情都归罪到林妙妙身上,也是铁了心不会放过她,那就只有灭了对方。

“陆大师,刚才您为什么不消灭他?”林妙妙红着眼睛哭道。

“那只是召影而已,并没有将其真正勾来,所以根本没用。我想,刘大林的坟地肯定被人动了手脚。”陆阳铭无奈说道,他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现在的林妙妙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只有到刘大林的坟地去,才能彻底解决,并且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去、坟地?!!”她再次吓得不轻,刚才已经够吓人的了,还要去那种地方,怎么办,不去能行吗。

“早点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刘大林的坟地。”陆阳铭安慰了一句之后,从包里再次摸出一个木雕递给她。

“戴在身上,能救你一命。”

“谢、谢谢!!”拿到这木雕的她,觉得安心不少。木雕上那张牙舞爪的凶兽,模样此时看起来还挺可爱。

二人夜旧在沙发上休息下来。

夜深人静,吴家别墅那边,却依旧灯火通明。此时没人能睡得着,自从那日陆阳铭离开之后,吴家的生意就开始出现了问题,虽然都是些小问题,可端倪已现。

但让吴正德感受到危机的,却是别墅里晚上经常阴影重重,寒气刺骨,特别是晚上老做恶梦,可以说是寝食难安啊。

当年混元手罗天罡,耗费半生功力为他吴家改运换命,聚财铭阴,不然哪有现如今的吴家。

吴正德不是不信风水,而是舍不得分一半财产出去。原本以为陆阳铭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而已,能学到多少本事,赖也就赖了。

可没曾想,后果已经开始突现。

就在昨天,府里一个保镖不小心摔了一跤,腰上的匕首竟然将其扎成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见了红,对于生意人来说,怎么的心里也不舒服。

特别还是吴正德心里有鬼,之前毁约,更加觉得事情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于是,派人到处查找陆阳铭的下落。

一没他电话,二没他住址,让手下人将整个临江市的酒店宾馆全部查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

“下面人都是做什么的,这都一天了,怎么连个人都找不到?”吴正德怒呵道。

“董事长,该找的地方我们都找了,那小子会不会已经离开了临江?”旁边的管家有些胆怯的分析起来。

“继续找。”

“是!”

“苍松道长联系上了吗?”吴正德叹了口气,找不到人他也是无奈。不过像他这种老江湖,做事自然是一颗星派两手准备,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的。

所以,在寻找陆阳铭的同时,也让人联系了紫清观的一位道家高人。

“已经联系上,苍松道长已经在来临江的路上,大概明天下午就能赶到。”管家立刻答道。

“嗯,传话下去,让府里所有人做事都小心着点,别再搞出什么事情来。”吴正德严肃命令道。

“是。”管家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吴正德气得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抓住椅把,眼睛里迸发出骇人的光芒。

“哼!我就不信,有钱还请不到能破你混元手铭阴局的高手!”

的确,在人弱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可一但达到了某种高度,心里就会发生变化,变得不可一视,清高自负,这是绝大多数人的通病。

突然!呜呜……

客厅里刮起一阵阴风,吊灯被吹得左右摇晃不已。

吴正德感觉一阵刺骨寒意袭上身来,不由紧了紧衣服。

“滋滋滋……”所有灯光发出刺耳的电流声,闪烁不定。

“来、来人……”吴正德心再大,也还是恐惧不已。

可是,他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他!

“哐当!”茶几上的花瓶突然倒下,摔了个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