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陈帆二师兄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哐!”

水晶烟灰缸,重重地落在徐少麟的脑袋上。

“呜——”

剧烈的疼痛让徐少麟的牙关缩到一起,同时忍不住哀嚎。

一向养尊处优的徐家大少,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

愤怒、阴冷、怨毒,汇聚成一道道狠厉的目光,最终落在陈帆那张毫无波澜的脸上!

“血?啊——”

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声,包厢炸开了锅。

“流血了!徐少流血了!”

“陈帆!你疯了,你个疯子!”

苏迎夏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恐,攥着拳头,后背已经被细汗浸湿,怯生生的瞟了眼徐少麟,缩了缩脖子,指着陈帆破口大骂:

“你你你,怎么能伤害徐少?你知道徐少身后的力量吗?这么尊贵的人是你能惹得吗?!”

苏迎夏说着大哭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一向懦弱、没用的陈帆,竟然敢动手伤了徐少麟!

徐少麟动动手指,不仅陈帆要完蛋,整个苏家都会因为陈帆的可笑行为而遭殃!

她气,她恨,她更想尽快平息徐少麟的怒火。

“王八蛋——”

“敢和我动手是吧?”

徐少麟拿纸巾捂着还在流血的脑袋,狼狈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堂堂徐家大少,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

随着徐少麟的怒吼,包厢里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所有人都自觉的闭上嘴巴,不敢说话。

陈帆完全无视还在发飙的徐少麟,看向脸色不是很好的苏迎夏,缓缓开口道:“夏夏,有些话,我藏在心里三年了。”

“从今天开始,我不需要继续隐藏身份。”

“三年里,你受的委屈,我会尽我所能,倾我所有对你补偿!”

隐藏身份?

对苏迎夏补偿?

徐少麟怒了。

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不仅打了他,事后还如此无视他?

简直是找死!

他脸上的血逐渐凝固,显得他更加狰狞几分。

他挑着嘴角,森冷的笑挂满嘴角,哪还有一点富家大少的模样?

“很好,陈帆是吧?你成功激怒我了。”

“看不惯老婆被我玩是吧?绿帽子不好戴是吧?”

徐少麟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下一秒,他突然咆哮起来。

“老子今天就把话摆在这里,苏迎夏我睡定了!而你,也别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说完,徐少麟拿出手机,快速拨通一个电话。

愣在一旁的苏迎夏早就吓白了脸。

得罪徐少麟,整个苏家都要跟着一起完蛋!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陈帆那个废物!

“走,我们回家。”

陈帆完全没理会徐少麟的话,上前准备拉着苏迎夏走。

“滚!”

苏迎夏一把甩开陈帆的手,躲到一边,狠狠的瞪着陈帆,恨不得这个不肯跟自己离婚的废物,立刻、马上去死!

转眼收敛情绪,爬到徐少麟的脚下,可怜兮兮的看向他:“徐少,不关我的事,他就是一个废物!整个苏家都嫌弃的废物!”

“你千万不要因为他,记恨苏家!”

徐少麟高高在上,一言不发,眼睛却不住地在苏迎夏的胸脯打转。

而苏迎夏也看出徐少麟的意思,有意无意的扭一下身子,晚礼服下的身材更是诱人到极致。

她转头看回陈帆,训斥道:“你还不赶快给徐少跪下道歉?或许徐少会网开一面,留你一条狗命!”

见陈帆一动不动,苏迎夏更加气愤:“你聋了?没听到我的话?”

徐少麟得罪不起。

道歉,也不为了救陈帆,而是担心徐少麟的怒火牵引到苏家!

陈帆苦涩一笑,三年里,他受尽苏家人的白眼,只为了能留在苏迎夏的身边。

换来的却是苏迎夏的嫌弃、抱怨、看不起……

但一想起多年前的那件事,他又将心中的不满强行压了下去,耐心说道:“夏夏,我真的不需要继续隐藏身份了,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陈帆语速很慢,却又坚定无比。

但是在旁人看来,依旧是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

所有人都在笑。

雪莉更是捂着嘴,笑的前俯后仰。

旁人的目光再一次点燃苏迎夏的怒火。

“就你,也配谈幸福?”

“陈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幼稚,很无聊?”

“我最后强调一遍,马上跪下给徐少道歉,恳求徐少的原谅!”

跪下?

道歉?

呵——

他落寞的低下了头,第一次感受到心疼的滋味。

良久,抬头。

看向苏迎夏,目光逐渐冷峻:“要我跪下道歉?他也配?”

话音刚落。

“啪——”

苏迎夏抬手,落下,一气呵成。

重重的一巴掌,无情地落在陈帆脸上。

五个指印格外明显。

安静的包厢里,忽然炸开了锅。

“哟哟哟!苏大校花发火了!”

“大校花,要不要我帮你效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废物?”

“哼,叫嚣徐少?活该!”

……

转眼间,陈帆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小丑。

奚落、嘲笑、嫌弃……

一道道目光如一把把利剑,无情的刺向他。

陈帆只是摸着火辣辣的脸,用一种看到陌生人的眼神看着苏迎夏。

他以为,三年的忍让,足以改变苏迎夏对他的看法。

他以为,三年的相处,足以让苏迎夏爱上他。

他以为,三年的陪伴,足以让苏迎夏有些许感动。

这一刻,他才明白,他错了。

这一次,陈帆没有继续低声下气,骄狂地抬起头一字一顿地强调道:“我再说一遍,要我下跪道歉?他不配!”

“好!够狂!够嚣张!”

徐少麟指着陈帆冷笑道:“待会彪哥过来了,我看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硬气!”

“敢打老子,今天不卸你一条腿,我徐少麟就是你生的!”

听到徐少麟叫人,苏迎夏再次吓了一跳。

包厢里的其他人却兴奋起来。

一出大戏,马上上演。

彪哥?

陈帆微微挑了挑嘴唇,满脸不屑:

“我不知道什么彪哥狗哥,既然想死,那就让他们快点滚过来。”

“哟——”

雪莉阴阳怪气的附和起来:“死到临头还嘴硬,姐姐倒是有点佩服你的勇气了。”

嘲讽完陈帆,看向苏迎夏:

“大校花,你这吃软饭的老板,还蛮硬气的嘛。”

“就是不知道这小身板,扛不扛得住彪哥教训?我可想看出大戏呢!”

苏迎夏无地自从,精致的脸蛋儿再次苍白几分。

眼下,她只希望徐少麟能尽快平息怒火。

不要牵连苏家!

至于陈帆,死活与她何关?